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傍晚五点钟,记者接到爆料,说嘉兴洪合有个男人跳河自杀,被人发现救了上来救护车将他送到了中医院。

  这个躺在急诊室里的就是跳河的小田,小田今年31岁,贵州人。他全身湿透,身上都是泥水,眼角还流着眼泪,看上去情绪不是很好。

  嘉兴市中医院急诊科副主任杨智霞:刚刚送来,其实生命体征都还好,我们也查了个血气,还可以的。人也是知道的。他就是不太配合我们,不太跟我们讲。

  那么小田又是为了什么要跳河呢?记者刚想问问他,结果他先开口向让我们帮帮忙。

小田:我的手机能不能拿过来,你们帮我联系一下她,叫她来接我。小田:我的手机能不能拿过来,你们帮我联系一下她,叫她来接我。

  原来这个小田口中的她,是小田的女朋友叫小红(化名)。但是这个小红(化名)是个有家庭的人了。

  小田:她结婚了,去年跟我在一起,她以前就结婚了。我是第三者,但我们非常好也非常恩爱她也非常爱我,因为她家庭的缘故,她不能放弃家庭跟我在一起,她有三个孩子了。

  小红(化名),原来是他的老乡,也是他的初恋。很多年前因为各自外出打工,两人失去了联系。就在去年,通过朋友得到了她的微信,两人聊着聊着又开始燃起了原来的热情。

  小田:我就来洪合看她了,然后跟她一起。她就说要离婚跟我一起,我就把杭州所有事情都放弃了,我在杭州金城华府哪里包的工地都没做就放弃了。然后就到洪合来陪她,从去年到今年所有的事情都围着她,我放弃了所有的工作所有的事业,都陪着她。

  就这样,两个人一来一往,感情是越来越升温。但是说到离婚,这个小红(化名)又放不下现在的家庭和孩子们。

  小田:然后她回去以后,在处理离婚的过程中她又发现就是自己家庭怎么样放不下。在我和孩子之间她很难选择,我早就知道这一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她。

  这样一来,小田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慢慢的想法变得越来越极端。

  小田:好像有那种轻度的抑郁症那样,老是想着自杀自残这样子。有时候还会想到我要去杀她,把她先杀了然后我也不活了。想的这么极端,然后好多人劝我。

  虽然有很多朋友劝他,但是他自己觉得没啥用。这种想法再次出现之后,你想着了报警,想去派出所里去清醒清醒。

  小田 :派出所就带我过去,我就把这段感情说出来。8月28日派出所就把她叫过来,派出所跟我们两个人谈,我又跟她在派出所呆了三四个小时吧!我说你真的要回去过么,就回去过,我什么都无所谓的。

  嘴巴上是说无所谓,但是心里还是一直想着她。8月28日上午9点小田又约了小红(化名)到洪合派出所见面,一直等到了1点钟,这一次小红(化名)并没有出现。

  小田:派出所民警跟我说,她打电话过来了说不想过来了,说为了家庭和我彻底断绝关系,跟我没有关系了。

  小田从派出所出来,心灰意冷。走着走着,走到了他和小红(化名)经常一起玩的河边,想不通就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