从杭州沈半路上出租车服务中心的交警服务站出来,出租车司机陈大姐有些不想开出租了。因为在主城区上了个洗手间,又被罚了50块钱,这等于好几单客人白拉了。此时女儿在身边缠着想喝冰雪碧,想到刚被罚的50块钱,陈大姐狠狠心,说了句:“别吵,回家!”

沈半路出租车服务点内排队交罚款的司机沈半路出租车服务点内排队交罚款的司机

  自2017年杭州市违停严管道路实施机动车违停记分措施以来,不少出租车司机反映自己上厕所变得更“急”了。“刚开始我就只能憋着,碰到城站、东站的客人顺便去一下厕所,但去那边排队时间也很长,人也多。我们女的,平时还好,每个月不方便的那几天是真得不好受,憋得时间一长,什么毛病都找上来了……”陈大姐说,后来有一次实在憋不住,她做了一件难为情的事。“我就在郊区找个绿化带,把车子两边的门都打开,挡着,蹲下去就解决了算了。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以有啥办法呢?市区道路不能随意停车,有时候看着厕所就在那边,但不敢停。想碰碰运气停一下,马上手机上罚款的信息就来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租车司机给记者发的微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租车司机给记者发的微信

  陈大姐的遭遇不是个例。蓝联出租的李师傅开出租车八年了,他说这些年违章扣分的原因也多是为了上厕所。“市区里别说两分钟,感觉一分钟就会被拍,特别是延安路这些地方。想上厕所怎么办?压下表往郊区跑,找个没人的地方喽。要么忍着,你做出租车司机不会憋尿你怎么当?半个小时是经常的。一天总要上一两次厕所的,要都停在路边去公厕,罚款哪里够扣?现在我水都不敢多喝!”

的哥徐师傅发给记者的微信的哥徐师傅发给记者的微信

  徐师傅是杭州某出租车车队队长,他给记者看了自己车队今年以来的扣罚记录,一共117条违章记录里有83条因为违停,除了上下客的因素,绝大多数的理由也都是因为上厕所。“我也知道杭州路况的实际情况,就希望相关部门能在各区指定几个公厕,划个临时停车泊位,让我们不提心吊胆地上厕所就好。”

徐师傅提供的部分违停记录徐师傅提供的部分违停记录

  据统计, 杭州登记在册的男性出租车司机有19410名,女性有1133名,而城区共有1673个公共厕所。上厕所,违法停车,两者到底有没有必然联系?出租车司机们的 “方便”问题,究竟能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呢?

  杭州市人民政府令第273号明确规定:道路停车泊位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会同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门依法设置和撤除。记者就此找到了杭州市市政设施监管中心停车收费管理科科长叶文文。“杭州市道路停车泊位的设置依照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等,注重的是城市交通流。”叶文文告诉记者,杭州共有3.5万个停车位对外开放,出租车司机要想上公厕,并非没有办法。

记者通过贴心城管APP随机找厕所记者通过贴心城管APP随机找厕所

  据了解,为体现“最多跑一次”的服务理念,杭州市城管委推出一款“贴心城管”APP,其中就包含“找找公厕”和“找找车位“等功能。下午,记者站在市政设施监管中心楼下打开软件,发现半径500米内有11个公厕,记者随机选择了位于社坛苑8号楼对面的公厕,到达后软件显示,公厕周边500米内有24个停车点位,其中8个点位标红显示停车位已满,9个点位显示泊位繁忙。距离公厕最近可停车的是位于延安路306-6号的停车场,免费停车时间为15分钟,距离公厕实际距离为514米。从公厕至停车场,记者快走花了6分03秒,一来一回就是12分钟。这就意味着,出租车司机至少要把上厕所的时间压缩在3分钟以内,才能“免费”停车。而以上,记者还未计入寻找公厕和研究查找最近停车位的时间。

古新路上公共厕所旁的禁停标志古新路上公共厕所旁的禁停标志
湖墅北路北新关旅码头厕所附近的禁停标志湖墅北路北新关旅码头厕所附近的禁停标志

  此外记者发现,在古新河边的公厕和湖墅北路北新关旅码头边的公厕,不远处都挂有禁停标志。而湖墅北路北新关旅码头公厕对面是凯德湖墅小区,记者询问小区保安出租车能否入小区停靠片刻,得到了否定的回答。通过大面积的搜索和比对,记者花了近三个小时,在杭州市主城区里找到了一个相对而言符合出租车司机上厕所需求的地方:在昭庆里街道——西湖青少年宫南门口,非双休日时少年宫门口有停车位,100米以内有公厕。但拉着记者来到此地,已经在杭州开了5年出租车的司机小王表示,自己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厕所。

  杭州市区路况复杂,从公开资料中查询得知,截止2017年,杭州市汽车保有量为244万辆,严查违停行为实属必要且无可厚非。那么,出租车司机该如何在不违停的情况下,解决上厕所的问题呢?

  “杭州的公共厕所从设计、选址之初,就没有考虑过机动车停车泊位的问题,这是先天不足。今年年初我们就已经接到老百姓反映机动车上路如厕难的问题,我们已经向城管和城市规划管理部门予以反馈。” 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道路秩序处审批科副科长唐骥告诉记者,自从今年年初接到“的哥停靠难、如厕难”的问题后,已经在主城区内增设658个路内出租车泊位,可停靠2-3分钟。“目前新增的停车泊位与公厕的重合度不高,主要原因是车站为主,路段为辅,干路为主,支路较少。”不过唐骥表示,将同相关部门进行联系,力争在一个月内增设一批可以让出租车司机从容停车如厕的地点。

  记者有话说:

  杭州“厕所革命”高歌行进,相关部门关注的更多的可能是公厕本身,而忽视了使用者本身的需求,尤其是出租车司机这样一群特定的使用者。杭州自2016年启动城市大脑项目,城市的管理充满“智慧”,那么解决出租车司机如厕难的问题,是否也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智慧”分析,发挥“城市大脑”应有的作用呢?杭州交警严罚机动车违停,这种行为我们举双手赞成。可当出租车司机急需如厕的时候,如何在硬执法的层面增添人性化的关照,这恐怕更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交警部门最后的表态让我们感觉到了诚意,本端也将持续关注“出租车司机如厕难”问题的后续进展。

记者 朱惠子

(本文已获新蓝网-中国蓝新闻客户端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