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尝过天塌下来时裂缝的腥味?若你答是,那你定能理解我整个世界的悲恸”,当满世界的姑娘都在朋友圈晒幸福的时候,她把心底最大的悲伤和恐惧放至人前。弟弟重病,当她快撑不住的时候,是老师和同学拉了她一把。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大三学生邵雨亭向钱江晚报热线96068来电:“我要向我亲爱的老师和同学,还有给予帮助的陌生人,致以无法言说的感谢。”

  弟弟3岁时确诊白血病

  感冒发烧是全家最怕的事情

  邵雨亭是个活泼能干的姑娘。她是学院的团委副书记,暑假实践的组织者,是团员活动的张罗人,脸上总是铺满阳光。

  邵雨亭22岁,她还有个12岁的弟弟邵雨轩,他们是台州三门人。父亲曾经做过船老大,后来船没了,在工地帮忙收入还算稳定,妈妈是家庭主妇。看上去是个普通而温暖的家庭,但是,这一家心底却埋藏着恐惧:弟弟3岁时就被确诊白血病,当时四处借钱救治救回一条命。

  弟弟跟别的男孩相比少了调皮,多了沉稳。他小时候最爱跟姐姐玩的就是打针游戏,说长大想做医生。“其实,今年这个年我过得心慌慌”,邵雨亭说,寒假时妈妈头晕住院,确诊为比较严重的美尼尔综合征。弟弟没能躲过流感,发烧了。

  弟弟感冒发烧是他们全家最害怕的事情。

  因为妈妈不在,邵雨亭帮弟弟洗澡,她看到了她最怕看到的东西,弟弟身上有一点点的出血点,“有出血点就说明他的凝血功能差,莫非是血液又出问题了?”

  治疗费用成了问题

  危难时,老师和同学成了至亲

  开学第一周的周五晚上,邵雨亭正准备复习考研,妈妈的电话来了,“情况不是很好”。

  弟弟是连夜被送到杭州的。这回复发是排山倒海式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医生说,如果能骨髓移植,治愈的希望还是很大的。现在,父母的骨髓都配上了,一家人商量好,用爸爸的,但费用成了问题。

  钱江晚报记者从医院了解到,男孩的治疗要历经化疗、进无菌仓、骨髓移植等数个步骤,保守估计也得数十万元的费用。

  邵雨亭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跟老师请了两天假。两天假期用完再去续假,老师们见到邵雨亭憔悴的模样都吃了一惊。

  学院喻一珺老师说,一开始她没说家庭情况,后来再说,是弟弟白血病复发了。

  邵雨亭说,“我从未这样绝望过,已经被掏空的家庭,还要支付七八十万元的治疗费用。我可以抛开我的梦想、我的考研计划,可生活依旧见不到光。我们努力变坚强,但四个人的手已经抬不起这片天。”

  老师和同学在危难时成了至亲。

  邵雨亭听同学介绍在“水滴筹”平台发了求助,消息在校园里被广泛传播,财大师生的朋友圈里都在帮忙转发这条捐款的消息。同学们差不多都会捐200元,老师都是500元起步。后来,老师们还在“亲青筹”平台帮她展开捐助。邵雨亭说,弟弟第一轮化疗的费用就是拿了捐款抵上去的。第一轮一共募集到14万余元。

  辅导员老师胡星平还常常给姑娘打气:你得撑住,不仅是弟弟,需要你照顾的还有父母。

  这边,弟弟已经开始了化疗,开始掉头发。邵雨亭在学校和医院两头奔波。“我告诉弟弟,以前你只有一个姐姐,现在你有很多哥哥姐姐,他们跟我一样爱你。

  22岁的姑娘,体会着生活的不易,也深深体味了生活最令人动容的一面。

  目前男孩状态还算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