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本报报道了童王仓库垃圾扰民,然而记者后续采访发现,这并不是个案。在宁波鄞州,这类由仓库发展而来的陶瓷市场不在少数,而他们面临的问题却如出一辙。那么种种乱象为何出现,造成了哪些影响?经销商该何去何从?记者再次对此事进行追踪。

  陶瓷市场不提供仓库

  工业区仓库演变成仓储市场

  李先生2004年进入了陶瓷批发行业,至今从业已有10多年,可以说见证了童王仓库这类建材市场的发展。

  李先生入行时,正值鄞州区经济发展时期。此时,一座“一站式”家居购物中心拔地而起,这就是现在闻名宁波的现代商城。

  “现代商城为宁波人购买建材陶瓷卫浴提供了方便,但也给经营户带来了一些难题。”李先生告诉记者,现代商城只为经营户提供展示商铺,不提供仓库。而陶瓷卫浴产品存在数量巨大,搬动不容易的特点,需要大型仓库进行存放。于是,现代商城附近仇毕工业区里的大型仓库,就成了现代商城陶瓷卫浴批发经营户的标配,而童王仓库是其中之一。

  然而,后来陶瓷批发仓库的发展却超出了李先生和其他经营户们的预料。

  工业区里的大型仓库慢慢演变成了陶瓷卫浴批发市场,不但承接批发业务,还接起了零售业务。有人给这种陶瓷批发市场起了一个名字:仓储市场。

  在这些所谓的仓储市场中,规模比较大的除了童王仓库,还有位于潘火街道妙胜村的妙胜仓库和金达路原卓越圣龙工业技术公司内的金达路仓库。

  “这些仓储市场基本上都在潘火街道和下应街道,因为这两个街道拥有大面积的工业区和村级自留地,原先就有大批大型仓库,能够满足陶瓷卫浴批发经营户的需求。”李先生还告诉记者:“这些市场都没有经过规划和建设,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存在这两个街道里,布局非常混乱。”

  仓库层层转租管理混乱

  经营户为省钱不装消防设施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这些仓储市场都存在卫生脏乱差、消防安全隐患等问题。其中,妙胜仓库条件最差。

  妙胜仓库在环城南路附近,这里的土地属于潘火街道妙胜村。十几个简易钢架拱形仓库建立在一块工地附近,泥泞的小道勉强能够通行进入。仓库周边有东方丽都、颐璟园等小区,“生意还不算太坏,主要周边小区多,零售还业务还可以。”

  据这里的经营户介绍,仓库曾经发生过一次火灾,幸亏是下班时间,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妙胜仓库看似破旧,但还是有一些消防设施。不过,经营户说:“消防水龙头基本没用,水流小得没办法灭火。”

  有业内人士坦言,这种仓储市场“发生事故太正常不过了”。仓库都是经过层层转租,二房东从工业区仓库所有者手中租到仓库,再把仓库转租给经营户。工业区所有者和二房东只负责收取租金,不负责其他设施的管理。

  据业内人士透露:“整个仓库最初只能够满足存货,而其他设施,比如展示厅、生活区、水电、消防、环卫等设施都是经营户自己建设和管理。”而经营户在租到仓库后,对消防和环卫设施则觉得能省就省,不会主动安装。如此一来,环境脏乱和消防隐患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这些经营户头上。

  租仓库开店省租金

  遇到拆迁投入打水漂

  既然这些仓储市场管理混乱,存在安全隐患,那为什么这些经营户不愿意去正规的建材市场呢?

  童王仓库经营户王先生表示,这主要是成本考虑。他以1000平方米的仓库为例,在童王仓库一年租金也就23万,而这点钱在正规建材市场根本租不到仓库和店铺。

  不过,李先生告诉记者,租仓库做批发性价比高也是暂时的。因为工业用地或者村级自留地上的各种建筑,往往跟不上城市发展节奏。一旦城市发展有需求,这些仓库会成为第一个改造的对象。到了改造期间,仓库经营户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一年或者数年的投入或付诸东流。

  就在今年,妙胜村因为要建设道路,决定收回村级自留地,在妙胜仓库里做陶瓷批发生意的吴先生只好另外找经营地。“前几个月刚装修好的店铺,过两月就要拆了,白白损失了装修费用。”

  仓储市场要整改也要给出路

  这些所谓的“陶瓷仓储市场”,问题主要集中在卫生脏乱差、消防安全隐患严重。这与鄞州整洁美观的形象格格不入,也引起了群众的反感。拆除或改造已经刻不容缓。但是,这些脏乱差的仓库市场中有大批经营户要生存,要吃饭。如果只是简单一拆了之,就会影响他们的生计。

  那么如何能够做到兼顾双方?鄞州区有关部门不妨划出一块建设用地,用来建设一批仓储式批发市场。这样既能满足经营户的经营需求,又能将其纳入监管范围。如此一来,双方利益都得到兼顾,共同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