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有同事抽烟,怯怯劝说几回,却依然不奏效,怎么办?

  2019年1月1日,号称史上最严的杭州新版禁烟令实施。新版控烟条例中有明确规定: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

  有人说,终于等到你,但也有人对此不以为为然。

  1月2日是元旦假期后上班第一天,就禁烟令实施,钱江晚报记者走访了几栋人员密集的写字楼和杭州机场。大部分受访者表示,对杭州实施了最严禁烟令并不知情;小部分知情人员表示,烟瘾忍不住,还是想抽啊。

  机场关闭了吸烟室

  想抽烟的旅客有些郁闷

  昨天上午,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航站楼的出发层像往常一样繁忙。旅客们可能注意到了,在每个进门口,机场都贴着一张禁烟告示:根据《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机场航站楼为禁止吸烟场所。自2019年1月1日起,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国内、国际航站楼所有吸烟室关闭。

  在航站楼外,可以看到有烟民正在抽烟。“里面不能抽,就到外面来了呗!”一位旅客如是说。

  机场工作人员表示,杭州机场航站楼其实一直是禁烟的,绝大多数爱抽烟的旅客都知晓,一些没有进入安检区的旅客忍不住想抽就会走到室外抽。与往日相比,这两天走到门外来抽烟的旅客并没有增多。

  旅客不能携带打火机进安检,因此之前机场在进安检之后的隔离区内设置了吸烟室,里面有点烟器、排气扇等设备。1月1日,新规一出,杭州机场严格执行,立马将所有吸烟室都关闭了。

  上午十点,一位想抽烟的旅客匆匆赶来。机场吸烟室他很熟悉,一看关了,有些错愕。

  “因为杭州出了禁烟新规定,室内公共场所也禁止吸烟了,所以我们把吸烟室都关了。”工作人员解释。

  这位旅客说,自己烟瘾还是蛮大的,一天要抽一包,但既然有新规,只能暂时忍忍了。

  抽烟的旅客也不用急。杭州机场表示,他们已开始着手改造楼内露天吸烟室,航站楼外车道边的吸烟区继续可以使用,标志标牌正在完善中。

  写字楼的楼道中烟味弥漫

  多数人不知道楼道里也不准吸烟了

  今天下午3点半,钱报记者来到杭州深蓝广场的大厦内,楼道里飘出阵阵烟味。

  在深蓝科技大厦9楼“印派科技”工作的马先生是赞成禁烟的,遇到电梯里有人抽烟会去劝阻。他告诉记者,公司里抽烟的同事有两三个,大厦没有吸烟区,要抽烟的同事会集中去楼道安全出口抽烟,“一到中午,楼道里面烟味弥漫,有时候还会飘出来,就不得不关上门。”

  马先生今早开车时听到最严禁烟令广播,一到单位就告诉同事了,但大部分同事不知晓,还是会去楼道间抽烟,“说了违规抽烟要罚款的,但因为公司没有下发文件说不可以抽烟,大部分不以为然。”

  同在9楼,在学威国际商学院工作的赖先生表示没有听说过最严禁烟令,记者去采访时他正要赶往楼道里抽烟,并表示同事刚去抽过。

  国都发展大厦的楼道吸烟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记者从19楼楼道一直往下走,每个楼道口分布一至三个铁罐,里面密密麻麻皆是烟蒂,甚至有冒着火星的烟蒂丢在铁罐或者楼道里。

▲还冒着火星的烟蒂▲还冒着火星的烟蒂
▲有人正在楼梯口抽烟▲有人正在楼梯口抽烟
▲公司群里面发了禁烟链接宣传▲公司群里面发了禁烟链接宣传

  大厦里的泛亚物业公司是知情最严禁烟令的单位,下午全员开完了禁烟动员会议。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群里分享了禁烟链接。“个别男同事十分想抽,就去楼顶抽。”

  国都发展大厦保安朴先生告诉记者,今天一早他就接到了关于最严禁烟令的通知,“第一时间告知了写字楼部分单位,但是公司太多,没有通知完。”保安会去巡逻,看看有没有人在抽烟,发现后进行劝导,“但大部分人去楼道里面吸烟,那里没有监控,管理难度大。一天我们会巡逻两次,但如果一直巡逻检查楼道也不现实。”

  这次的最严禁烟令规定,室内公共场所不能吸烟,意味着类似楼梯口这种约定俗成的“吸烟地”也不能抽。

  对此,烟民也有话要说。

  深蓝科技大厦某科技公司的夏先生是个程序员,思路枯竭的时候,他总会去楼道点上一支烟。“中午人比较多,七八个人会在一起吸烟,算是大家一种工作间隙的放松。”

  某U盘公司的工作人员王某表示,吸烟有时是一种社交需要。“客户来了,到会议室里面递根烟谈生意,这是没办法的事,陪客户嘛。”王某告诉记者,虽然他也赞成禁烟,但觉得这需要一个过程,“比如大厦里面吸烟区公共设施要配套起来,那楼梯口吸烟自然就会少些了。不可能叫烟民一蹴而就要戒烟就戒烟的吧?”

  专家说法

  只要给禁烟令一点时间

  相信最后一定会不负大家所望

  浙江省政府咨询委资深委员杨建华告诉记者,杭州市颁布最严禁烟令,比前一版更加细化、更加严格、更加具体和明确。最早的禁烟令版本实施效果并不理想,时至今日,依然会有在会议室中抽烟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宣传普及力度不够,二是执法不严,三是执法成本太高,结果是禁烟令法律的尊严没有体现。相似的,新版禁烟令原则东西比较多,实施下来一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比如说在大厦办公室吸烟,谁执法的问题,毕竟不是谁都有执法权。那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去完善,也可以学习西方的经验,比如说大力宣传,在公共区域设置吸烟区,全民监督等等。只要给禁烟令一点时间,相信最后一定会不负大家所望。记者 章然 孙燕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