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后托管班学后托管班

  随着放学铃声响起,杭州滨江区滨和小学的孩子们鱼贯而出,一个个欢快的身影奔向了正在校门口翘首以盼的家长。与此同时,一组组排队走向合班教室的学生们,也颇为引人注目。原来,这些孩子按照不同的需求,分班在教室里写作业、读课文或在室外参与体育训练。

  “我是今年开学后参加课后托管的,妈妈可开心了,她说终于不用请假来接我放学了。”正在朗诵的一年级学生董雅宁说,“我也很喜欢在学校完成作业,这样回家就能好好玩了。”

  近日,杭州市人大代表走进学校,对学后托管服务进行实地督查。“目前主城区已有104所学校开展学后托管服务试点,共有8.9万名学生接受学后托管服务。”在现场,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卫红坦言,“开展学后托管服务”是杭州今年“十件民生实事”之一,这一民生实事项目虽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还面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政府出资学校组织

  “学生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为此,我们实施教师轮岗制值班,每天安排党员教师进行安全监督,每周安排一个行政领导值班,巡查托管工作。”滨和小学副校长田燕芳介绍,学校还同时安排了校医提供医护保障服务,后勤安保人员每天进行场地巡查工作,排查安全隐患。

  从今年春季学期开始,滨江区14所小学的1至3年级全部推行学习日课后服务工作,目前共惠及2251名学生,占1至3年级学生数的20.5%。

  “我们坚持科学性和安全性相统一的原则,在托管工作中切实做到‘三个不’。”杭州市滨江区教育局副局长来江飞解释,就是“不上基础课、不按行政班集中辅导、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我们还以培养兴趣爱好、强化良好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为主题,推出兴趣阅读、特色体育、实践体验、自主作业等方面的服务,实现课后服务与提升素质、兴趣特长培养的有机统一。”

  滨江区的学后托管服务针对有困难的家庭,按照政府出资、学校组织的模式,对部分孩子托管到傍晚5点钟。这一做法虽然获得了不少家长的点赞,却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比如,学后托管期间如果发生学生伤害事件,属于校内责任还是校外责任,目前还不明确;教师付出劳动后,其应该获得的补贴标准也不明确等。

  第三方参与探索

  “我爸妈在家里做生意呢,他们说我留在教室写作业,遇见不会做的问题还能问老师,他们很省心。”今年10岁的沈箫(化名)是杭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学正小学四年级的学生。5月16日放学后,他坐在教室里誊抄作文。他身边还有十几个孩子,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课桌前看书或写字。在教室内看护学生的老师张小红看起来有些疲惫,她当天已经上了3节语文课,“这周轮到我看护孩子,虽然累点,但还能坚持”。

  “学后托管应该是一项复杂的社会问题,不能完全依靠学校老师,毕竟他们还有繁重的教学压力,不能简单以缩减他们的休息、牺牲他们的身体健康做这件事。”杭州市人大代表、学军小学荣誉校长杨一青建议,杭州还应引入和规范社会力量参与学后托管,比如,聘请社会志愿者参与。

  从2014年开始,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始探索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的教育体系。“我们委托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青少年宫与区内的各中小学校开展合作,在有需要晚托服务的学校设立了青少年宫学校活动点。”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社发局基础教育科科长田建军介绍,目前该区已经有9所小学开展这一托管服务。

  “由于没有明确的政策支持,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青少年宫工作人员介绍,“我们虽然有强大的舞蹈、绘画等专业师资团队,但要真正推行到课后服务中还是有些问题,比如收费标准不明确等。”

  针对各城区在托管服务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长马里松表示,计划在秋季学期后,主城区151所小学全部开展学后托管服务,当前他们正在加紧制定相关政策,预计将在6月底前出台规范性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