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5月25日)上午,钱报记者在杭州市整形医院见到了这样一个大男孩,左手大拇指和中指缠着厚厚的纱布,手掌、指甲缝里的血污还没来得及清理,左脚脚掌上有留置针,一个人落寞地坐在病床上。

  5月20日19时许,泰顺县公安局罗阳派出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警的姑娘小缪说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电话刚刚吵完架,听起来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可能想轻生。

  小缪人在杭州一时赶不过去,而父亲缪某又远在福建省寿宁县打工,住在出租房的母亲身边没人,他们束手无策只好找民警帮助。

  接警后,获知小缪母亲吴某的出租房地址,民警王杰带着队友立即赶往现场。

  这是一个破旧的老公寓,吴某就住在其中一幢的四楼,但是不管民警如何敲门,屋里都无人应答,没有任何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每拖一秒钟,民警心中的不安便增加一分。

  “我们拨打了吴女士的电话,房间里传出一阵彩铃声,我们确定她人就在里面。”确认之后,王杰等人还用手电筒从房门边檐处往里照射,发现地板上有两张翻倒的凳子。

  屋内的情况有些不妙,他们只能强行进入。

  进入昏暗的房间内,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开灯后,民警心里的不安得到了验证。一名中年女子仰躺在床边,面色潮红偏紫,脖子处围着一根打结的红绳子,旁边还有一个挂钩。

  民警立即上前,熟练地解开绳、搭脉、听呼吸、拨打120、保护现场,发现吴某还有生命体征,民警这下才安了心。

  很快,救护车赶到了现场,可是因为吴某有180多斤,体重过重,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艰难地把吴某抬到救护车上,送往泰顺县人民医院。

  经抢救后,吴某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接诊医生介绍,幸亏民警赶到及时,否则,吴某在醉酒昏迷又缺氧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意外。

  经过初步勘察,民警发现,吴女士属于自杀未遂,吴女士体重有180斤左右,最后绳子因为承受不住重力断开了。

  在送医抢救后不久,吴某的老公缪某也赶到医院,“她以前不高兴也哭过闹过,没想到这次竟然干出这样的傻事。”

  在急救病房里,醒酒之后的吴女士也后怕不已,得知自己经历的惊险事情,她也吓得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