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申瓯

  蔡申瓯在课堂上与学生们讨论。上海交大资料图

  温州网讯 昨天,上海交通大学自然科学研究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北京时间10月21日下午4时12分,温籍数学家、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上海交大自然科学研究院院长蔡申瓯因病在美国纽约去世,终年54岁。昨晚,蔡申瓯家人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蔡申瓯,1980年毕业于温州中学,当年以浙江省高考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于1994年获美国西北大学博士学位。他先后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所、纽约大学柯朗数学研究所等机构从事科研,涉及应用数学、物理学、生物学以及神经科学领域前沿课题。2001年,他凭借自己前期的研究成果与科研潜力,成为美国Alfred P。 Sloan Research Fellowship获得者。

  2009年,蔡申瓯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并在当年12月份作为最年轻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从纽约大学柯朗数学研究所加盟上海交大,成为上海交大致远学院初创者之一,并在上海交大担任自然科学研究院院长和致远学院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主讲课程有统计力学与热力学、专业研讨课等。

  在上海交大任职期间,对于蔡申瓯来说经常工作至深夜是“家常便饭”。办公室里没有床,他常常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勤奋的工作,让蔡申瓯在科研上硕果累累。2012年,蔡申瓯在顶级国际期刊PLoS Biology发表封面论文,并被Nature Research Highlights作为研究亮点报道;同时他还作为通讯作者在顶级国际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上发表了论文。

  在师生眼里,蔡申瓯是海归科学家奉献的典范,学生们还曾特意向这位不住别墅住办公室的教授颁发“废寝忘食奖”。颁奖词是这样写的:“身教重于言传,他是披星戴月的科研人,用多年经验指导学生,但求学术薪火相传。他废寝忘食投身研究的身影,是科学大师最好的诠释,也是我们一生的榜样。”

  老师、同学追忆蔡申瓯——

  那块整墙的黑板上,公式推导凝固成永远。

  那位废寝忘食的教授,停下了脚步。那声“你们要去做科学家”的叮咛,再也无法亲听……

  昨天,上海交通大学官方微信发出上述缅怀蔡申瓯教授的文字。北京时间10月21日下午4时12分,蔡申瓯教授在纽约家中离世。

  蔡申瓯教授去世的消息传来,他的老师、同学等无不感到惋惜。在老师眼中,他勤奋,在研究上有创见。在同学眼里,他博学、乐观,是同学中的“老师”。

  温中退休教师吴方胜:

  申瓯是我高中从教40年最突出的学生之一

  “申瓯是我在温中带的第一届学生,也是高中从教40年最突出的学生之一。”蔡申瓯的高中班主任吴方胜回忆说,1978年,温州中学被确定为省重点中学,当年他从天津调回温州,进入温州中学,成为蔡申瓯所在的80届8班班主任。

  吴方胜说,一开始,他对班里的情况不太了解,大致了解了一下学生情况,就委任一男一女两名同学,临时负责班级的管理。那名男同学,正是在初中时期就获得全市数学竞赛第一名的蔡申瓯。

  在吴方胜的印象中,蔡申瓯是个文理兼备的学生。“他口才特别棒。”吴方胜说,有一次他临时有事,让蔡申瓯暂代开班会。“原本想着很快就会结束,可申瓯愣是侃了整整一节课。”

  或许是受到父亲的熏陶,蔡申瓯绘画也很好,在班里是出了名的。当年,温州中学实行的是两年制教学,蔡申瓯在1980年就参加了高考。他拿下了高考理科全省第一名,高考作文《画蛋有感》还拿到了满分。

  大学毕业后没多久,蔡申瓯就赴美留学、工作。吴方胜记得,蔡申瓯毕业后,他们师生两人见过两次。第一次是蔡申瓯回温参加世界温州人大会。

  “他专门回学校,当时我凑巧不在,同事到处找我。申瓯他那么忙,那一天硬是在学校等了我两个小时。”让吴方胜感动的会面还有第二次。那是2011年,蔡申瓯受邀回母校做讲座。当时蔡申瓯特意跟学校提出,要见一见吴方胜。

  “那一次讲座,800人的会议室座无虚席,他讲的内容虽然与学术有关,但高三的学生特别爱听,掌声、笑声不断。”吴方胜说,由于当时没时间与同学小聚,他曾提出让蔡申瓯于次年再回母校一趟,大家一同庆祝温州中学建校110周年。

  谁知,这成了师生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吴方胜说,在得知蔡申瓯离世的消息后,他一时无法相信,甚至通知在沪的学生特地与交大方面取得联系,才得以证实。

  浙大医学院附属二院副院长黄健:

  申瓯是我的高中同桌,他是班里有名的“小老师”

  这几天,在蔡申瓯的高中同学群里,同学们都在发文寄托对同窗好友的哀思。

  昨晚,蔡申瓯高中时的同桌——现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二院副院长黄健说,“我是从同学微信群里知道他逝世的消息,很心痛。”

  黄健说,高中时,蔡申瓯思维逻辑性特别强,不仅理科好,文科也好,是当时班里的优等生。

  “一开始我们还不是同桌,大概是高中二年级就成了同桌。他上课很专注,理解得又快。有时候,我们不懂的问题都会跑去问他。他可是我们班级里有名的‘小老师’。”黄健说,蔡申瓯口才好,给他们讲解起来深入浅出,有文采。

  “我记得他高中时身体素质很好,年纪轻轻就这么走了。”黄健一再叹息。他说,高中毕业后,两人总共就见过几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