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的人都喜欢内幕消息,杭州人楼某在杭州有自己的公司,经朋友介绍,他得知南京某上市公司要非公开发行股份,作为意向人他还去进行了考察。

  常规来说,定增算是一个利好消息,所以,楼某这边又偷偷地在二级市场,即公开发行的股票市场上借用单位的账户,赶在公司停牌前悄悄入手300余万股,成交金额4000余万元。

  但是,股票没有如期大涨,楼某亏了两百多万,而且案发。目前,楼某被杭州萧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提起公诉。

  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

  他是意向人

  2014年9月,为降低公司财务费用等目的,南京某上市公司内部商议筹划非公开发行股份事项。10月,该公司董事会秘书将此事告知杭州某公司刘某等人。

  这个刘某也是楼某的朋友。48岁的杭州人楼某生意蛮多,有电子生意,还有健身房。他曾经多次跟刘某说,有好的项目叫他一声。这一次,刘某向楼某说了这事。

  就这样,2014年10月,楼某来到南京公司现场考察,明确了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1亿元的意向,并签订了《保密协议书》。同年11月,双方签署了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协议。

  南京公司因为非公开发行股份,所以在二级市场上的股票于2014年11月10日停牌。

  在停牌前

  他斥资4000万大量买进

  在停牌之前那一段时间属于非公开发行股票敏感期。恰恰就在此期间,楼某用公司财务的账户还有单位账户,在2014年10月21日至11月10日期间,在二级市场上买下南京公司300多万余股的股票,成交金额4000余万元。

  内幕信息公开后,当年11月24日南京公司复牌。

  但是股票并未按照预期大涨,至2015年3月,楼某将账户内该公司股票全部卖出后,反而亏损了两百余万元。

  原本根据当初双方达成的协议,楼某应该于2015年4月兑现对南京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1亿元认购,但是也许正是在二级市场上栽了个跟头,使得楼某对这次认购也不看好了。他没有如期认购,违约。南京公司没收其违约金1千万元。

  投资损失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2015年4月,中国证监会组成调查组依法对楼某进行调查,后将其涉嫌内幕交易案移交公安机关侦查,楼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内幕交易罪的判例不算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过两例。2015年的一例是有人通过刺探内幕消息买进1800余万元股票,获利250万元。最后这个人被判6年有期徒刑,炒股赚的250万元被追缴上缴国库,还处罚金300万元。

  2017年的一例,也是刺探上市公司收购的内幕消息,在内幕消息公开前买进600万元的股票,获利150万元,因为是主动投案有自首情节,最后当事人被判三缓五,但是获利的153万被追缴,还罚153万元。萧山检察院此案的承办检察官王琳说,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构罪的起点是股票成交金额50万元。大家要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