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姐家住杭州滨江,平日里晚饭过后,就会和几个舞友一起,在小区篮球场旁边的空地上跳广场舞。上个月3号晚上8点钟左右,有两位跳舞的大姐因为音响的音量问题起了争执,张大姐和其他人便停了下来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张大姐至今都想不明白。 

  张大姐告诉记者:“一下子朱大姐她就跑过来,跑过来把我这个人这样拽一下,我说你拽我干嘛啦,我就这样说了一句,她就直接这个拳头这样打过来了,打到我鼻子上本来与冲突无关,却莫名其妙挨了一拳。”张大姐这一下被打得不轻,鼻子当即流了血,人也出现了短暂的 昏迷。张大姐说,自己作为一个局外人,被吵架的当事人打了一拳,这让她感到既懊恼又委屈。而关于那个广场 舞友打人的原因,张大姐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随后,记者陪同张大姐一起,找到了在小区内开便利店的朱大姐 。可朱大姐却说自己没有打人,而且情绪有些激动。 朱大姐:“我没打她,你不知道她有鼻炎吗?鼻炎上火也要流血,如果洗脸的时候重一点也会流鼻血,没有碰她。”朱大姐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打过张大姐。可是,当时在场的其他几位舞友却都表示,她们亲眼看到朱大 姐打了张大姐一拳。 张大姐说,最让她气愤的是,当时事情闹到了派出所之后,朱大姐不但不承认打人,反而还说她自己是被 打的一方。因此,虽然朱大姐愿意拿出1500元医药费给张大姐。但是张大姐心里这口气,却一直没出来。 

  朱大姐:“我出于小姐妹,出于人道主义,大家一起在跳舞,碰来碰去的,给了她医药费她不要,她不要我没有办法,我是出于人道主义给她的,因为我没有打她,因为我不会打她。”

  因朱大姐坚决不承认打人,双方不欢而散。接下来,张大姐表示,会要求派出所介入,公事公办。事情闹到 这一步,一起跳广场舞的舞友,可就很难做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