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恒发物流,这是一家属于“传说中”的物流公司。

  这家公司,和其他物流公司一样,看起来也取货,也发货,但它们真正的赚钱法门,叫做“敲诈勒索”。

  去年11月份,记者曾经掀起过这家神秘公司的一角。

  半年后,这家多年来活跃网络、却又没有人真正见过的公司,终于被杭州萧山警方彻底“解密”。

  [1]货物发出,3天后说取货必须要付6000元“取货费”

  之所以说它属于“传说中”,是因为中山市恒发物流的套路特殊——它通过网上发布信息,与受骗者进行联系后,主动上门收件,换言之,没有受骗群众实地见到过恒发物流的公司所在地。

  2017年11月17日,杭州的服装销售经理郭先生因为客户着急要货,舍弃了同事推荐的公司,到网上去搜索专线运输物流公司。他百度了一下杭州到泰州的物流专线,在弹出来的页面上,发现了恒发物流。

  通过网页上的电话,郭先生联系上了对方,问清楚了价格、发货速度之后,郭先生觉得挺合理,就通知取货员取货了。

  价值25000元的货物,分别发往河北唐山、安徽蚌埠和江苏泰州,谈好发往泰州的货物运费200元,到付。“发往河北唐山、安徽蚌埠的货物被拖走了,说晚上给我报运费价格,也没给我报。”

  取货员给了郭先生一个快递单子,上面有收寄双方地址,托运价值,也签下了提货人谢某的姓。但蹊跷的是,快递单子上没有公司名称、也没有公章。

  虽然有点奇怪,郭先生也没有深想,只是等着货到。但是,11月20日接到的那个电话彻底让他懵了:“蚌埠的客户说,物流公司要1980元的取货费,才肯把货物送过去。”

  郭先生打电话咨询恒发物流,“结果他说公司就是这么规定的,江苏泰州的货物要2980元取货费,河北唐山的要980元取货费,加上蚌埠的,整整6000元取货费!”

  目前安徽蚌埠的货物已经到达,恒发物流公司称不拿1980元的取货费,客户就拿不到货。

  [2]短短半年,受害群人数从60人增长到百人

  郭先生并非唯一的受害者。

  6月5日,恒发物流的受害者代表一共7人聚集到了一起。

  他们中最早的受害者在去年7月份受骗,受骗金额最高的达到4万,这些受害者在社交平台上组建了一个恒发物流受害者群,2017年11月时群里有受害者60人,半年过去了,不断有新的受害者加入这个群,现在人数已经将近百人。

  钱报记者刚见到他们时,大家情绪很平静,说话平稳,只是当受骗者开始叙述起受骗的经历,掏出一年前保存完整的货单、给记者看备注为骗子1的电话号码、手用力拍在桌上的动作,说明了受骗这件事对他们的伤害有多大。

  受骗者郑鹏飞是被骗金额较大的。他在大江东经营着一家工业机器人公司,已经3年了,2018年5月5日,他的一批价值80万的货物从大江东运到大连,在百度的首页推荐下,选择了网页第一栏的中山市恒发物流公司运货,运费3800元。

  “对方说,货物到了要付4万的取货费,不给货物你就见不到了,我一直在和恒发物流的廖某交涉,他态度很凶,还在电话里面骂我。”

  5月13日,郑鹏飞转账了4万,拿回了扣押的机器人设备。

  严师百操着一口流利的杭州话,在浙江教育出版社工作的他,在快要退休的年纪遭遇了恒发物流的骗局。

  “我们发行教材,物流公司是单位合作的,有时候物流会摔坏书。”

  女儿给严师百新买了一个手机,对智能机不太精通的严师百,第一次百度就搜到了恒发物流。

  1年级的教材25本书,从杭州到温州文成,物流给出运费450块钱。

  2017年12月20日货物发出,25日下午货到无锡,需要9800元货款才能提货。

  为人厚道的严师百又气愤又尴尬,“快退休的年龄被骗,小年轻们知道要笑死我。”

  严师百当天在良渚派出所报了警,自己是个老党员,严师百觉着一定和骗子沟通一下。

  “我和廖某说教材是给小学生的,再耽误时间,文成大雪封山小孩子就拿不到书了。”

  恒发物流的廖某态度强硬,在电话里面底气十足,沟通不了几次廖某就关机,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气得我都飙粗话了,发生了这事,一直后悔不该拿手机搜索,现在手机上陌生人和我说话,我都有阴影,怕他是骗子。”

