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未来,领航趋势!10月25日,由新浪网和微博联合发起的“2019中国新经济领航人物评选”活动正式启动,历经地方网络票选、地方评委复评,全国评委终评,评选出100位中国新经济优秀企业家的代表人物,“新经济领航人物全国百强榜”将于12月线下颁奖盛典隆重揭晓。

  挖掘行业先锋,寻找中国优秀新经济领航企业家,助力企业发展,构建美好生活。乐刻运动创始人/CEO作为浙江地区的候选人,参加评选活动。

  2018年,“寒冬”“收购”“关停”“跑路”“裁员”成为了中国健身行业的年度关键词。2019年,有人忙着嗟叹,忙着告别,甚至有人在跑路前夜还在通过“低价办年卡”等方式疯狂敛财。然而,也有人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其中,乐刻运动作为运动健身赋能平台,线下主打“24小时”“月付制”“智能化”的健身房模式,成为健身领域新消费的代表。

  2015年,韩伟和几位阿里人合伙创办了“乐刻运动”。最初,他们只投了200万元,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民房,几个人一起办公。一个月后,他们在杭州的第一家店开业迎客,火爆程度空前,引起了行业关注。

  关于为何火爆,韩伟笑答:“273平方米、99元包月、24小时不打烊、不设浴室和前台、一部手机自助健身等等,很容易获得广大健身爱好者的青睐。另外,与市场上既有的O2O健身互联网公司不同,乐刻运动选择自建线下健身房。”

  他认为,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是每个企业所追求的核心要素,而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应该是产品+流量,然后推出正反馈。

  经过四年发展,根据乐刻运动提供的数据,现在自建健身房数量超过500家,吸引50余家运动类机构和明星IP入驻或合作,覆盖杭州、北京、上海等8个城市,平台上签约6000多名教练,拥有350万累积用户。从连锁规模上看,乐刻运动在中国健身行业中独占鳌头,在国际健康、运动与健身俱乐部协会(IHRSA)的评选中,乐刻门店数量位列全球第七。

  可喜的是,乐刻运动目前已基本实现单店盈利,今年上半年实现整体盈利。韩伟告诉记者:“乐刻就算一直不融资也会活到最后,因为底层现金流一直在增长。但他也不反对融资,因为如果有更多的钱,在加大后台建设、供应链建设和宣传等方面的工作就可以再提速,乐刻要做五千家店的目标也会实现得更快。”

  不过,乐刻运动并不想成为下一个威尔士,他们要成为全健身产业的O2O平台。韩伟表示:“我们希望把健身的产业链,一环一环地打开,再重新串联成一个新的产业链。”43岁的韩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目前为止,乐刻运动可以说是阿里新零售‘人货场’模式下最为出色的实践者,也是阿里所谓以数据为核心的中央赋能体与场景端结合的最好案例。”韩伟表示,健身房只是乐刻运动向外呈现的形式,“最核心的还是中央赋能体与其赋能的场景之间形成的联系”,即通过数据和算法的方式,将线下场景纳入整个体系中来实现能效提升。

  韩伟强调:“乐刻运动不是健身连锁,而是一家重点做S的S2b2c公司。”

  “阿里巴巴企业发展师曾鸣曾经说过,企业发展成大b以后,社会组织会出现一个S,由这个S来提供基础设施。比如说淘宝是个S,提供支付工具、网站、上优评选等,商家可以在淘宝上买东西,S加上b一起卖给c,这个模式激发了两端的生产力,让两端合起伙来做生意。”

  2018年6月,乐刻运动宣布实行单店合伙人计划,这是其在坚持三年门店自建自营后,拓店模式上的首次新尝试。当时,韩伟对外表示,乐刻想把摸索出来的成功经验向社会开放,想让整个产业实现盈利。

  在韩伟看来,只有让别人赚钱,才能把健身市场整体做大。目前乐刻可以保证门店百分之百盈利,其中有两家门店实现八个月回本,年回报率超过100%。

  他还透露,目前乐刻运动门店的合伙人每月的现金收益介于六万到十几万之间。

  通过智能匹配算法和综合调度中心的大数据分析,结合用户的使用行为、运动健康、资源利用优化等方面,乐刻运动为用户推荐和提供了更符合需求且更高性价比的运动健身服务,进而使用户获得更优质的运动健身体验。

  “乐刻运动已走过了四个年头,已经探索出了赚钱的经验,并确保盈利方式可被外界所用,确保合伙人可以赚到钱。”

  “只有让我的合伙人赚钱,我市场才能做大,我如果让一千人赚钱,我最后赚的钱会更多,单笔变少,但总体变多,因为数量变高了。”未来一段时间,扩大体量依然是乐刻最重要的战略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