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消息称,2017年12月1日,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将“百名红通人员”周骥阳缉捕归案。今天,该网站再度发布消息,“百名红通人员”第28号李文革回国投案。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到案51人,已超半数。关于周骥阳,已阅君在昨天及时做了推送。

  2014年以来,中国加大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开展专项行动,从那时起,“红通”、“猎狐行动”等名词,就逐渐为人们所熟悉。说起国际追逃,人们常会想到的一个名词是“引渡”,但为什么新闻里常用的词是“劝返”。今天已阅君要聊聊到案的这51个“百名红通”分别是怎么追回的? 

  劝返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透露,截止昨天到案的50名“红通”中,有34名通过“劝返”这一方式到案。加上今天到案的李文革,就是35人。

  用法律术语来讲,劝返是在逃犯发现地国家司法执法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发挥法律的震慑力和政策的感召力,促使外逃人员主动回国接受处理的一种措施。

  这类例子不少,比如说,2016年2月18日,曾任深圳市中油器材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百名红通人员”第49号常征从加拿大回国投案,他就是被劝返的。被劝返的“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可以拉得很长:陈祎娟、储士林、常征、巴连孝、周世勤……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发布)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发布)

  如果关注这方面新闻,就会发现一个特点:外逃腐败分子比较喜欢往美国、加拿大等国跑。从昨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的相关图片,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尚未归案的49名“百名红通人员”,现在藏匿在欧美国家的,就有34人;归案的51名“百名红通人员”,原先藏匿在欧美国家,如果再加上澳大利亚、新西兰,共有31名。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发布)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发布)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国与美国、加拿大等国没有引渡条约,追逃只能通过替代性措施即劝返、遣返、异地追诉的方式来实现。实际上,很长时间以来,西方国家一直是追逃追赃的重点,同时也是难点。 

  遣返 

  所谓遣返,是向逃犯所在地国家提供其违法犯罪线索,被请求国将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强制遣返至第三国或请求国。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数据显示:在归案的51名“百名红通人员”中,有10人是通过遣返的方式归案的。在被遣返的“百名红通人员”中,有两人一度很“出名”。一个人叫李华波,一个则是杨进军。

李华波被遣返回国时的照片。李华波被遣返回国时的照片。

  在“百名红通人员”中,李华波官不大,出逃前是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但名气很大:小官大贪,伙同他人在数年间侵吞公款达9400万元之巨,得了个“亿元股长”的称号;逃走后还公然挑衅,临走前,他给相关人员留下了三封书信,详细讲述了自己内外勾结、私刻公章等具体作案手段,还给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打去电话,告诉他自己弄了很多钱,自己人已在国外等等。

  但这种嚣张,并没有逃脱法网。李华波跨境转移赃款和伪造移民申请资料的有关证据被陆续提交给新加坡方面。2014年7月10日,新加坡高等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李华波有期徒刑15个月,即日入狱服刑。半年后,新加坡方面取消了李华波的永久居留权。按照新加坡法律,在出狱当天,李华波被遣返回国。

  杨进军所以“出名”,一因他是“红通一号”杨秀珠的弟弟;二因他是通过非法移民遣返的方式追逃的,他被遣返,是美方首次向中国强制遣返外逃腐败案件涉案人。 

  抓捕 

  在“百名红通人员”中,还有一类人很特别:潜逃到海外之后,然后设法“洗白”自己,更名换姓,再悄悄回国。对这类人,就适用抓捕。

  被收入“天网”的“百名红通”第一人。名叫戴学民。他就是通过抓捕的方式“入网”的。2001年8月,时任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营业部总经理的戴学民因贪污逃往国外。2002年1月11日,经江苏省南京市检察院立案,戴学民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红色通报人员。2015年4月22日,在中央纪委公布的“天网”行动全球通缉百名重点人员中,戴学民列在第90号。

  戴学民确实外逃了,但后来又洗白身份,悄悄回国了,他这时更名换姓,成了手持外国护照的“DAIGEOFFREY”,但他的身份被上海市追逃机构发现,在中央追逃办协调下,上海、江苏、安徽等省市追逃办和公安、检察机关密切配合,在安徽合肥将他缉拿归案。

周华龙被抓捕归案时的相关报道。周华龙被抓捕归案时的相关报道。

  周华龙,也是在逃亡21年后,今年前段时间以抓捕的形式归案的。他的逃亡之路,叫人眼花缭乱,先冒用他人通行证出逃澳门,再用假中国护照,在东非一个小岛国入籍,之后再潜回国内,化名广东省紫金县南岭镇籍男子“钟立发”,定居在江苏南京,还以“钟立发”的身份频繁出席各种商业活动,俨然已是一名成功商人,但就在他意气洋洋时,抓捕行动也开始了。 

  逃不掉的惩罚 

  不管是劝返,还是遣返或者抓捕,目的都是一个:让这些逃犯无所遁形、无处藏身、无法逃脱惩罚。

  在已经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有一个人值得一提,他就是排名“百名红通人员”第5位闫永明。他曲折的经历,正好能证明前面的观点。

  闫永明曾任吉林通化金马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00年5月至2001年10月,他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占该公司巨额资金,并在2001年11月9潜逃出境,先后逃往澳大利亚、新西兰。

  中国警方与澳大利亚、新西兰警方就缉捕闫和追缴其犯罪所得持续开展执法合作。2006年11月,澳大利亚将查获闫永明的犯罪所得罚没,并于2007年6月返还中方,此后,闫永明逃往新西兰。

闫永明被劝返回国时的场景。闫永明被劝返回国时的场景。

  2016年初,中国警方与新西兰警方联合调查闫永明犯罪所得,并积极准备提请新西兰引渡闫永明的同时。闫永明走投无路,最后选择退还巨额赃款、缴纳巨额罚金,并接受中新两国法律审判。

  2016年11月12日,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2016年12月22日,被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判完之后,新西兰警方又提出请求,要中国警方将闫永明移交,原来回国投案前,新西兰警方已向法院指控其涉嫌洗钱犯罪,于是闫永明又到了新西兰。今年5月,他因为在新西兰所犯的洗钱罪,被奥克兰地区法院再次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