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来源于网络图来源于网络

  特派记者 徐毅

  俄罗斯圣彼得堡特稿 在昨天圣彼得堡进行的俄罗斯世界杯半决赛中,法国队1∶0战胜了比利时队,率先获得了决赛的名额。

  这场比赛一共有64286名球迷到现场观战,来自杭州的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就是其中一个。不仅如此,我在体育场还碰到了绿城球迷和杭州吴越钱唐俱乐部高层——杭州以这样的方式“亮相”世界杯半决赛。

  穿了件绿城队服来到圣彼得堡 居然会跟一家三口撞衫

  曾经和绿城足球传出过“绯闻”的马云,昨天出现在了圣彼得堡体育场,和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来了一次零距离接触。

  马云昨天早早地来到了球场,脖子上披了法国队和比利时队两队的围巾,等待着比赛的开始。坐在马云身边的是苏宁董事长张近东。这场比赛法国和比利时两队球员的总身价达到了142.7亿人民币,有网友开玩笑说:“远远比不上两个中国老板身家,最新财富榜单显示,马云和张近东身家超过3000亿人民币,绝对是全世界‘最贵球迷’”。

  除了杭州马老板,昨天我在球场还遇到了杭州球迷。

  杭州吴越钱唐俱乐部的几名高层,他们的五人制足球队刚刚“冲超”成功,获得了下赛季中国“五超”联赛资格。这几名高层想来看看世界足球的发展动态:“回去要好好总结,希望能让杭州业余足球俱乐部的水平也有提升。”

  最惊喜的还在进场的时候。由于圣彼得堡球场离市中心比较远,我傍晚就到了球场,没想到场外碰到一件会让女孩子非常尴尬的事情:和别人撞衫了。

  还好我是男的,不太在意撞衫这件事——我穿一件绿城队的外套,前面走过去的3个人穿的居然跟我一样,也是绿城球衣!上前一问,原来3人是杭州来圣彼得堡看球的三口之家,全家都是绿城的球迷(题图)。

  球迷之家花费10万

  带儿子暑假看场半决赛

  罗江华是一名牙医,浙江绿城的主场几乎从不缺席。4年前就想去巴西看世界杯,因为有事没能成行,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不但自己来看球,还带了太太邵丽红和儿子罗浩洋。说起自己的儿子,罗江华笑着说:“别看他才12岁,已经是绿城的‘老球迷’了。”

  1998年绿城俱乐部成立,罗江华就去现场看绿城踢乙级联赛,是绿城最早的一批球迷。邵丽红在2001年和罗江华认识时还是个“伪球迷”,2002年两人一起在电视机前看了韩日世界杯,邵丽红笑着说:“那时候对足球还不太痴迷,有大赛才看比赛凑凑热闹。”后来因为先生的引领,邵丽红也成了绿城的球迷。绿城2006年冲超成功后,两口子几乎每个主场都会去现场看球。

  2006年罗浩洋出生,没多久看球的“二人组”变成了“三人团”。罗浩洋三岁那年,爸爸妈妈带他去黄龙看球,邵丽红有些没想到的是:“第一次看球居然就坐得住,看得非常认真。”罗浩洋就一直跟着爸妈看绿城,认识了很多球星:“我最喜欢杜威,球踢得很不错,人也特别帅。”

  这些年罗江华每年都会带儿子去看五六个绿城的客场比赛,全国各地长长见识,每年看球的花费总要在几万块。前年还送儿子去足球培训班:“先踢着玩,以后怎么发展,到时候再看吧。”

  罗浩洋今年读小学五年级,为了让儿子看球,罗江华挑了场半决赛:“这个时候儿子放假了,虽然半决赛球票价被炒得很高,比看小组赛的成本大多了,但为圆儿子看世界杯的梦,多花点钱值得的。”

  本月8日,一家三口从杭州飞到莫斯科,玩两天,坐高铁到了圣彼得堡。一家人准备在俄罗斯待6天,算上球票,花费大概在10万左右。

  前天下午,全家先去了球迷公园,和全世界球迷一起感受世界杯,还逛了球迷纪念品商店,6点早早到了球场,开始等待晚上9点的比赛。罗江华说:“看绿城的时候,晚上7点半的比赛,我下午就不接受病人预约了,早早到球场边去逛,我很喜欢那种和大家一起等待比赛的感觉。世界杯的比赛就更加热闹了,各国球迷一直在唱歌跳舞,特别是法国队和比利时队的球迷,进场时都一脸骄傲和自豪……哎!不知道我们中国队什么时候也能让我骄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