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件浙江宝藏

  6月浙博见

  来自浙江36家文博机构的珍品,都将以“真身”亮相

  其中不乏镇馆之宝、首次展出文物、考古新发现等

临安水邱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薰炉临安水邱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薰炉
瑞安博物馆藏慧光塔出土金舍利瓶瑞安博物馆藏慧光塔出土金舍利瓶

  《国家宝藏》第八期,主角是浙江省博物馆,请出三件“镇馆之宝”——良渚玉琮王、唐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清末民初宁波万工轿。它们精选自十万件馆藏文物,代表浙江越地文明。

  可是,三件怎能过瘾?

  前不久,浙江省博物馆官微公布2018年浙博年度大展计划,作为浙江最为重要的博物馆,浙博的新举动,引发多方关注。

  今年,浙博展览的重中之重,叫“越地宝藏——100件文物讲述浙江故事”。

  6月8日至10月8日,浙博将史无前例地请出全省36家文博机构百件(组)珍贵文物:良渚玉琮王、元赵孟頫《吴兴赋》、战国羽人划舟纹铜钺、崧泽文化人首陶瓶……都将一一亮相。

  从史前到明清,如同穿越5000年浙江历史,以历史脉络为暗线,文物为主角,为你讲述越地宝藏的前世今生。这其中,既有浙江“最”字头的文物,也有数十年来重要考古中发现的重要文物,大量文物为首次展出。

  为此,钱报艺术微信公众号“ART一点”独家专访浙博馆长陈浩,第一时间独家剧透这一场“浙江宝藏”。

  压箱底的宝贝

  用文物梳理文明

  在浙博武林馆区,有一个“越地长歌”精品陈列,集结了不少浙江的文物精品。但除此之外,要大规模看到浙江文物,并不容易。

  1999年,浙博孤山馆区曾举办过一次浙江文物精品展,但当时展出的文物为40多件。

  几年前,陈馆长在内部会议上提出,要做一个浙江省重要文物的展览。

  说来也巧,就在《国家宝藏》摄制组联系浙博的前两个月,2017年5月,这个展览的构思终于有了明确方案——“越地宝藏·100件文物讲述浙江故事”。

  回过头来看,这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对于文物、对于展览,这些年,博物馆与观众,都有了全新的眼光。

  今年夏天,浙博西湖美术馆三层,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浙江宝库”——那么,宝库里究竟会有哪些“压箱底”的重量级宝贝?

  目前,浙博官微剧透的6件文物,件件皆是重磅:

  带着神秘徽章的玉琮,娓娓讲述5000多年前良渚古城的辉煌;闪着冷峻光芒的青铜剑,战鼓声声尚在耳边回荡;临安水邱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薰炉为全国第一批禁止出国出境文物;还有传世名作——元代书画家赵孟頫描写家乡的行书《吴兴赋》等。

  陈馆长为我们解锁了正确的“观展姿势”:每一组(件)文物,都对应着一段浙江的历史文化。

  “譬如良渚文化,以玉琮、玉钺、玉璧这三件为一组,分别代表了神权、军权、财权结为一体的国家雏形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制度,当然也反映了社会进步。”

  “又比如2016年黄岩南宋赵伯澐墓新出土的墓主人服饰,作为南宋时期的典型墓葬,其中的衣服、裤子、鞋子为一组,反映出墓主所处时代的服饰文化和生活状态。”

  陈馆长打了个比方,“如果说,整个浙江历史是一场精彩、完整的演出,那么,这些文物所对应的历史故事,是里面一出出精彩的‘折子戏’。”

  要特别推荐的,是一些独特稀见的文物,它们身上,蕴含着浙江历史的“解码钥匙”。

  比如,海盐出土的良渚象牙玉梳,是目前唯一发现的良渚象牙梳;桐庐出土的舍利石函,是目前南朝舍利石函的首次发现,填补了南朝佛舍利容器出土的空白。

  再举个例子——宁波天封塔地宫曾发现一尊佛像,后来一直陈列于宁波博物馆。经考证,这是统一新罗时期制造的佛像,它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宁波,又是如何被藏在塔底的?

  这些文物,就是5000年越地故事的最佳“讲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