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片均来自“浙江法制报”微信公众号

  当52岁的陈某水被民警押解回云和,来到云和镇凤凰山水库指认现场,他的手脚有些颤抖。这个19年来反反复复出现在他梦靥中的地方,他极力想回避,但是他不得不再看一眼,他知道自己的罪恶在这山水间已经洗不去,他必须为当年的过错付出沉重的代价。

  今天,(浙江)省公安厅召开发布会,向媒体通报了这起发生在1999年的抢劫杀人沉尸案,嫌疑人陈某水在潜逃19年后终落网。

  案发现场

  1999年11月13日,云和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群众报案称:在云和镇凤凰山水库中发现一编织袋浮于水面,内有不明物。

  接报后,民警迅速赶赴现场,远远地,编织袋就浮在水面上。民警将编织袋打捞上来,袋口有铁丝捆绑,袋下有两块大石头,袋周围有疑似大面积血液渗出。

  民警剪开了编织袋,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露了出来。

  被害人是名男子,身高172cm,年龄在25岁左右。他的头部有多处钝器伤,身上无身份证明。

  综合现场的情况分析,警方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沉尸案,但案发第一现场应该不在水库。

  一周后,也就是1999年11月20日,死者身份得到确认,为福建古田客商黄某某(26岁)。同时警方也获悉,与黄某某一起来云和的还有17岁的外甥江某某,但这些日子一直没联系上。这让办案民警心头又一紧,或许江某某也已遇害。

  两人死亡?嫌疑人在哪里?云和警方彻夜查找案件线索,最后龙泉籍龙南乡陈某松和陈某水进入警方视线。

  1999年11月22日,民警找到了陈某水位于云和县城的出租房。进门一看,民警就发现了屋内的血迹。该出租房很可能为案发第一现场,陈某松、陈某水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人归案

  为尽快抓获嫌疑人,云和、龙泉、景宁、庆元四地400多名警力,在四地交界处海拔1400多米的大山里,对两人展开了七天七夜的追捕行动。

  当时正值寒冬,海拔1400多米的大山中寒风凛冽。从当年保留的影像资料来看,仓促出发衣着单薄的民警们只得扯起茅草捆在身上、脚上来保暖;下雨时就地取材,将农民放置在地面的废弃塑料薄膜披在身上;渴了喝山泉水、饿了啃方便面。

  七天的搜寻并没有结果。两人在警方视线中消失了。

  但专案组没有放弃,转战至江西、湖北等地,并在案犯可能出没的重点地区进行明查暗访,蹲点守候。

  2000年2月12日,犯罪嫌疑人陈某松在江西省武宁县落网。陈某水仍然潜逃。

  谋财害命

  陈某松落网后,警方通过审讯确认了江某某已被害。2000年2月14日,在陈某松的指认下,警方来到水库,打捞起了另一个编织袋,里面是被害人江某某。

  陈某松交代,他与陈某水是朋友,两人就是缺钱了想弄钱花。1999年10月底,两人以“香菇筒袋已经收购好,只需过来支付货款将货运走”为幌子,将福建古田客商黄某某和江某某骗至云和。

  11月2日上午,陈某水在其出租房内,将毒药“毒鼠强”投入烧好的粉干中,让黄、江两人吃下,不久两人先后中毒。

  陈某松、陈某水又用钢管猛击黄、江二人头部,致他们当场死亡,并在黄某某身上搜走现金18100元。

  11月3日凌晨,陈某松、陈某水将黄、江两人尸体用编织袋装好后,用借来的黄包车将尸体运往凤凰山水库,并搬来石块捆绑在编织袋外,将尸体扔到凤凰山水库中。

  法网恢恢

  陈某松的归案并不意味着这起案子的结束,陈某水还在逃。1999年至今,云和县公安局先后经历了五任公安局长,追捕工作始终在进行。

  陈某水的老家在龙泉市龙南乡。19年间,云和警方每年都会上门走访陈某水的亲属,调查了解情况,并开展案情研究、查阅档案、完善信息、重新对案件线索进行梳理等工作。

  2018年5月23日,一名叫“龙家康”的男子被温州洞头警方抓获,经研判该男子很有可能就是逃犯陈某水。接到洞头警方的情况通报后,云和警方连夜赶往洞头。专案组民警结合案情,制定了周密的审讯方案。

  5月24日凌晨4时许,“龙家康”承认自己就是陈某水,并如实供述了伙同陈某松于19年前抢劫杀人沉尸的犯罪事实。

  陈某水交代,这些年他一直隐姓埋名逃亡在外,对外自称“龙家康”,贵州人,孤儿。他辗转安徽、湖南、贵州、陕西、山西等地,在工地以打零工为生,甚至干过挑粪的小工,居无定所,常常露宿街头。到过这么多地位,唯独故乡他再也没有回去过。

  被抓获后,陈某水问起了家中情况,他每天都想见亲人,只是已经不敢见。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