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又有两户人家共5人因误采、误食野蘑菇中毒,其中最小的中毒者年仅2岁半!

  这5位中毒患者中,4人被送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抢救,1人尚未脱离危险。2岁半的小患儿被送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抢救,于近日出院。

  截止目前,今年浙大一院接诊误食毒蘑菇中毒患者已达13人,其中有12人经检测确认误食毒鹅膏菌,导致鹅膏毒肽中毒。这也是近10年来,毒蘑菇中毒发病率最高、最集中的一次。

  急诊科专家再次提醒:“别再为了一口尝鲜,以身犯险了!这种悲剧明明可以避免的。”

  朋友圈、短视频真实记录

  “山中的新发现”撂倒两家人

  中毒的两户人家,一户是萧山人,一户来自临安。

  萧山人徐先生(化名)酷爱毅行,一有空就带着妻子登山徒步,这个爱好已坚持了十多年。

  7月18日早晨,他和妻子没有按照常规的游步道登山,而是循着小路攀爬杭州五云山,路上看到长满青苔的石缝里冒出一朵朵“小白菇”非常可爱,就忍不住采摘起来。

  徐太太摘了十几朵“小白菇”下山,还同时发了一条朋友圈——“山中的新发现”。

徐太太拍摄的“小白菇” 医院供图徐太太拍摄的“小白菇” 医院供图

  回家后,两人将蘑菇和丝瓜一起炒了作为午饭,晚上又将没吃完的丝瓜炒蘑菇全部“打扫干净”。晚上11点,吃蘑菇较多的徐先生最先发作,上吐下泻,头晕目眩,二三十趟厕所跑下来,虚弱到只能躺在床上抱着脸盆呕吐。

  症状较轻的徐太太先将徐先生就近送往医院就诊,随着二人病情不断加重,医院建议转送至浙大一院进一步救治。

  无独有偶,临安的林大伯(化名)一家三口也因为采的一筐“野蘑菇”中招了。

  “这些菌子从小吃到大,我怎么也没想到今年会中毒!”7月16日清晨,上山接水管的林大伯发现了大片野蘑菇,他特地选了黑色、灰色、红色的三种采摘带回家里。收获颇丰,他还美滋滋地拍视频配乐发上了网。

  野蘑菇鲜美无比,中午烧汤后,仅仅尝了几口的程大伯就再也舍不得吃。将大量的蘑菇汤留给了儿子和2岁半的小孙子。吃了几勺蘑菇汤不久,小孙子就拉了三次水样大便。担心对小孩子肠道不好,晚饭时,儿子一人吃光了剩余所有。

  晚上9点,腹痛难忍的儿子开始上吐下泻,坚持到次日中午人已经虚脱,最终,祖孙三人被送往医院。林大伯和儿子被送到浙大一院抢救,2岁半的小孙子则被送到浙大儿院救治。

  目前,两户人家中3人基本脱离危险,徐先生病情明显好转,但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而在浙大儿院救治的林大伯的小孙子,已好转出院。

  毒素会破坏肝脏和肾脏

  造成患者器官衰竭死亡

  “因为这两批毒蘑菇中毒患者,格外忙碌!”急诊科主治医师童娅玲介绍,7月19日下午4时许,一个小时之内,浙大一院急诊科抢救室陆续接诊了两批4位患者。

  这4位患者症状相似:头晕目眩、狂吐不止,每隔几分钟就排泄出水样粪便。浙大一院急诊科主任陆远强主任医师火速联系省疾控中心专家徐小民周末加班加点进行鉴毒、化验,并从当地医院调取最早的样本,血液和尿液的检测结果出来了——两户人家均系鹅膏毒肽中毒!确定是吃了毒鹅膏菌。

  “在我省历年常见的蘑菇中毒事件中,致死性最强、毒性最大的就是这种鹅膏毒肽!”陆远强主任介绍,因为是剧毒蘑菇,极易造成肝损伤,他指导相关医务人员立即启动血浆置换、血液灌流治疗方案,为病人去除血液中的毒素,同时为患者予以保肝治疗

