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现场。 张磊供图搜救现场。 张磊供图

  前期报道:泰国游船倾覆嘉兴海宁37人遇险 目前还有18人失踪

  中国游客普吉岛遇险 浙江海宁成立赴泰国救援工作组

  出事了!有船翻了!”泰国当地时间5日下午,在普吉岛的张磊接到了朋友发来的消息,他的心揪了一下。

  此时,十几分钟前还碧空如洗的普吉已是乌云翻滚狂风大作,后来看新闻他才知道风大得连直径1米的大树都被吹折了。

  张磊安家在杭州,他也是普吉岛当地华人旅行社“fundoing”的负责人,如今已在普吉岛待了三年多,“这样的极端天气很少见,要出事肯定是大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现场,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张磊与夫人曹懿南分两路,一路去医院,一路去码头。

  当时,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成了第一批抵达现场的志愿者,更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如此糟糕的消息。

  “凤凰号”沉没,让人揪心

  “当地朋友告诉我,这应该是普吉发生的‘史上最严重’沉船事故,至少是近十年最大船难。”张磊说,他在普吉三年多,恶劣天气时偶尔也会听到翻船的消息,但游船沉没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到,“‘凤凰号’我们都很熟悉,往常也曾有过合作,网上说它是一艘客货两用船,其实并不准确,它是一艘可承接潜水项目的游艇,载客并不违规。”

  此时张磊无心追究事故原因,他只关心有多少人获救,有多少人需要帮助。“赶到医院的时候,我们看到大概已有40人左右已经获救,大部分人惊魂未定,眼神慌乱。”张磊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赶去现场的志愿者很多,大家很快就自发地登记获救者名单和失联人员信息,“无论是现场还是后方的亲属,最希望的无非就是家人平安无事,我们还拍了一些照片,以方便他们辨认亲属。”

  当得知当时“凤凰号”上还有37人来自海宁,张磊就一直揪着心。

  “我们这些在普吉的中国人自发成立了一个协助组,500人的群,很快满员。因为获救人员被分散送到了普吉当地医院,所以我们从现场搜集的信息都会汇总到群里,整理后提供给相关部门。群里70%的人都是随时可以就位的志愿者。”

  在狂风暴雨巨浪中获救的游客随身物品几乎遗失殆尽,从5日晚上开始,协助组已自发捐献衣物、食品。

  “很多人的手机遗失了,如果一时联系不到家人也请不要太绝望,也许他正在试图联系国内的亲属。”张磊说,这天接到的大多不是好消息,“今天第一批被发现的失踪者,15人,都遇难了,后来又发现第16名,也遇难了,我们就看着遇难者被抬过去,很痛心。”

  但他们都没有放弃。“今天天气还不错,所以救援行动一直在进行。”他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目前泰国官方的调查已经开始,船只公司负责人已经被控制并接受调查,因为很多都是散客,所以接下来可能还会对当时接这些散客的渠道进行摸排调查。

  而另一个让他有些无奈的情况是,遇难者中购买保险的人不多,因此接下来的赔付问题会比较麻烦,“泰国这边最高赔付大概是100万泰铢,折合人民币就20万元。”

  有生以来最可怕的两个半小时

  事发时,“周到上海”记者林颖颖正在事发水域的另一艘船“海角七号”上。“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2个半小时。”在狂风巨浪中,历经了长达2个半小时的生死煎熬,最终脱险后,林颖颖记录下了那段命悬一线的经历。“如果一大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出,所有人都不会想踏上这艘船半步。”

  泰国当地时间5日下午4点27分,结束了珊瑚岛和皇帝岛的行程后,林颖颖一家六口回到船上,开始返航前的最后两个项目:浮潜和海钓。此前一路都是艳阳高照,这时天色已经阴暗下来,而大部分游客仍在兴奋之中,并未留意。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出发时1.5小时的行程,返程开了2个半小时,从极度恐惧到麻木寒冷,随波逐流。“当无数个巨浪打来,冲刷进口鼻眼耳,当船被冲上浪尖又沉入浪底,全船人都只是静默,也许有人在大喊,但完全听不见。”上岸后,林颖颖这样回忆。

  等林颖颖上岸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码头上的救护车,警车闪着光,她牵着家人的手,浑身湿透,寒冷而庆幸地从他们身边,仓皇走过。她说,能活着回来,真好。

  此刻是当地时间5日晚上7点08分。曹懿南或许正与林颖颖擦肩而过,她得到的消息是有三艘船被浪打翻了,其中两艘是玻璃钢船体,船翻了但并没有沉,而“凤凰号”是铁船,很快沉没。让曹懿南稍感安慰的是,这时当地华人群里传来一个好消息,有朋友从海中救起了两名骑摩托艇翻了船的游客,虽然获救的并不是中国人。此时此刻,多一个人平安都是好消息,对等待的人们来说都是坚持的力量。

  出事海域已封锁,全力搜救

  原本张磊当天要带一个10人团队的出海行程,但最终取消。

  “不仅是我们,普吉所有近期的出海行程全部取消了。”张磊得到的消息是,出事海域已经封锁,各方协力全力搜救。

  他的行程变成去机场,接从泰国其他城市赶来的志愿者,为即将抵达普吉的“凤凰号”沉船事故的当事人家属提供尽可能的帮助。“目前我们在组织志愿者当翻译,因为接下来会有更多的遇难者家属来当地医院认领家人遗体,现在已经有人前来认领遗体了。”

  事实上,更多的泰国当地华人正在往普吉赶去。泰国江浙商会会长邱烨和副会长楼巍正在从曼谷往普吉的路上,他们身后是78家在泰国的江浙企业。“看到当事名单里有这么多浙江人,坐不住,不能让我们的乡亲孤立无援。”邱烨说他在泰国37年,还没有遇到过涉及这么多中国游客的沉船事故,“我们去现场看看,主要去医院和安置点,看乡亲们需要什么帮助,我们就提供什么,虽然在异乡,但家乡人不要怕。”

  正在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留学的大三学生张昊也在准备赶去普吉。“原本有既定行程计划周日晚上去,如果行程取消,我就第一时间赶过去,听说现在前方最缺翻译,我能帮上忙。”

  截至钱江晚报记者发稿时,收到一条来自泰国罗勇工业园总裁徐根罗的消息,他们已经在组织翻译志愿者,报名帖发出不到几分钟,已经有6人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