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端掉的其中一个工作室和收缴的电脑。 通讯员 供图警方端掉的其中一个工作室和收缴的电脑。 通讯员 供图
游戏界面。 通讯员 供图游戏界面。 通讯员 供图

  迷人的“游戏”

  去年10月初,余姚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得知:有人在一个叫做“闲人游戏”的网络游戏平台输掉了很多钱。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报案信息的模糊线索,民警甚至连它的真实性都无法确定。

  没有报案人,案件就无法成立。但直觉提醒民警,事情不简单。谨慎起见,民警开始对线索展开核实。

  经过走访,民警找到了余姚本地的两名玩家,两人都是在前年开始接触这个游戏平台,短短一年多时间,分别输掉了100多万元和70多万元。他们都反映,这个游戏平台表面上赌的是游戏平台的虚拟银子,但实际上,玩家除了一开始的游戏银子是平台赠送的,之后需要花钱向平台上的“银商”购买,100元人民币可兑换13万游戏银子。玩家若是赢了游戏银子,同样可以向“银商”兑换人民币,但却需要13.5万的游戏银子才能兑换100元人民币,并且平台还会对赢的玩家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

  因为平台上的游戏大多属于时间短、倍数高的刺激性赌博游戏,玩家极易上瘾,欲罢不能。根据两名玩家反映,他们基本都是一开始赢点小钱,随后就一泻千里,越输越多,最后损失惨重。

  虚拟的“银商”

  通过两名玩家的描述,民警判断,这个游戏平台很有可能涉嫌赌博,并且数额不小。去年10月28日,余姚市公安局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对此立案侦查。

  这个虚拟游戏平台的背后是谁?他们如何运作?犯罪证据在哪?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平台上所谓的“银商”是案件的关键,于是决定从这里作为突破口,揭开幕后玩家的真实身份。

  专案组调查发现,游戏平台上的“银商”堂而皇之地浮在平台页面,并且还有多家“银商”可供玩家选择,每家“银商”都配有专门的客服,向玩家提供所需的服务。通过对这些“银商”的调查发现,他们彼此之间的负责人并不相同,甚至还存在着竞争。

  多家“银商”涉嫌犯罪已经十分明显,相关人员身份也都已经查明,一个多月过去,案件看似很快就将圆满结束,但专案组却隐约觉得不对,似乎一切都太过顺利,偌大的游戏平台真的只有这些“银商”在做着非法勾当?面对可以马上收网的局面,专案组经过研讨分析,做出了大胆的决定:再等等,真正的幕后“大玩家”还没出现。

  神秘的“账户”

  之所以选择等待,专案组认为这些“银商”很有可能只是“幕后大玩家”摆在门面上的操作人员,类似于一个个的销售团队,各自承担着出售游戏银子的任务。至于“银商”所出售的银子从何而来,并无蛛丝马迹,这反倒令民警起了疑心。于是,专案组暗中对多个银商采取分头追踪,不断获取他们的犯罪证据,同时挖掘彼此之间的一些联系,希望找到破绽。

  功夫不负有心人。又经过整整3个月的艰苦侦查,不断分析大量数据和线索,民警发现,所有“银商”的数亿资金都流向了两个银行账户,分别对应了金华籍的一男一女。但在后续的调查中,民警发现两人的经济状况似乎与拥有庞大金额的账户不相符合。专案组意识到,这两人极有可能和那些“银商”一样,也只是“幕后大玩家”资金转移的出面人而已。

  果然,民警发现,这两个账户基本只负责收钱,然后定期支取大量现金,数额高达5000多万元,但除了已知的两人轮流出面取款,根本没有任何第三人的线索,如果贸然打草惊蛇,必然会让幕后主谋逃之夭夭。

  侦查难度似乎比预想的更大,民警灵机一动,摸准了人性,找到了开门的钥匙。民警重新回头调查两个账户的取款情况,结果发现这两个账户取现时,一定会有第三个相同的账户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行操作,从无例外,这样的概率已经足以证明一切。

