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旺医生朋友圈截图朱兴旺医生朋友圈截图

  从重庆开车到杭州,最快需要多少时间,要行驶多少公里?这个问题,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的朱兴旺医生和万洪娇护士可以告诉你准确的答案:18个小时,1600多公里。

  3月12日凌晨2点多到晚上8点多,朱医生、万护士从医院出发,驱车赶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救护车上的患儿,是刚出生13天、危在旦夕的早产儿毛毛(化名)。

  前一天,毛毛的父母带着病重的宝宝来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做临终关怀。朱医生认为患儿还有一线希望,在朋友圈发出了求救信息(见右图)。随后,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联系上他,表示愿意一起挽救这个小生命。

  于是,一场跨越渝杭的生命大接力启程了……

  重庆:只要有一线希望

  医生便不愿放弃

  毛毛是2月27日在南充市剖腹产出生的,他在妈妈肚子里才待了33周,就迫不及待来到了这个世界。出生后3天,腹部B超显示,他患上了致死率极高的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3月6日晚,毛毛在重庆某医院进行了手术。但医生告知家长,小肠坏死严重,手术效果不佳。

  几天后,毛毛小肠感染加重,肚子鼓胀得像一面小鼓。3月11日,绝望的家人带着他来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接受临终关怀,希望他走得不要那么痛苦。

  新生儿科副主任医师朱兴旺看到宝宝这种情况,认为并非无法医治,“我们做医生的,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不愿意轻易放弃。”

  但该院不具备救治的条件,于是晚上9点多,他在朋友圈发出了一条求助信息。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后,浙大儿院的医生就联系上了他。

  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告诉钱报记者,去年医院成功救治了一名从兰州转运过来的新生儿患者,所以看到求助信息后,他第一时间去了解患儿的情况。经过评估,他认为两院可以一起搏一搏。

  心如死灰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但,怎么转运呢?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三个选择:民航、高铁和陆运。

  前两者一一被朱医生否定了。飞机上气压低,伤口容易爆开,而且路途遥远,飞机需要中途降落加油,耽误时间,费用也高出许多;高铁出发的时间有限制,算起来比开车还要晚到一小时。

  “救护车毕竟拥有一个移动的ICU(重症监护),上面抢救设施比较齐全,万一娃儿出现什么状况,我们可以及时处理。”事不宜迟,朱医生、万护士、爷爷奶奶和两名司机,连夜从重庆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