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12时起,东海海域全面休渔。

  昨天上午,舟山沈家门滨港路一带,渔船云集,船桅如林。从岸上望过去,不少渔船的甲板上,放置着长长的渔网,一条小板凳上,渔民正在悠闲地补网。

沈家门滨港路一角,回港渔船云集沈家门滨港路一角,回港渔船云集

  一些外来的渔民,比如来自山东、四川、湖北等地,在渔船回港后,坐上了回老家的大巴或火车。休渔期间,他们等于被船老大“解雇”了,只能等开渔后,船老大的重新“召唤”,或者去其他的渔船。

  留下来的,多数是本地人。

  几个本地的渔民,坐在码头边上,嘴角吐出的烟圈从空气中渐渐消散,尽管休渔开始,但还不到完全休息的时候,渔具修补、刷漆养船等一些善后的事情需要做。

  渔船回港“解雇”船员

  在码头边上抽烟的男人中,有一个叫沈军尔,舟山展茅人,是浙普渔72363的轮机长。他们的渔船是前天下午三四点钟到沈家门港。

  绝大多数的渔船都和他们一样,是前天下午或晚上就到了港。很少有渔船是在5月1日当天赶回来,更没有渔船是掐着点,中午12点前回港。

舟山国际水产城,回港渔船正在卸货舟山国际水产城,回港渔船正在卸货

  “这是规定,渔政的船只会在附近洋面巡查,如果没有在这个时间赶到的话,我们就会被罚款。”

  他们的渔船是在正月初十出海,航行30多个小时后,抵达作业区域,作业两个多月,一直没有回过港。

  每天凌晨两三点钟,他们开始撒网作业,撒一次网,有1000多张渔网,主要捕捞马头鱼、肉鳎(tǎ)、鮸(miǎn)鱼等经济鱼类,一次作业,持续10多个小时,捕捞上来的鱼类经过挑选打包,装进泡沫箱。一网一般在下午三四点钟结束,累坏了的船员们吃饱喝足,回到狭小的船舱睡觉。周而复始。。

  一网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醒了作业,作业完毕睡觉。渔民漂在海上,既单调又辛苦,除了天气因素需要回港避风以外,其余时间都是待在海上,多打一网是一网。有时候碰到风浪大的天气,他们甚至在海上抛锚避风,毕竟,来回可是60多个小时啊!

  捕捞上来的鱼货有专门的运输船运输回港。有时候是一网,有时候是两三网,运输船并不是只接一艘渔船的货,也包括了其他的渔船,装满为止。

  沈军尔说,等到回港的时候,他们其实是空船,“跟在运输船后面回来的。我们也想再打一网,可是,真的来不及……”

  船老大沈军辉是沈军尔的弟弟,52岁,捕鱼30多年。当天下午船一到港,他就回了沈家门东港家里。第二天一早,他又出现在码头,毕竟,船上还有很多事情要他指挥处理。

  他说,这两个多月的产量比去年要少,但是收入相对平稳,因为价格高上去了。比如,去年带鱼二三十元一斤,今年要三四十元一斤。

  他们一网海鲜的产量价值大约在一万多元,产量高的时候,一网有三四万元,甚至更多。

  “有一年,我们捕到了一网红果鲤,一箱16斤,装了四五十箱。这是很难得的一次收获。这种鱼,多数出现在台风天,平时很少,市场上卖的价格在150元一斤左右。”

  和大多数的回港渔船不一样的是,浙普渔72363在经过短暂休养后,即将重新起航。

  沈军辉说,他们向省海洋与渔业局申请到了钓具作业证书,可以在休渔期进行钓具作业。“抵达海区后,我们放下钩子,钩子上放置饵料,就跟钓鱼一样,一段时间后起钩。休渔期钓具作业最早是由福建渔民开始的,我们看看可行,也就申请了,今年申请到的舟山渔船很少很少。”

  如果按照往常惯例,他们一船的渔民,除了核心的船老大、轮机长和大副外,其他的船员将会被“解雇”。等到休渔结束,沈军辉会对之前在船上比较勤恳的船员打电话“召回”,甚至允诺每个月增加500元到1000元。