  很快,这个“盯梢”账户的所有人陈某浮出水面,案件一下进入快车道。经调查,陈某为该游戏平台“银商”总联系人,负责向其他分“银商”出售游戏银子,赚取暴利。而他则听命于该游戏平台研发负责人、飞宝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李某某(男,33岁,金华人)。由此,这个特大网络赌场的“幕后大玩家”浮出水面。

  全新的“平台”

  时间来到2018年3月,专案组正在对包括李某某在内的所有嫌疑人做进一步的排摸,破案近在眼前。就在此时,负责调查李某某的民警又获得了新的线索:李某某正在研发另一个全新的游戏平台“兜里游戏”,并已开始试运行,企图牟取更多的不义之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民警只好兼顾左右,两路并进。民警发现,全新的平台是李某某跳出原先公司自立门户的平台,运作模式与之前相似。为此,李某某还刻意回避了原先公司的其他股东和开发人员,启用了全新的团队。很快,新平台的股东、技术人员等一大批全新的嫌疑人涉案资料出现在了专案组的案头。

  真正的“玩家”

  今年4月9日凌晨和8月5日晚上,经过前期部署,余姚市公安局出动300余名警力,分别在浙江金华、杭州,广东深圳、中山,山东青岛等地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对“闲人游戏”和“兜里游戏”涉案人员先后分别实施了统一抓捕行动,成功抓获以李某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29名,查封公司、工作室6个,查获服务器7台、手机70余部、电脑20余台、账本30余本、银行卡70余张,并冻结涉案资金500余万元。至此,这起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特大网络开设赌场案告破。

  起底这起案件,李某某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今年33岁的他原本是个普通的“技术宅”,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金华某家网络游戏公司当技术人员。几年时间下来,李某某看着自己每天忙忙碌碌,却一无所有,感到有些沮丧,他觉得,自己懂技术、有能力,为何不能出人头地?

  前年,李某某离开了原先的公司,与几个“朋友”一起研发以网络游戏为幌子的网络赌博平台,入股飞宝科技有限公司,开发了“闲人游戏”这个大赌场。他们组建了平台管理团队、客服团队、技术团队、商务团队,通过出售游戏虚拟银子、从赌局中抽头、发展代理银商等方式,在全国范围内招揽玩家参与赌博。短短一两年时间,整个平台涉及赌资数十亿元,从中非法获利1.2亿元。

  李某某也迅速成为了坐拥豪宅、豪车的“成功人士”。但他的野心似乎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有了资本的他开始单独研发新的网络赌场,妄想借此继续牟取更多利益,最终倒在了法律面前。

  不公的“赌局”

  据办案民警介绍,本案中的赌博平台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牟取如此巨大的非法利益,主要源于其看似高回报,实则狠宰客的赌局设定。

  通过调查,民警得知,在此平台中的赌客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通过电脑和手机可以便捷地参与赌局,但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最终赢利,有人甚至输了近千万元。

  审理案件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交代,平台研发之初,所有的操作和赌局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赌客根本没有赢大钱的可能性。

  平台表面上只对每个赌局的赢家抽取一定比例的费用,其实这不过是其牟利的冰山一角。在幕后,他们针对各种赌局开发了必赢机器人参与赌局之中,赌客一旦遇上这些冒充赌客的机器人,输钱是绝对没跑的;还用程序来控制赌客的赢钱概率,做到了赌客小钱能赢,大钱必输;而赌客购买和出售游戏银子有差价,本就是一种不公。

  警方为此也提醒广大网友,十赌九输,网络赌博更是十赌全输,陷阱重重。大家一定要辨明真假游戏,远离网络赌博,切莫将自己的血汗钱白白送给那些嗜血的“幕后玩家”。

  记者 张贻富

  通讯员 牛伟 龚利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