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梁上的燕窝。 徐征供图房梁上的燕窝。 徐征供图

  丽水松阳县竹源乡大岭头村位于群山中,村西北角一栋被拆了外墙的老屋在山里显得有些突兀。不过老屋中堂房梁上的燕子窝,燕子妈妈和四只小燕子嬉戏着,为这幢老旧的房屋平添了些生趣。

  丽水是地质灾害点多发地区。这几年,一场名为“大搬快治”的政府行动在丽水如火如荼地推进。老屋面临着推倒的命运。

  但是当拆迁人员看见这窝燕子时,犹豫了。因为这窝燕子里有四只是雏燕,拆了房子,它们也就没有了家……

  乡组织委员徐征负责农户搬迁和安置,危旧房拆除正是他的工作。

  丽水松阳县竹源乡的大岭头村村西北角有栋老屋已经陈年失修,破败不堪。没有人能说清楚这栋老屋到底有多长的历史,有村民说200年的,也有说300年的。它已被政府认定为危房。

  老屋居住着两户人家,户主已于5月29日与乡政府签了拆迁协议,并腾空了房屋。

  5月30日下午,徐征和拆迁工作人员来到老屋实施拆迁。他们从厨房开始拆,施工顺利进行着。等拆到里屋时,徐征意外发现房屋中堂房梁上有一窝燕子。窝内有四只雏燕紧紧依偎在一起,似乎轰隆隆的机器声把它们吓坏了。徐征叫停了拆迁,站在屋里饶有兴趣地观察起这窝燕子来。

  “雏燕翅膀处长出黑色羽毛,脖子和胸露出红色皮肤,长着绒毛,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燕子妈妈衔虫归来时,它们便齐齐发出‘吱吱’叫声,张着鹅黄色的嘴巴等候喂食。古屋里的燕子,动物间的深情让人感动。”感动之余,徐征掏出手机拍下好几张照片。

  徐征在朋友圈内开始征求意见:按规定时间拆房,这窝燕子的生活将被打乱。究竟是按原定时间拆除,还是等到燕子飞走后再拆?有没有折中的方法?

  照片发出后,跟帖火爆。有人建议把燕窝整个挪到旁边的大树上,有人觉得别的燕子能不能“收养”它们。不过大部分的意见都是,应该推迟老屋的拆除时间,给雏燕留出成长的时间。

  “燕子是江南水乡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是生态田园的吉祥象征。”这是朋友们最普遍的声音。当然,也有人认为,不能因为几只燕子延迟工期。

  徐征将这些意见都汇报了上去。6月1日,竹源乡乡长叶长春代表班子成员做出决定:等到雏燕能独自飞翔觅食再拆,拆完后复垦。   丽水市委党校党性教育教研室主任、副教授张永忠公开在媒体上力挺此事:“无论从保护动物、护卫生态的角度,还是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上看,都是生态城市丽水书写的又一则暖心生态故事。”

  徐征也对我们说: “还有十天左右,雏燕就能独自生活了。到时候这栋房子就会彻底被拆掉复垦,留驻了燕子,也多留驻了一份乡愁,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小事。”

  本报记者 盛伟 通讯员 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