  和恒发物流沟通到6000元拿货,付完钱的严师百又自己贴钱把教材发往温州文成。

  [3]不甘心被敲诈的方女士,连夜赶到萧山报警

  廖某,几乎每一个骗局中都有他的身影。

  他似乎料准了受害者们往往都是急于要回重要货物的心态,有恃无恐。

  但并非所有受害者都选择先要回货物。

  5月20日晚11点左右,一名女子急冲冲赶到萧山河上派出所报案。

  方女士(34岁,江西人),在义乌做生意。5月18日,方女士有一批货物需要从萧山河上厂家发往义乌。

  她通过网上查询,找到了恒发物流公司。

  通过联系,18日下午,物流公司司机谢某从厂家处将货拉走,双方原本约定5月19日上午就能将货送到目的地,运输费用600元。可过了约定时间,货却无影无踪。

  焦急的方女士多方打听,得到的结果令她即吃惊又愤怒。

  自己的货物竟莫名其妙地到了江苏无锡,然后被人以“货到付款”的方式发往某仓库。

  仓库负责人要求方女士支付500元物流费和11500元代收货款,不然就要将货退回无锡。

(▲对方将方女士的货物“扣留”)(▲对方将方女士的货物“扣留”)

  方女士又辗转联系上廖某,对方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让方女士直接付款12000元给他,不然就别想拿到货。

  货物无法交付,方女士要赔偿客户延迟费甚至巨额违约金,还要支付航空公司的空仓费。如果货物丢失,更将直接损失货款5万5千余元。

  方女士不甘心被廖某敲诈,又担心遭受巨额损失,整个人急得几乎崩溃,于是连夜赶到货物发出地萧山河上,向河上派出所报警求助。

  [4]将计就计,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了解来龙去脉后,值班民警郭腾飞立即对接义乌警方,第一时间受理案件,并连夜开展侦查。

  “5月21日一上班,郭警官就立刻带着我到提货地调取了监控录像,再帮我做完笔录,我就一直在所里焦急地等待消息,一整天郭警官都和其他办案民警奔波在外,每次回所里汇报时都会跟我说:‘你别急,我们正在取证,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民警的雷厉风行,让焦急的方女士看到了希望。

  而另一头,河上派出所立案的消息在恒发物流受害群传播后,一传十、十传百,从上海、湖州、山东各地赶来受害者,蜂拥来河上派出所报案,提供线索。

  凭借扎实的业务功底,郭腾飞经过漏夜侦查,发现案件背后很可能是一个以物流压货形式进行敲诈勒索的团伙在作祟。

  因受害群体过于分散,跨辖区侦办难度较大。郭腾飞等人迎难而上,在汇报所领导后,河上派出所会同刑侦大队重案一中队迅速成立专案组,萧山公安铁军就是要敢打硬仗。

  根据郭腾飞前期掌握的线索,侦查员们将计就计,化身“客户”引蛇出洞,辗转来到杭州某物流基地,通过蹲点守候,智斗角力,先将涉案物流公司负责运输的谢某(34岁,江西人)成功引出并控制,进而顺藤摸瓜,在无锡、义乌警方配合下,明确了团伙负责人廖某(30岁,江西人)等人具体落脚点。

  5月22日,专案组雷霆出击,犯罪团伙主要嫌疑人廖某等人接连落网。通过紧急工作,成功为方女士等人挽回了巨额的经济损失。

  [5]物流行业毒瘤被铲除,受害人纷纷报案

  随着主要嫌疑人落网,这个所谓物流公司的真面目也浮出水面。嫌疑人廖某等人以物流公司名义,通过在网上发布信息,以低廉的价格吸引受害人,由谢某等人负责具体运输。

  一旦受害人上钩,犯罪团伙先将货物发往指定地点积压,利用受害人急于提货的心理,实施敲诈勒索。

  部分受害人担心违约或者货物丢失遭受更大损失,往往选择“破财消灾”息事宁人,导致犯罪团伙胃口越来越大,肆无忌惮猖狂作案,受害人涉及全国多地。

  目前,廖某等3名嫌疑人已被萧山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随着这个长期危害物流行业的毒瘤被萧山警方铲除,不少受害人得知消息后备受鼓舞,纷纷向警方报案提供线索,希望严惩犯罪团伙,挽回损失,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深挖中。

  5月28日下午,方女士等人特地从义乌赶到河上派出所,向河上派出所以及郭腾飞警官送上锦旗和感谢信。

(▲方女士等人为河上派出所以及郭腾飞警官送上锦旗)(▲方女士等人为河上派出所以及郭腾飞警官送上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