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联合富阳发布发起微公益新浪浙江联合富阳发布发起微公益

  昨天上午10点,一个从杭州发出的快递到达天津杨柳青快件中心。快件内是一双匡威帆布鞋,39码,它是妈妈答应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礼物来得似乎太迟,农历二月十六(4月4日)的生日早已经过了——这双鞋子的主人,19岁的男孩何俊斌在4月3日进了重症监护室。

  这个杭州富阳的大男孩直面车祸时,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同学,自己却因为反作用力被大巴车正面、直接撞击。获救的同学只有轻微鼻梁骨折,何俊斌却经历4次共36个小时的手术,依然深陷昏迷。

  他的这一推给别人带去了生的机会,带给自己的很可能就是死亡。

  努力给出这一推的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又有怎样一种内心力量?

  路中央大客车冲过来

  他用力推了同学一把

  何俊斌最近的一条微信朋友圈内容更新于4月3日中午12点33分,标题是《爱就现在,不要等待》。发出这条内容时,他一定没有想到,8小时后他会遭遇那个车祸。

  4月3日晚上,何俊斌和肖振仑走出校门,他们没有固定的目的地,只是为了走一走或者去路边逛逛夜市。他们同在天津农学院水产学院海洋班念大一,是很要好的朋友。

  晚8点40分左右,他们吃完饭后往学校走。学校门前是112国道,因为天色较晚,当时的来往汽车并不多。两个人几乎并排着试图穿过马路,何俊斌的位置稍稍靠前,肖振仑在其左侧。

  走到马路中间的黄线附近时,右前方出现了两辆车。前面的是一辆红色面包车,后面是一辆大客车。“我们想等他们开过去再走,谁知道那辆客车突然就朝我们冲过来。”肖振仑说,后面的客车可能是想超越红色面包车,于是突然变道。

  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路中间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撞倒在客车两侧,彼此相距约3个车道。肖振仑说,他以为客车会把他们两人同时撞飞。

  “我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到被俊斌用力一推。”小肖说,他只刮到了右腿,而何俊斌却被客车直接撞上。“当时我还有点意识,想站起来看看,但俊斌已经不动了。我总听俊斌讲同学情谊也是一种爱,但没想到这种友爱会以这样决绝的方式验证。”

  漆黑夜空下,马路一侧,何俊斌一动不动。

  妈妈泪如雨下:

  儿子5岁就答应以后给母亲撑伞

  亲情浓烈,诸酒不酽。

  何俊斌推开同学的那一刻,距离天津1000多公里外的杭州富阳,周娟娟似乎有某种预感。

  周娟娟是俊斌的妈妈,事发当晚她接到了一个定是她此生最惊悚的电话。“说儿子出事了,他们说我儿子被车撞了,我,我……”4月4日凌晨2点她就赶到了杭州萧山机场,尽管她知道预定的是当天早上7点的机票。

  “我到医院的时候,斌斌还有意识,闭着眼睛,眼珠在动,还流泪。我赶紧叫他,他却不应……”任何一个妈妈,在这个时候都会像周娟娟一样:不停呼喊孩子的名字,不停下跪祈求医生,然后用力撕扯责怪自己,恨不得替换了儿子身上所有的这些伤痛。

  但她从医生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并不好。

  天津市西青医院神经外科窦博生主治医师说,车祸造成俊斌颅脑出血、骨折,肋骨骨折穿伤肺部。尽管前后已经四次手术(其中开颅手术2次),俊斌仍处在非常危重的状态。现在俊斌没有意识,没有自主呼吸,醒过来的希望相当渺茫。两种可能的结果都让人无法接受:第一,如果情况稳定,俊斌可能会成为植物人;第二,并发症导致死亡。

  这样的消息让周娟娟一时无法接受:俊斌5岁时,她就和前夫离婚,一个女人坚持了14年——好不容易养成半大的孩子是她一切的、永远的希望啊。

  “斌斌5岁时就答应长大后给我撑伞,答应说等妈妈老了会背我上楼,也答应过说如果哪一天妈妈的牙齿掉光了,会把饭菜研碎了再端给我……”想起过往生活的点滴和儿子的懂事,41岁的周娟娟泪如雨下。

  4月4日早~4月8日晚,周娟娟颗粮未进。

  淳朴善良文静内向

  同学们说一定要救活他

  除了妈妈到来的那一刻短暂“意识”,此后的几天俊斌再也没有苏醒。透过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周娟娟似乎又看到了儿子幼年和成长的一切,也看到了为了这些成长自己付出的一切——卖过衣服,开过小店,做过保险,还必须同时多份兼职。

  那些苦活累活呀……

  俊斌的初中同学姜辉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不然他不会觉得俊斌是班级上最节俭的人。

  “反正我一想起他就会先想起他那个把笔尖伸进嘴巴哈气的动作。”他说,水笔不出墨了,何俊斌一般都不会马上丢掉,哈哈气然后又继续写;俊斌的作业本总是写得满满当当不留空白页;用来画图的铅笔也总是最短的。“他性格有些内向,但还是很好相处的,请求帮助时他总一口答应。”姜辉和俊斌初一、初二两年同学,他甚至能准确说出对方书桌上那块橡皮的模样。

  包梦婷是第一个在微信上发出求助信息的,她这样写:决不能让他(指何俊斌)缺席我们五年、十年、二十年后的同学会。我们既然不能代替他痛,但我们可以减少他的痛。从初中到高中,包梦婷与俊斌同窗6年。

  “何俊斌很文静,不爱说话,但他很善良。”她说,有一次上课,老师咳嗽了几次并说了句“嗓子不太好”,大家都没留意。但下课时,何俊斌却偷偷去药店买了盒药,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将药递给老师。

  “和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平常还经常给同学们带早饭。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包梦婷说话间,眼泪流下来,又补一句“他的善良很淳朴”。

  大学同学何宇对何俊斌的看法则是:内向、学霸、善良、《海贼王》。他说自己不能肯定“不太爱说话”是否就等于“内向”,其实何俊斌感兴趣的事挺多,比如喜欢看日本动漫《海贼王》;比如喜欢参加英语角,喜欢很多国外乐队。“学习特别是英文成绩很好,寝室里见不到他人时十有八九不是去练口语就是去做志愿者了。”

  他觉得俊斌以助人为乐:大学第一学期他只加了一个学校级的社团———致远社(志愿者),每周至少有一天时间在做志愿者,或去老人院或去孤儿院。“我比较外向,和俊斌却很要好,谈起爱好来有说不完的话。”

  热心肠的大男孩

  我们和妈妈一起等你醒来

  就是这个热心肠的大男孩,如今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

  “何俊斌的人缘是极好的。”天津市西青医院窦博生医师说,俊斌住院以来每天都有十多个人来看望,甚至还有人专门留在医院等待病情结论的,也有人担心周妈妈身体而主动照顾的。“周妈妈的手机好像很忙,问候的,也有说要来看望陪护的。”

  钱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这几天何俊斌的医疗费用约2万元/天,早已经无法承担费用的单身妈妈已经开始四处借债。

  她现在的目标有两个:希望鼻骨受伤的小肖不要有心理阴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醒来,哪怕是再叫她一次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