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王剑青向警方报案:医院收治了一个病人,尿液里检测出有剧毒农药百草枯成分,已经出现严重的肾功能、肝功能和呼吸功能衰竭!但奇怪的是,病人及其家属却都否认病人接触过农药。那么,百草枯到底从何而来?

  再三研究陈某的病情,并询问其妻子旷某后,医生隐隐感觉到了旷某的反常:面对接连的病危通知书,她始终礼貌微笑,从不主动询问丈夫的病情,甚至要把陈某拉回家“等死”……诸多疑点,让医生拿起电话报了警。

  杭州警方在做笔录后,将线索反映给了陈某属地警方——桐乡市公安局,旷某承认,是她在丈夫的中药里投了毒。案件后被移送桐乡市检察院申请批准逮捕,8月3日,记者从该院获悉了此案背后的故事。

  狠心妻子,两次投毒

  陈某和旷某是一对“半路夫妻”。陈某是桐乡本地人,十多年前妻子生病去世,留下一个儿子。后来,有人给陈某介绍了老家广西的旷某,两人结婚后,旷某就一直跟着老公在杭州余杭做废品生意。去年6月,夫妻两人回到桐乡本地继续收废品。

  “我跟他吵架,跟我婆婆也不和。”面对检察官,旷某说,回到桐乡后,夫妻俩吵架争执渐渐成了家常便饭,旷某心烦,觉得日子过得很煎熬,“当时我常常心里想,‘要么他死,要么我死’”。

  “既然觉得过不下去,为什么不离婚?”

  面对检察官的疑问,旷某称,之前也尝试过和陈某离婚,但陈某不同意,她还上法院提交了离婚起诉书。当时恰好陈某的儿子要当兵,需要政审,陈某怕两人离婚对孩子造成影响,还让旷某去法院撤回了起诉。之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后来,旷某就有了给丈夫下毒的想法。这个念头在她心里盘算了两三个月。

  今年4月的一天,旷某开始在手机上百度查询百草枯。到了5月,她跑到桐乡市一个偏僻的乡镇,花12元买了百草枯,让老板用一个黑色塑料带包好带回了家。

  不过,买回来的毒药并没有立即使用。过了三四天,陈某因为脚肿疼痛,去镇上卫生院配了7包中药。看着陈某熬好的中药,旷某觉得有了机会。

  一次,趁陈某煎好中药去洗澡,旷某偷偷把百草枯倒进了中药里。“我当时就像挤牙膏那样挤了一点点,蘸在小手指上放进汤药里。”陈某回忆,第二天早上,她5点就起床煎药,看到陈某没什么异样,“我心想这个药是不是假的”,就趁陈某下楼的时候又将百草枯挤在手指甲里蘸在汤药里,“这次比第一次多一些……”

  第二次投完毒,旷某将剩下的百草枯挤出来用水冲走,空瓶子就扔在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我肯定他把药喝了的,那天我们还一起出去干活。上午他是没反应的,到了下午他开始说肚子痛。”旷某说,当时她就想,估计是农药起作用了,心里虽害怕,但表面上还是装平静。

  之后,陈某开始呕吐、拉肚子、肚子痛得更厉害。旷某就和陈某的儿子一起陪他去了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检查认为,陈某是尿毒症,陈某的哥哥随即联系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把陈某送到杭州诊治。

  “我想他死,又怕他死!”

  6月15日,旷某被警方带走并随即被刑事拘留。医生说,此后陈某的状态很不好,气急,浑身酸痛,只能躺着,坐都没法坐一下,像离开水了的鱼一样喘不过气。

  陈某一直不能相信,自己是被妻子害成这样:“我老婆是爱我的!是爱我的!”他的声音整个病房走廊里都听得到。他向医生恳求,让他再见妻子一面,“我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然而他最终没有等到与妻子的见面。6月20日,陈某在亲属的陪伴下,放弃治疗回了老家,并于6月25日离世。

  旷某被警察带走时,她丈夫还没有去世。承办人员曾问旷某有什么想法。旷某说:“我现在想治好他,我也一直在医院陪护他的。”

  “你当初既然想他中毒而死,为什么不多放点农药呢?”承办人员又问。

  “我想他死,又怕他死了警察查出来,我会吃官司,所以我也不敢放太多(百草枯)。我想他最好是病死,就不会追究到我头上了……他死了对我也是一种解脱,没那么烦了。”

  陈某的儿子小陈告诉承办人员,父母虽常吵架,但他一直觉得问题不大:“吵过也就好了,第二天又一起出去干活。他俩关系不错,我和我继母关系也不错,我叫她‘妈妈’的。”

  据了解,陈某家有一辆货车,前几年还造了房子。陈某的母亲和其他朋友都说,陈某是个闲不住的人,干活很勤快,心肠也很好,做生意从来不会坑人;旷某干活不多,但很会动脑子,比一般的男人还要精明,家里的事情都是旷某作主。

  2015年和2018年,小陈先后买了车子和房子,都是旷某拿的钱,一笔是15万,一笔是54万。旷某还给自己、陈某和小陈都买了保险。

  2015年,陈某患了心脑血管萎缩,当时是旷某带陈某去杭州看的病,给陈某做了心脏搭桥手术;2018年4月,陈某心脏处又不舒服,也是旷某带他去杭州做的心脏手术,并一直陪在医院看护照顾。

  然而,旷某是有情人的,而且这个情夫和陈某关系不错。旷某自己承认,他与情人之间保持了五六年的婚外情。“这个事情我老公是知道的,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旷某说,她投毒的事情其他人都不知情,包括情夫。

  6月28日,桐乡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旷某。检察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旷某因家庭琐事产生小矛盾对丈夫起杀心,并以使用百草枯剧毒农药的方式先后两次下毒,该毒药中毒后无治愈可能,且在被害人陈某出现中毒现象就医时未承认是自己下毒所致,其犯罪手段恶劣、犯罪主观心理残忍。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