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天溪湖。静谧的天溪湖。

  离最严禁渔期,刚好过去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很短。但对各个村庄的禁渔队来说,这一个星期却十分漫长——他们几乎24小时巡走在小溪小河边,生怕漏过一个电鱼、炸鱼、网鱼的人。

  从2018年4月1日开始,杭州桐庐开始全县禁渔——2023年3月31日前(长达五年),全县域的自然河道禁止捕捞,范围涉及全县的36条县级河道、76条乡镇级河道,分水江桐君山入水口至分水江(老大桥)、分水江横村一桥至桐庐临安交界处(含天溪湖),如在禁渔范围内捕捞(休闲垂钓除外)的将被严厉处罚,情节严重的或将面临3年以下有期徒刑。

  万事开头难。只要从一开始就做到“绝不放过”,那么今后禁渔护水就会变成一种习惯;反之,稍有松懈,100多条河道同时禁渔5年将变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桐庐,地处富春江中段,是什么原因使得这里下定决心要全域禁渔,而不放过一条河道?禁渔的方式包括哪些?这么做又有什么期待?当地全面禁渔的动力来自哪里?

  被滥捕的天溪湖,迎来平静七天

  天溪湖,本不是湖,而是一条天然河道,2009年拦坝后,河水被一分为二——一条去往临安,一条通向桐庐合村乡。

  钓鱼钓桥墩;网鱼找暗礁。因为这里特殊的人工地理环境,溪鱼集中,所以电鱼、网鱼,甚至炸鱼,天溪湖是一个重灾区。

  “现在看看风平浪静,无船少人,一个礼拜以前,嗬,人来人往。”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说,好多年,这里看不到河面鱼儿跳水了。“汛期发大水,河面上都是人,谁都会在那里抓鱼,常常有人为了占好位置而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