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打针的柳条会开花没有打针的柳条会开花
打过针的柳条不开花不结果打过针的柳条不开花不结果

  昨天晚上8点多,市三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杜晓航已经接待了30多个过敏病人,其中17个都是柳絮过敏。

  “最近两周,因为柳絮过敏来医院的人很多,大约有上百个。从7岁的孩子到80岁的老人都有,脸上红肿又痒。”杜医生建议,最近一段时间柳絮纷飞,出门要戴口罩,回家马上洗脸。一旦发现脸部有红痒的状况,要立马就医。

  好消息是,这种烦恼有望在明年终结。杭州市绿化管理站昨天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一种被称为柳絮“结扎针”的药剂将在全市推广,市里所有胸径20厘米以上的柳树雌株,都会被打上几针。之后,柳絮就消停了。

  打针的南岸柳絮不再飞

  没打的北岸柳絮依然飘

  下城区中北桥至建北桥运河段南岸栽种了一排密集的柳树,曾经是柳絮飘满天的地方。

  “以前到了4月,我们养护公司的工人都戴着口罩来清扫路面。柳絮飘在人行道上、河道里,到处都是,一会就积起一层白毛,一天要清理四五遍。柳絮飘到脖子里会痒,飘到鼻子里会呛,这个时候呼吸道是很难受的。”杭州申华景观建设有限公司刘纯发班组长打理运河绿化9年,对抗了柳絮9年。

  去年5月27日,他们对这一运河段南岸的76颗柳树雌株打了柳树“结扎针”。工人们选择离地面大概2米的位置,用电钻在树上打上几个孔。20厘米胸径的树需要用4支药剂,把药剂和水混合后,插到树孔中,过两到三天,等药水进了树中,就可以拿下来了。

  神奇的是,今年这76颗柳树雌株真的不开花不结果,也不飘柳絮了,而未试验的北岸依然是柳絮纷飞。

  药剂需要一年打一次

  对柳树长势基本无影响

  下城区城管局河道监管中心工作人员吴嘉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这个实验是有一系列严格要求的,胸径大于20厘米、长势良好的柳树才能用药,那些枯树、小树都不能用这种药的。用过这种针剂的柳树枝条没有花朵,不结果,长势基本没有任何影响。”

  杭州市绿化管理站高级工程师孙晓萍说,这种柳絮抑制药剂需要一年打一次。今年打进去,明年生效。柳絮“结扎针”已经试验了两年,多个城区的1300余株柳树都做了药剂试验,效果达到100%。因此,今年要全市推广了。现在各个城区已经开始了柳树清点工作,在飘絮季结束的5月初,对这些柳树打针,抑制来年飘絮。

  对付梧桐絮

  暂时还没有好办法

  除了柳絮,杭城的梧桐絮也是令人头疼的。

  对付这些梧桐絮,以往一直采取的办法是修剪梧桐树的球果,就是它的果实。果实少了,梧桐絮就少了,但是效果欠佳。

  这些年,孙晓萍其实一直在寻找梧桐絮的抑制剂,但是市面上的药剂还在实验阶段,还没有充分有效的药剂。

  前段时间,孙晓萍去南京考察,发现南京也在试验梧桐絮抑制剂,但是效果不好,还是有梧桐絮纷飞的现象。

  “梧桐树是景观树,如果抑制梧桐絮技术不够成熟,不能随便做试验。”孙晓萍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