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保健品,不少老人如痴如醉,他们将养老的钱大把大把地拿出来,换回一堆堆的保健品。

  杭州的王大伯(化名)就是痴迷保健品的众多老人之一。20年前,保健品刚刚兴起时,王大伯便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从此,不能自拔。连续在杭州的九家保健品公司买了20年,王大伯早已成为保健品消费大户,不但把每月4000余元的退休金大多花在保健品上,连一辈子攒下的存款也几乎都投了进去。

  这些年,无论老伴和子女怎么劝阻,都无法阻止大伯对保健品的钟情。王大伯始终觉得,自己与其他老人的“疯狂”不一样,“我是理性消费,会分辨真假,也会根据体质‘对症下药’。”

  1]每天三四种保健品混着吃

  家里存着80多瓶,公司仓库还有38瓶未领

  大伯今年80岁,看起来精神不错,他有些自豪地告诉浙江24小时记者,“我没有三高,除了前列腺炎这种老年病,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王大伯觉得,这归功于他坚持吃了20年的保健品。

  姬松茸一箱、维E硒胶囊一箱、海参浆两箱、草本养护膏两箱、牛磺酸粉三箱……在大伯家,各种各样的保健品堆满了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柜子,“这里一共80多瓶,能再吃上两年。原本更多,去年我刚整理过一次,过期的已经丢掉了四五箱。”除此之外,他还有价值两万多元的保健品存在两家公司仓库没有领货,包括18罐牛磺酸粉和20瓶维E软胶囊。

  大伯告诉记者,这些保健品其实消耗得很快,自己每天至少吃三四种,并且按照说明书加倍吃,“比如,牛磺酸粉说明书写着一天吃一支,我吃三支;姬松茸要求一天早晚两颗,我早晚各吃四颗;另外,我每天还要吃一粒维E硒胶囊。”王大伯觉得,反正保健品是吃不坏人的。

  过去的20年里,王大伯吃过了不下20种保健品。因为有“专家”建议,同一种保健品不能持续服用太久,大伯便一种保健品只吃一年,每年都会买新产品调换着吃,在杭州的九家保健品公司轮流购买。

  至于这些年一共买过多少,王大伯已经算不清了,他翻出了近几年的收据看了看——从2010年开始,他一年要买五六次保健品,每次花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平均算下来,每月在保健品上的花销有三千多元,这相当于他每月退休金的八成。其中,光是在某保健协会浙江省办事处就花了2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