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驹(背对镜头打电话的)和同事们正在紧张工作中朱家驹(背对镜头打电话的)和同事们正在紧张工作中

  前夜昨晨,因为防汛,整个浙江不知道有多少人一夜未眠。

  他们可能是在一线帮忙转移受灾群众的人民警察,可能是通宵达旦盯着大屏幕、及时下达各类预警指令的防汛人员,也可能是一名普通的社区工作人员……

  在这一夜,他们都是这座城的守护者。

  时间:6月25日晚10点

  地点:杭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

  人物:朱家驹,杭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晚上10点钟,周边小区的灯光渐渐黯淡下来,雨还在下。

  杭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内灯火通明,工作人员们或盯着大屏幕上的数据和监控紧张记录,或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材料来回走动,紧张忙碌。

  市防指是全市防汛工作的中枢,关系到整个杭州市的防汛工作。看着屏幕上许多超警戒水位的黄色数字和超保证水位的红色数字,大家知道,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从上周四开始,杭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朱家驹就没有离开过指挥部,一开口嗓子都是哑的。

  朱家驹今年39岁,从事防汛工作18年,是个经验丰富的防汛专家。

  “昨天我老婆带着女儿来单位给我送衣服,其实我在单位有好几套换洗的衣服。”朱家驹心里知道,是老婆女儿想他了,找个送衣服的理由,抽空来见上一面。朱的女儿上小学四年级,今天就要期末考了,而他不出意外还是守在单位,“没有办法陪女儿”。

  朱家驹的妻子杨艳艳,也是一名水文人,在杭州市水文水资源监测总站工作。就在前几天,杨艳艳来接朱家驹回家吃饭。不料临下班朱突然有个会议要开,便让妻子稍微等会儿。半个小时后还不见朱家驹身影,杨艳艳给朱家驹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还有一个会要开”,实在等不住的杨艳艳只能先回家。在家做了一桌菜的二老,原本等着朱家驹和妻女一起回来吃顿好饭,等了一会儿后老人把中午的剩菜剩饭吃了,留下热菜。最终回家吃饭的,还是只有杨艳艳和女儿两人。

  同为水文人,杨艳艳理解朱家驹。

  “这几天同事们都没空回家吃饭,一日三餐都是直接快餐送到办公室的。”作为值班的带班主任,监控降雨、水位数据,发布预警,协调调度,这些工作朱家驹都得统筹安排。从晚上8点多记者到市防指开始,朱家驹就一直在指挥部内来回打转,一刻不得闲。将近半夜12点,朱家驹确认一封发给建德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物资调度回执单无误后,终于有空稍作歇息。

  “我们办公室每个人都有一张行军床,遇到汛期的时候,通宵值班就是家常便饭。”不过朱家驹并不能躺多久,凌晨3点不到,手机闹钟宣告休息结束,很快指挥部里又紧张了起来,“3点开始,早潮和洪峰可能会开始叠加影响。”

  “潮水到闸口了,注意观察水位变化。”不知哪个角落传来的声音,让指挥部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凌晨3点40分,早潮经过闸口。截止到凌晨4点,闸口水位达7.57米,超警戒水位0.57米,距离保证水位0.23米,一小时内涨幅达0.85米。

  “4点15、7米69,4点20、7米7、4点35、7米76,7点45,回落到7米72……”大家紧张地盯着大屏幕上闸口站实时水位的变化,最高水位一直在保证水位7米8附近徘徊,大伙儿的心也随着水位一上一下。

  “没有达到保证水位,说明不太会有大的灾害发生,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听到调研员程洲的这番话,朱家驹和同事们写满倦容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但转瞬即逝,因为大家知道,工作并没有结束。

  凌晨5点半,街边的早点摊已经开始张罗生意。在一片静谧中,晨光愈发明亮,但市防指内灯光一直都为杭城市民点亮着。

  而这样的一个不眠夜,只是最近大半个月来杭州防汛工作人员的缩影。杭州市防指中心60余名和基层200余名工作人员,自从6月9日入梅以来,一直在高强度地工作着。

  昨天傍晚6点多,朱家驹终于实现了他回家吃饭的承诺,在加了一会儿班之后,他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