  更多的时候,船老大会重新雇用一批船员,而原来的老船员,往往也是重新寻找一个船老大。

  老渔民囤了三个冰箱的海鲜

  再不囤就没鲜货了

  昨天中午,洞头区东岙渔村人山人海。渔港里早已没了归港的渔船,码头都是趁假期奔着海鲜去的人们。

  老饕们心里有数,休渔了,现在不抓紧吃一顿,再想吃到鲜货,得等好长时间。

  57岁的老渔民洪求平整理好渔网,到弟弟开的渔家乐看了看,生意好得不得了。

  洪求平兄弟五个,全都是渔民。18岁高中毕业,他就下海打鱼。“当时我有一艘大船,钢板的,经常一出去就是五六天,日子过得辛苦。”在那个时候,洪求平一切收入全靠打鱼。

  2006年,洞头通车,旅游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洪求平说,人一过来,都问什么地方有饭吃。他一想,“我家住在码头旁边,很方便”,于是就很有魄力地把维持生计的渔船卖了二十来万元,把兄弟们都组织起来,借了点钱,合伙开起了渔家乐。

  游客来海边玩,吃吃看看太单调。2012年,洪求平叫四弟去买了一艘快艇,把游客拉出去兜风、打鱼。这里赚一笔,然后开回来,在自家的渔家乐加工鱼获,再赚一笔。

  4月29日下午,洪求平就收网不出海了。这两天,他把家里的3个冰箱都装满了,鲳鱼、鳗鱼、龙头鱼等等,每样囤了一二十斤,都是留着自己家里吃的。

  他提醒大家,想囤海鲜要抓紧了,禁渔3天内还可以,再晚就没那么新鲜了。

  最后一批海鲜卖完

  菜场至少三个月都是冷冻海鲜

  舟山临城街道的丰茂菜场,有十几个海鲜摊位,带鱼、鲳鱼、肉鳎、红虾、铜盆鱼、马头鱼等,鱼鳞锃亮,鱼鳃通红,看上去非常新鲜。

  摊主们不约而同的招揽广告是:休渔后没有鲜鱼了,要买趁早!

  各个摊位的价格也都差不多,大的鲳鱼80元一斤,小一点的70元;大的带鱼40元一斤,小一点的25元;便宜的是鲻鱼、小黄鱼、马鲛鱼,15元到25元不等,最贵的是梭子蟹和皮皮虾,膏红肉肥的梭子蟹130元一斤,皮皮虾80元一斤;最便宜的是青占鱼和鮟鱇鱼,7元一斤。

  鮟鱇鱼,舟山人称为海嘎巴,长相很丑,味道极美,没有刺,有软骨,咬在口里嘎巴嘎巴响,肉很肥实。鮟鱇鱼肝被称为海中鹅肝,配以咸菜作汤,鲜美无比。

鮟鱇鱼鮟鱇鱼

  休渔前夕,这种鱼反而是最多的,一位船老大说,批发价才一两元钱一斤,鮟鱇鱼肝甚至才几毛钱一斤。

  除了这几天还能吃到这些鲜鱼以外,往后几个月间,它们不会再出现在菜场,就算出现,也只能算是冷冻品。

  一位卖三眼蟹和梭子蟹的摊主说,等几天后,她就不在这个菜场卖海鲜了,直到三个月后。

  “你要是5月11日过来,菜场剩不了几家卖海鲜的了。螃蟹、鲜鱼都不能卖了,只能卖冷冻鱼,摊位竞争激烈,顾客需求少,还不如回家带孩子。”

  她老公在舟山国际水产城给经营户卸鱼货,休渔期间,经营户关店,他干回最老的本行——去开出租车。

  还有一位摊主颇觉无奈地说,等鲜鱼没有的时候,就卖冻货。“天气热了,光给冻鱼补给的冰块,一天都要花50元钱,加上每天100多元的摊位费,利润很薄,但总比没有强吧。”

  她在这个菜场卖海鲜卖了四五年,老公以前是干室内装修的,长期接触粉尘,夫妻俩想想对身体不好,干脆改行,一个去码头进货,一个在菜场卖海鲜,如果总是卖鲜鱼的话,两夫妻的收入挺可观。

  她说,等卖冷冻鱼的时候,就要看看行情,行情好的话,多卖几天;行情差的话,休息休息,“完全回家休息是不可能的”。

  据温州网报道:在禁渔期被禁止销售的8种水产品中,小黄鱼、带鱼、银鲳、鲐鱼、龙头鱼因不具备成熟的苗种生产性繁育技术,目前几乎都是野生。全面禁渔后,市场上就看不到这8种禁售的海产品了吗?

  “不一定,因为禁止销售的是野生活体和冰鲜海鲜,而远洋渔船捕捞的海产品以及养殖海鲜等还是可以销售的。”业内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