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圈一直流传这话:“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跑圈一直流传这话:“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近些年,马拉松赛道上厉害的老爷子、老奶奶比比皆是,“85岁老爷子全马529完赛”、“全马313!68岁老爷子成北马霸气一哥”、“不服气不行!70岁老爷子全马跑出2小时55分……”有着多年跑步经历的老人们身体素质、成绩都好过年轻人。

  杭州马拉松的赛道上,也有不少厉害的“老”角色,“永久号”中60岁以上的就有好几位。今天要说的这位是70岁的陈和平,他不但能跑马,还是登山、越野赛高手。记者 殷佩琴

  15岁当农工 一天要砍1000斤柴

  1949年出生的陈和平,也是杭马永久号之一,他选了“87878”的号码,说这个号子顺,好记。

  昨天,陈和平参加了半程马拉松,净成绩为1小时40分15秒,“今天没跑好。身体状态很好,就是人太多了超不上去。年龄大了也有关系。”要强的老爷子,如果赛道人再少点,保不齐他还会加速冲一冲。

  杭州马拉松有参赛年龄限制,70岁是上限,陈和平应该是参赛选手中年纪最大的之一。都说跑马的人特别显年轻,这话放在他身上绝对没错,人精神得很,双目特别有神,还有不输年轻人的腹肌,手臂和腿部肌肉线条都相当明显。

  他的跑步故事,要从很小的时候说起。

  1964年,才15岁的陈和平到东阳东白山当农工,当时生活条件差,每个月16块钱工资要往家寄10块,剩下的钱不够吃饱饭,“我就1米60出头的个子,没东西吃不长个子啊。”陈和平回忆,自己所在的山区海拔1400多米,每天要上山砍近千斤的柴往回运,那个年代山里连电都没有,全靠柴来生火,“个子小力气小,最开始连50斤都挑不动,一天不晓得来回多少趟。”或许是那几年的“锻炼”,陈和平的身体底子不错。

  1968年底,陈和平应征入伍去当兵,“3块钱一天的饭费标准,排骨、牛奶都有。”他说。身高也猛蹿到了1米78,“到了部队里,每天要出早操,跑步这件事就从那时候开始的。”

  练跳远的赢了跑中长跑的战友

  陈和平还记得,有一年部队开运动会,他报的项目是跳远,本来好好的在沙坑里练跳远,看到跑1500米的战友在训练,忍不住过去说了几句:“我看他们训练的速度太慢了,就和他们打赌,比比谁跑得快,输的人要请客。”一比陈和平真的赢了练中长跑的战友。跳远也不比了,直接代表团里参加1500米,拿了个亚军,后来去师里比,又得了冠军。

  从此陈和平打开了另一扇门,1971年,他进入部队体工队专攻3000米障碍跑,每天早操先拉个5到8公里,早饭后休息一会儿开始上午的训练,下午接着练,主要项目就是障碍赛和中长距离跑。“每天都跑,跑到吐为止,3000米障碍是要跨栏的,没跑好会摔跤。那时候穿着钉鞋,煤渣跑道,摔倒全身擦伤,膝盖上不晓得留了多少疤。”退伍后,陈和平还保持着每天晨跑的习惯,他说这就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有一段时间,身体一向很好的陈和平得了肺结核,体质大不如前,不得不停止跑步开始休养。这病让他停跑了好多年,遵医嘱长期服药。但老爷子内心放不下跑步,病情稍有好转就慢跑,跑着跑着发现效果不错,他试着停止服药,单位体检发现病灶奇迹般地消失了。从此陈和平再没得过什么大毛病,感冒之类也很快复原,“跑步能提高身体素质,一般的小毛病都远离你。”老爷子笑着说。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1987年,杭州马拉松的前身,中日西湖桂花马拉松开跑,浙江省和日本静冈县互派运动员前往两地参赛。两年后陈和平第一次参加这项比赛,彼时杭马还没设全马,按年龄分组记名次。连着几年陈和平成绩不错,冠亚军都拿过,“我是个有野心的人,想想自己也算练过体育的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却没机会去国外看看,很想有机会去日本参赛。”

  更勤奋的训练让他在1994年愿望成真,陈和平首次代表浙江省45岁年龄组去日本参赛,前后他一共去日本跑了13次,拿过6个冠军。当然作为杭州人,杭州马拉松也没落下,“后来杭马和国际接轨,不分年龄组,又是全马,我才跑得少一些。”

  陈和平主攻10公里,他还清楚记得自己的第一个全马是1997年的重庆马拉松,“为了练长距离,从德胜的家里到未来世界跑来回练。后来和老婆坐了火车去重庆参赛,跑了2小时40分,得了1000块钱奖金,特别高兴。”那年他48岁。

  除了跑步,陈和平还是个登山好手,富士山就去了好几次,登山比赛的冠军也没少拿,宝石山上300多级台阶,上下跑20多个来回不带喘粗气的,杭州群山间留下他无数的足迹。最近几年的西湖跑山赛上,也能见到他的身影,和一群年轻人PK越野赛,老爷子也不吃亏。

  “跑步对我来说是种情结,放不下。”

  陈和平的朋友圈只有跑步轨迹图,10公里到20公里不等,配速很快,不过他说,年纪大了,马拉松比赛跑得没以前多,跑步就是个生活习惯。

  “去年发现自己腰粗,体重也上来了,感觉不对,正好很多跑步的老朋友约比赛,想想年纪越来越大,再在跑道上碰面的机会也不多,还是要珍惜吧。”就这样,陈和平又一次站上了马拉松赛道,去年跑了4场半马,今年已跑了临安、横店和杭马3场半马,还有9场线上马拉松,“跑步对我来说是种情结,放不下。”

  “在我那个年代,杭州马拉松叫西湖桂花马拉松,而且刚开始几年都没有全马的项目,逐渐才与国际接轨。可以说杭马伴随着我的成长,我还希望未来能多跑几年杭马!”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