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欠钱总要还的,这15000元是这几年我打零工、替村里扫地搞卫生攒下来的,我替儿子还了……” 说着,老人低下头,抹起了眼泪。

  2021年末的一天,杭州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来到富阳区人民法院执行服务大厅,替儿子叶某归还欠款15000元。

  儿子欠工人工资款后消失

  杭州老人代收法院传票

  已与孙子相依为命数年

  老人的儿子叶某,今年45岁左右,早年是个包工头,承包了一个工程。他雇佣柳某等人为其所承包的工程做工,却欠下劳动工资15000元未支付。

  工人柳某等人无奈之下起诉到法院。法院判决,叶某要在十日内支付柳某等人工资款15000元,并支付逾期付款的迟延利息。

  因叶某未按判决履行付款义务,柳某等人申请强制执行。然而,叶某玩起了消失,且名下查无可执行的资产,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2021年底,终本管理组在对历年终本案件按片区进行“回头看”时,这起多年未付的民生案件从终本库中被提了出来。经过线上查询显示,叶某银行帐户仍无可供执行案款,执行人员来到了叶某家。

  红砖外墙,屋内也是毛坯房,条件很艰苦。听到动静,叶某七十多岁的母亲从屋内走出来,身上套着红底白点的围裙,头戴一顶灰色保暖帽,一双满是褶皱的手局促地揣着。

  老人告诉执行人员,这些年叶某陆陆续续借了不少钱,因无法归还借款。几年前,叶某就去了外地打工,有时候甚至过年都不回家,叶某妻子也跟他离了婚。靠着打打零工,老人勉强与孙子相依为命。

  代收传票后,老人答应联系叶某。

  仅有的积蓄替子还款

  申请执行人以为讨不回来了

  “案子了了,我就安心了”

  一周后,执行法官没有等来叶某,却等来了这位老人。这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当天,老人赶了近20公里的路来到区人民法院。见到执行法官后,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了用层层塑料袋包裹着的现金,递给法官,总共15000元。

  这15000元,是老人打零工一点点攒起来的,耗尽了她眼下所有的积蓄。“我替儿子来还钱,只是利息能不能……”

  接过这叠皱巴巴的钞票,法官的眼眶也湿润了。他给申请执行人打去了电话,讲明了这一情况。

  申请执行人原本以为这笔钱不可能讨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能讨回薪资,被老人的举动感动,当即表示愿意免除逾期利息。

  听到回复,老人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长吁了一口气:“案子了了,我就安心了。”

  法官说, 这位老母亲为逃避债务的儿子归还欠款,用实际行动树立起诚信的榜样。

  叶某还有其他欠款,希望他知道这件事后,能主动承担起还款的责任,不再逃避,争取早日还清债务,也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

  记者 王艳颖 通讯员 富法

  编辑 姚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