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36岁的他到底为了什么原因要喝农药,要自杀。

  但可以知道的是,如果当时警察没有找到他,没有第一时间砸破车窗,他,真的没命了。

  7月3日10时18分,杭州桐庐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求助人钟先生说亲戚王先生情绪反常,一早把手机钱包扔在家里,独自开车出门,一直联系不上,怕出现意外。

  事发地在桐庐最偏远的新合乡。凤川派出所接警后,在指派民警快速出警的同时,指令新合警务室的辅警钟剑刚、陈永强进行先期处置,并联动了当地的乡村干部。钟剑刚、陈永强火速赶到王先生家中,王先生在桌上留有一封手写的委托书:“本人王XX已不在人世,房产一切事宜交给钟X代权处理。”

  打他手机,关机!

  王先生家人泪流满面,不知所措。

  钟剑刚一边安抚,一边向所里汇报情况并请求通过视频监控帮助查找。

  随后,钟剑刚、陈永强跟钟先生、村干部一起,对王先生可能会去的地方逐一进行寻找。

  10点40分左右,在乡政府附近的路边找到了王先生的黑色轿车。车子已经上锁,王先生躺在驾驶室内,处于昏迷状态,并且口吐白沫,副驾驶室座位上放着一个空的“草甘膦”农药瓶。

  时间就是生命,钟剑刚敲窗呼喊没有反应,果断从路边找来砖头,砸开了后车窗,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与钟先生一起将王先生抬下车。

  此时的王先生已经没有了意识,而桐庐的120急救车还在赶来的路上,钟剑刚一路跑着将王先生抬到了卫生院,交由卫生院医生进行初步治疗。之后再由120急救车送往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

  经过两天的抢救,7月5日下午,王先生苏醒了,情绪也有所好转,目前正在医院进行观察。

  对警方的及时救援、在现场的果断处置,王先生的家人再三表示感谢。据说,王先生是因为家庭压力产生轻生念头。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首席记者 鲍亚飞 通讯员 赵鎏杰 胡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