  “截至目前,12位中毒患者已用掉近5万毫升血浆,用血量巨大。”童娅玲介绍,误食毒蘑菇,通常要在6小时甚至24小时后,才会出现中毒症状,极少部分出现症状较早。起初,很多潜伏期长的中毒者会误以为自己的症状与误食毒蘑菇无关,仅仅只是“吃坏了肚子”。

  尤其在1-2天内,胃肠道症状消失后,中毒患者再次没有了明显症状,特别容易造成一个康复的假象,称为患者“假愈期”。殊不知,在此期间,毒素会偷偷地破坏中毒者的肝脏和肾脏。它会和人体内负责产生新蛋白质的一种酶结合并使其失效。缺少了这种酶,细胞便不再工作,最终的结果就是肝、肾功能衰竭。如果没有接受及时、准确的治疗,中毒者很快就会器官衰竭、休克,最后死亡。

  24-72小时内紧急抢救

  是挽回生命的黄金时间段

  浙大一院急诊科陆远强主任说,毒蘑菇中毒必须在24-72小时内进行血浆置换,越早救治,生还的可能性越大。

  目前,世界上尚无治疗毒蘑菇中毒的特效药,比起早期催吐、洗胃、导泻、透析减少毒素吸收、对症支持治疗,“收住手、管住嘴,不采不吃才是预防毒蘑菇中毒最为正确也是唯一的方法。”

  专家特别提醒,误食野生蘑菇中毒后千万不能大意,一定要第一时间及时去医院检查和治疗,如果不及时治疗、错过最佳治疗期,将会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每年6-9月是鹅膏菌大量繁殖生长期

  我省目前已知的有近30种毒鹅膏菌

  杭州五云山、玉皇山、小和山、孤山等都有发现

  为什么今年毒蘑菇中毒患者这么多?而且大多是毒鹅膏菌中毒?记者请教了正在湖州进行蘑菇野外研究的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食药用菌研究所副所长林文飞。

  林文飞说,鹅膏菌的生长繁殖跟气候条件有很大关系,遇到潮湿闷热、雨水多的天气就会疯长。“每年6-9月是鹅膏菌大量繁殖生长期,今年浙江雨水多,鹅膏菌一茬接着一茬长,看起来非常新鲜诱人,所以很多人忍不住采摘回来食用,导致中毒。”

  林文飞介绍,“鹅膏属是目前毒蘑菇属性中最毒的一种,产生的毒素如多肽类鹅膏毒肽和鬼笔毒肽,最致命,最能引起肝肾损伤乃至衰竭。”

  目前,我国已知的毒鹅膏菌大概有四十种左右,大部分鹅膏属于剧毒鹅膏。毒蘑菇中毒事件大多数是由毒鹅膏引起的。

  在浙江省范围内,由林文飞采集记录的毒鹅膏菌就有近30种。“前几天我去富阳黄公望林场采集蘑菇,发现了剧毒的裂皮鹅膏。”林文飞说,“鹅膏菌分布比较广,像目前已知的毒蘑菇中毒性最强的灰花纹鹅膏菌、以及裂皮鹅膏菌,在杭州五云山、小和山、玉皇山,绍兴地区、丽水庆元、台州临海等地都有发现。上个月,我还在西湖孤山这里发现了灰鳞鹅膏菌,毒鹅膏菌其实离我们很近。”

  如此密集的毒鹅膏菌中毒,也引起中国疾控专家的高度重视,在病人家属的指引下,他们在浙江的多处地方采摘了蘑菇样本,要一探究竟。测序结果出来:杭州五云山采到的是灰花纹鹅膏Amanita fuliginea,在诸暨和临安采到的都是Amanita rimosa裂皮鹅膏。如此看来,毒鹅膏菌在我省分布很广泛。

  记者 金晶

  通讯员 王蕊 江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