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微信新开通了一项新的功能,名为“亲属卡”,即可以通过赠送亲属卡给父母、子女等亲属为其买单。本是便利亲人间的使用,有人却利用此功能打起了工友“荷包”的主意。日前,男子周某因涉嫌盗窃罪被瓯海区检察院批捕。

  室友洗澡,偷偷绑定

  周某今年19岁,江西人。今年年初开始,周某在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的某鞋业公司务工,月工资4千余元,周某与其他三名室友一起住在公司的员工宿舍。待遇还不错的周某却不安于现状,竟暗地里打起了室友小凡(化名)的主意。

  今年7月末的一天,趁室友小凡去洗澡之际,周某拿了小凡的手机,输入早就暗中熟记于心的开机密码,偷偷登录小凡的微信钱包。在使用亲属卡消费时,消费资金自动从代付方的支付账户扣除,每个微信号最多能绑定4张亲属卡,每张卡每月最高消费3000元。于是周某分别向自己的四个微信号赠送了4张亲属卡,并将每个账号都设置成最高额度,还将扣款方式选择了银行卡优先。这意味着,周某的4个微信的消费金额将自动从代付方小凡的支付账户扣除。操作完后,周某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放了回去。

  劝酒催眠,零点转账

  接下来周某若无其事的继续上班,默默等待“时机成熟”。周末深谙亲属卡每月支付的上限是3000元,而每笔钱的消费记录小凡都能第一时间收到,为了能最大限度而又不动声色地盗取小凡微信账户里的钱,周某特意挑选了一个合适的时机下手,那就是月末最后一天的23时50分左右。

  一切准备就绪,7月31日傍晚,周某特意约了室友一起下馆子,席间,周某“殷勤地”劝说小凡喝酒,酒足饭饱后,几人一起回到了宿舍,小凡很快就睡着了,周某一个人默默溜出了宿舍在宾馆开了个房。一切准备成熟,到了晚上23时50分左右,周某快速的登陆自己的4个微信,通过互扫二维码支付的方式,即用自己的一个微信扫自己的另外一个二维码,这样一次就能刷走3000元,就这样在零点之前,周某成功从小凡卡里刷走12000元。等到零点一过,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亲属卡又有了新的额度,周某又重复上面的操作,再次从小凡的卡里转走了3000元。

  第二天一早,看到手机上接连出现的扣款记录,小凡立马选择了报警。

  游山玩水,网贷逾期

  周某到案后交代说,自己去年网贷了8千元到处游山玩水,因为逾期了,所以要还1万多,为了尽早还上钱,周某便打起了工友的主意。“我已经向厂里申请离职,本来决定得手后第二天就去广州的”,周某向检察官交代说自己原本打算8月1日就一走了之的,但是没想到民警很快便找上门来了。

  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盗窃罪。故依法予以批捕。

  检察官提醒广大务工人员:外出务工时要加强自我防范意识,一定要随身携带并看管好自己的贵重个人物品;工友之间要以诚相待,切莫因侥幸心理盗窃他人财物,损人不利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