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垃圾如何处理,一直是城市建设面临的棘手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显示,我国固体废物产生量持续增长,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形势日渐严峻,其中仅建筑垃圾我国每年就产生约18亿吨。

  据了解,到2020年,我国建筑垃圾产生量将达到26亿吨。仅杭州依据每年城市拆迁建设总量规模估算,至2020年平均产生建筑垃圾可达2000万吨,总量惊人。从资源化利用来看,我国建筑垃圾总体资源化率不足10%,远低于欧美国家的90%和日韩的95%。处理方式仍处于粗放的填埋和堆放阶段。

  如何提高建筑垃圾资源化率?破解建筑垃圾处理难,浙江这些探索值得借鉴。

  把握源头 治理建筑垃圾乱推放难题

  建筑垃圾随意堆放一直是市容管理中的一大难点,在没有专门物业公司管理的老旧小区以及一些乡镇居民小区内,这一问题尤为突出。2017年,嘉兴南湖区综合行政执法部门针对这些“红线区域”,创新方式方法,全力破解建筑垃圾乱推放难题。

  为实时了解建筑垃圾堆放情况,南湖区新兴街道中队专门安排执法队员作为小区建筑垃圾专职管控员,并建立起了由9个社区卫生主任以及执法人员组成的微信群,一旦发现有建筑垃圾,社区就会将相关情况上传。确认相关堆放主体后,执法人员会联合社区工作人员一起上门做好劝导告知工作,严格按照“谁产生、谁清理”的原则,要求堆放责任人自行进行清理。

  为根治零星建筑垃圾存在发现难、主体难确定等问题,新丰中队充分依托“四个平台”联动作用,发动镇区网格员加大对各网格内建筑垃圾、装修垃圾等的巡查力度,并创建了“综合执法平台”事件流转群,通过微信群第一时间发现、取证并上传执法平台,并第一时间前往现场查看,确定当事人并责令整改。同时,由网格员实时跟踪并及时上报清理情况,对那些在指定时间内未及时整改的,中队将依法对其进行立案查处。

建筑垃圾分离产生粗细不同的骨料建筑垃圾分离产生粗细不同的骨料

  资源化处理“流水线”破解“围城”之困

  由于城市发展和环境整治的需要,浙江迎来了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和旧城改造。而较为原始的拆迁方式和简单粗放的处理方法大大降低了城市建筑垃圾“新陈代谢”的效率,使浙江面临垃圾“围城”之困。难题之下,杭州崇贤街道率先引进建筑垃圾、大件垃圾减量再生项目,形成了一套垃圾资源化再利用的“崇贤解法”。

  在位于崇贤街道广亚新建材基地的建筑垃圾回收场地中,大量的建筑垃圾通过移动式破碎机的处理,分离出废铁、各类粗细骨料、免烧砖材料等可再生资源,变废为宝重获“新生”。

  这些再生骨料可根据城市道路和一、二级公路的选型,分类生产面层、基层、垫层、路床和附属设施制品所需的骨料;另一部分用于海绵城市建设中的渗蓄材料;免烧砖材料则可制成再生砖,游步道、小区道路、临时围墙、广场地面、沿河护坡、街边路沿等所采用的很多都是这种砖。该场地的建筑垃圾年拆解能力可达30万吨,资源化利用率在90%以上。

良渚小洋坝村的“移动破碎站”良渚小洋坝村的“移动破碎站”

  资源巧利用 垃圾变“绿”资源装点城市

  花坛里的各种绿植、树木长得郁郁葱葱;道路边上的绿化带上鲜花盛放;台州湾集聚区的野生动物园、市区里的植物园等都呈现着别样的风采……在台州湾集聚区,全省率先探索成立了大规模建筑渣土集中处置中心,专门将建筑工地上的废渣土重新利用,变为供养这些绿意的宝贝。

  在这里,拆除下来的违法建筑产生的砖块和混凝土会被碾成碎粒,与建筑工地产生的深层建筑垃圾青丝泥掺和,烧制成标准砖块,可广泛应用于各类建筑项目。除了这些品质好的可以用来烧成“渣土砖”外,稍微差一点的可以用来作为绿植的绿化用土,最差的还可以用来回填或者进入消纳场。从2012年开始到2016年,这四年来,已累计循环利用建筑渣土1500万方,节约各类资金近6亿元;渣土循环利用率达80%以上,泥浆信访投诉率降低90%。

  [浙江新闻+]国外还有哪些先进做法?

  德国:建筑垃圾处理的回收利用率在86%,目前德国200家企业的450个工厂进行建筑垃圾的循环再生,年营业额超过20亿马克。德国政府在废弃物法增补草案中,将各种建筑废弃物的利用率比例做了规定,并对未处理利用的建筑废弃物征收存放费。

  日本:日本政府在1977年制定了《再生骨料和再生混凝土使用规范》,1991年制定了《资源重新利用促进法》,并在2002年开始实施《建筑材料循环法》,将垃圾视为“建筑副产品”。

  美国:美国政府出台的《超级基金法》规定:任何生产有工业和建筑废弃物的企业,必须自行妥善处理,不得擅自随意倾倒。其做法有四种:一是综合利用,二是分级处理,三是高级利用,四是法律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