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记者 暴妮妮 通讯员 朱海青 余靖 吴荣)近日,“浙江新闻联播”报道了庆元“大搬快治”提速工程。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庆元贤良的一位女镇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面对镜头哽咽至失语,顿时刷爆了朋友圈。

  是委屈?还是压力?

  为此,记者特意赶赴庆元。从县城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曲折蜿蜒的盘山路,终于来到了贤良镇地质灾害整村搬迁村——富林村。

  我怕她受不了,先过来陪着她

  刚进村,记者就看到人群中一位精瘦干练,身着迷彩服,戴着蕾丝花边草帽,拿着对讲机的工作人员在指挥搬迁,走进一看,果然是贤良镇镇长李一娇。

贤良镇镇长李一娇贤良镇镇长李一娇

  还没来得及多说两句,她甩开我,快步朝一处正在拆除的老屋走去。

  “我怕她受不了,先过来陪着她。”原来这处老屋的主人,年过6旬的范世聪正在旁边看着。李一娇说,老人家在这个房子已经住了30年,现在要拆了,心里有万千的舍不得。但为了安全,不得不拆。

年过6旬的范世聪年过6旬的范世聪

  5月10日起就进入主汛期了,而富林村位于地质灾害区,整村搬迁是铁板钉钉的事。

  据了解,这个村的村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现在常住的也都是一些老人,他们基本依靠背后满山的毛竹作为收入来源。所以,想让大家都转变思想主动搬离,就需要加班加点耗费巨大的精力和努力。

  周末是什么?好吃吗

  在搬迁现场,记者看到一位满头大汗,正在帮村民扛柜子的乡镇干部,于是就上前问他,你们最近有周末吗?他露出一口白牙,调皮地说:“周末是什么?好吃吗?”

东西重,身体都成了90度东西重,身体都成了90度

  “我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休息了。”李一娇告诉记者,其实没有休息日,辛苦劳累一点并没有什么,这只是身体上的。但最辛苦的是,有的村民想不通,不愿意搬。

  虽然有的村民不理解,但还是得拆

  “一次又一次的上门,一家一户的谈,想尽一切办法扭转一些村民的想法!”贤良镇组织委员朱海青苦笑着说,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他们也很理解有的村民的不舍和不愿意,但没办法,任务一定要完成的。

一起抬冰箱一起抬冰箱

  因为乡镇人手不够,所以除了帮村民搬迁扛家具,他们这些年轻的干部还得担起拆迁的活,常常几个人到房顶卸瓦片,剩下的人在下面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来。

在房顶拆瓦片在房顶拆瓦片

  村民工作难做 原因很多

  搬迁,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件利民的好事,但有的村民们为什么会想不通?不愿意呢?

  李一娇说,原因有很多,也很复杂。

为了赶时间,午饭就是包子为了赶时间,午饭就是包子

  富林村自2003年以来,经历过不同政策的搬迁多达4次,很多人都已搬走,而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有着特殊情况的。

  有的是因为搬迁政策未谈拢的,仍需进一步沟通协商的;有的是因为受制于家庭条件,重新安置有一定困难的;还有的就是一辈子靠山吃山,担心搬迁后会增加子女负担的。

  尽管工作难度很大,但村民们终究还是朴实的,李一娇说只要肯下时间,好好沟通,肯为他们着想,终有一天,这些村民都会理解的。

  脚心被钉子扎了?那我就是铁拐李了

  在现场,记者还察觉到,李一娇经常会不经意的扶一扶腰,锤两下。

  问了她的同事才知道,这是腰痛病犯了。其实不只是李一娇,整个贤良镇的干部,伤员还不在少数。

  贤良镇纪委书记吴荣已经生病好多天,喉咙都说不出话了,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给他一张床,睡个三天三夜。

被蚊子咬了满头的大包被蚊子咬了满头的大包
帮村民整理搬出来的家当帮村民整理搬出来的家当

  更有一位乡镇干部余兆根,孩子刚出生就跑到拆迁一线,拆迁时还被钉子扎到了脚心,一瘸一拐,戏称自己是铁拐李,更神通了。

被钉子扎伤了脚底被钉子扎伤了脚底

  哭,只是因为刺到了内心!

  在旁边跟这群乡镇干部闲聊时,他们偷偷告诉我,李一娇的母亲已经生病好多天,母亲想让她回去一下,她都脱不开身,只能在电话里安慰着好好养病。

  再加上儿子在丽水读书,以前还能每个礼拜去看看,现在儿子因为生气,都半个多月没接她电话了。

跟村民协商搬家事宜跟村民协商搬家事宜

  看到李一娇终于能停下来在凳子上歇一下,记者赶紧跑过去,刚问了句,儿子读初中吗?

  笑嘻嘻招呼记者喝水的她,瞬间低下了头,用大大的草帽沿盖住了自己不停抽泣的双肩。

李一娇用草帽遮住了自己脆弱的一面李一娇用草帽遮住了自己脆弱的一面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终于问到了文章开头的问题。

  为什么会在镜头前哭?

  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平常没什么,只是那一瞬间,我们干部的心酸、有的村民的不理解、任务的艰巨、还有家人的现状,瞬间涌上心头,就没忍住,让你们见笑了。但是归根结底,再苦再累,‘大搬快治’也要必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