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他们拿下世界顶级黑客大赛的冠军。

黑客战队居然还有女生。

参加完上月底的毕业典礼,刘耕铭从浙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毕业了,正式入职目前国内最强安全团队腾讯科恩实验室,他浙大AAA战队二期队长的身份,将很快移交给下一任。

浙大AAA战队,AAA是AzureAssassinAlliance的缩写,中文名“蓝色刺客联盟”。这支在国际信息安全圈都颇有名气的战队,在浙大校园里反而声名不显。截至目前,这支人数从没有爬上3字头的队伍,却培养了不少信息安全领域的大牛,很多一流的互联网公司总是对AAA战队的成员敞开大门,甚至还没有毕业,他们手里早已接到了不止一家国际互联网公司的工作邀约。

这支队伍到底牛在哪?

一个人的战斗

“真不知道这四年怎么过的,因为翘课太多了吗?发现同学们都好优秀,如果还有机会真该多接触接触啊……”参加完毕业晚会那天凌晨,刘耕铭在朋友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翘课太多”当然是一种自我调侃的说法,但花费大量时间在提高技术、打比赛上却是事实。“有一次连续6周都在打比赛。”

刘耕铭属于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当年以丽水庆元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杭州外国语学校,而后进入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就读。在那里他加入了AAA战队,开始南征北战,参加各种信息安全类的比赛,成为团队的灵魂人物。

有一度,整个AAA战队只有刘耕铭一个人。“那时候我大二,接触信息安全的时间也不长,也没打过几场比赛,但战队的元老们都毕业了,忙着工作、创业,不可能经常参加比赛,我只能一个人上。”回忆起那段时光,战队元老们对刘耕铭的评价都相当高。

一个人的战队,成绩大概只能用“惨烈”来形容。那段时间在国内的CTF比赛上,浙大AAA战队几乎再没有打进过前二十。刘耕铭的压力和沮丧可想而知。“放弃?没想过啊,一个人也要像一支队伍。”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草台班子搭起来

给过刘耕铭不少建议的学长何淇丹笑说,“有时候他做着比赛练习呢,突然就哭了,我们以为是比赛压力太大,后来才知道是失恋了。”

刘耕铭则说何淇丹是“天才”,别人上高中的年纪,他已经上了大学,全球顶尖安全技术会议BlackhatUSA目前为止最年轻的受邀演讲者之一,也是AAA战队的创始成员之一。打一个不算最恰当的比喻,苹果的开发者大会(WWDC)门票是全球开发者拿着钱都抢不到票,但你拿着WWDC的门票可能也换不到一张BlackhatUSA的门票。作为全球安全圈每一位研究者都梦想登上的舞台,BlackhatUSA的分量可想而知。

事实上,不只是何淇丹,浙大AAA战队的创始成员如今一个个都是圈内大拿:张凯、秦宇峰在安恒科技;张智宇在阿里云;陈宇森是长亭科技的CEO兼联合创始人;后来张酉夫也加入长亭。

“第一次见到秦宇峰的时候他还穿着白大褂在烧锅炉,他是学化工的。”何淇丹说,秦宇峰是队里的开心果,“刚开始他学python的时候,让陈宇森帮忙写了个脚本,脚本会输出到屏幕上,然后他用的时候就问,屏幕怎么闪起来了?”就是这样一个安全门外汉,后来也成了战队主力。

而这支战队,一开始也只是个“草台班子”,甚至连固定队名都没有。2012年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组织了一次校园CTF比赛,何淇丹通过初赛,结果复赛要求以战队形式参加,他就在浙大校园论坛上发文求组队。“我们几个人就这么认识了,建了个群互相交流。”他说,“后来认识了蓝莲花战队(国际知名战队,源自清华大学的网络安全技术竞赛和研究团队。记者注)的杨坤,建议我们可以一起去参加一些国际级比赛,必须得起个正式队名了,AAA是那时候定下来的。”

“我们这一批人聚得太晚了。”何淇丹觉得遗憾,当浙大AAA与清华蓝莲花组成刘耕铭口中的“陆上最强联队”征战DEFCON黑客大会并成为华人世界历史上首支成功闯入总决赛战队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团队中的一半人即将面临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