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我们能做什么?很多人的18岁,也许正憧憬着未来、奋发学习,又或者规划旅行、享受阳光。宁波这位学子的18岁,却需要面对死亡的恐惧,又放不下年迈的老父亲……

  2017年7月,刚刚参加完体检的沈金松万万没想到,医生在他的肾部发现了囊肿。

  随后,8月份在宁波市第一医院确诊为肾癌,需要进行左肾切除手术,

  这对于一名当时才18岁的男孩来说,实在是晴天霹雳!好在,借遍亲戚朋友,终于筹集了5万多元的手术费后,顺利地做了手术。

  然而,命运似乎对他格外严苛,不幸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他身上。

  本以为左肾切除之后就没事了,谁知,不到一年,沈金松的左边腹部又发现一大块肿瘤凸起。2018年8月他再次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肾癌复发。突如其来的噩耗让这个原本就很艰难的家庭陷入了绝境。

  医生会诊后,建议使用进口的靶向药物进行治疗,第一个疗程光药费就需要15万元,加上其他费用总共需要20万元左右,后续治疗及其他费用更是无法预计。

  沈金松,1999年12月出生于丽水市景宁县九龙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目前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的学习。在学校期间,他不忘勤工俭学,一边想着减轻家里的负担,一边规划着自己的未来。

  从小就命运多舛的沈金松,7岁时,母亲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

  失去了母爱的沈金松,异常的懂事。因为爸爸要出门赚钱养家,他从小跟爷爷一起生活,在他的心里,与爷爷在一起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跟他最亲的爷爷也在他11岁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永远离开了他,从此只剩他和爸爸相依为命。

  父子俩辗转来到了宁波奉化市松岙镇生活。沈金松的父亲是名老实本分的农民,没读过多少书,也不会什么技能,加上要照顾孩子,只能依靠在砖厂搬砖,获得微薄的收入,维持着两个人的基本生活。

  随着年纪变大,沈金松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吃不消,去年开始在鄞州区瞻岐镇一家小工厂打零工,一个月只有3000多的工资,去掉沈金松每年15000元的学费和基础生活开销,家里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甚至有的时候连学费都拿不出,需要亲戚一起帮忙凑一凑。

  而辛苦了一辈子的沈金松父亲在得知儿子病情加重的这个消息后几乎晕过去,面对昂贵的医疗费用,年老的他已经无力再负担。

  原本,儿子是他下半辈子的希望,现在深深地担忧和无助让他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知道自己患病后,沈金松最担心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父亲,他私下里曾哭着跟他的表姐说:“姐,对于生死我自己可以释怀,但是我放心不下我爸,他在这世界上只有我了,他含辛茹苦把我养这么大,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我,如果哪天我真的走了,他怎么办呢?你一定要帮我照顾照顾他”。

  甬派客户端记者 黄金 实习生 方甜甜 通讯员 胡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