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评选会在杭州举行,会议评选出了10项2021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遗址勘探发掘对于先人智慧的保护与传承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赶紧了解下吧!

  下面,一起去瞧瞧这些留存着祖先生活痕迹的地方吧~

  舟山嵊泗黄家台遗址

  黄家台遗址及周边环境

  嵊泗黄家台遗址位于舟山嵊泗县菜园镇基湖村基湖沙堤隆起的西侧。2020年10月26日-2021年1月18日,考古队对526国道施工所涉部分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为600平方米。发掘结果显示,黄家台遗址的主体堆积是一处良渚文化时期的沙丘遗址,大约距今4800-4500年,遗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

  具有河姆渡文化晚期风格的遗物

  嵊泗黄家台遗址是浙江境内发掘的第一处沙丘遗址,将泗礁岛的人类定居史、海岛开发史上溯了5000年。

  余杭瓶窑北村遗址

  北村遗址-台地围栏

  北村遗址位于杭州余杭区瓶窑镇。2020年至2021年共发掘12000平方米,清理了良渚时期房址25余座、灰坑211个、灰沟19条、墓葬141座。

  M106出土龙首镯

  北村遗址是继官井头之后,良渚古城外围的又一次重要发现,揭示了良渚古城建成之前贵族阶层的发展状况,为研究良渚早期社会的发展、阶级分化和探索良渚古城的崛起背景提供了新的资料。

  余杭径山小古城遗址

  小古城遗址北城墙水门木构建筑

  小古城遗址位于杭州市余杭区径山镇小古城村东南,是一处先秦城址类遗址。遗址年代跨度较大,上迄马家浜时期,下至明清时期,主体为马桥文化、“后马桥文化”时期的遗存,以泥质灰陶三足盘、原始瓷球腹罐、印纹硬陶圜底罐和鸭形壶等为代表性器物。

  小古城遗址典型器物

  以聚落考古为发掘指导理念的小古城遗址,被证明是一处保存良好、结构完整、等级分明的区域性中心遗址,是浙江先秦史、越文化发展史以及南方地区商周时期文明化进程研究中重要的考古资料之一。

  绍兴兰亭野生动物园一期墓地

  M3、M26航拍(南-北)

  绍兴兰亭野生动物园一期地块位于绍兴柯桥区兰亭街道兰亭村东侧。2021年3月-7月,考古队对此区域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1.1万平方米,共清理墓葬55座,年代为战国-明清,其中以六朝及唐墓居多,出土各类随葬品68件(组)。

  M3青龙白虎纹墓砖

  这批墓葬时代延续约两千年,几乎各个朝代均有墓葬埋入。M3、M26是绍兴地区罕见的纪年明确的大型西晋墓,为研究绍兴六朝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料。

  安吉孝丰摘帽山墓地

  摘帽山墓地场景

  摘帽山墓葬群位于安吉县南部。目前已清理汉六朝墓葬105座,其中土坑墓仅1座,年代为西汉晚期至东汉早期;其余均为砖室墓,主体年代为东汉晚期至孙吴时期,少量为两晋墓葬。

  M7墓壁放置的铜钱

  摘帽山墓葬群依托自然山体而建,面向开阔的盆地和河流,背靠山丘,布局规整,分区明确,下葬时代较为集中,是一个有规划的家族墓地。且该墓葬群的规模和排列,在浙江实属罕见,可能与两汉之交及东汉末年的两次大规模北人南迁有关。

  杭州余杭跳头遗址

  跳头遗址发掘区航拍图

  跳头遗址位于杭州余杭区中泰街道跳头村东北400米。该遗址地层共分为十层,涵盖春秋、西周、晚商、马桥文化、广富林文化和良渚文化等多个年代。其中,晚商是遗址聚落结构最清晰、遗存保存状况较好,出土遗物最为丰富的一个时期,出土多件保存完好遗存。

  跳头遗址出土

  在青铜文化高度繁荣的晚商时期,考古工作让位于长江下游地区的杭州首次发现了晚商时期比较清晰的青铜铸造聚落遗址。这对于探索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末期向早期青铜时代过渡,了解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内涵、聚落和社会组织形态、文明演化模式,早期国家起源与发展,长江下游地区与中原等其他区域的互动、交流等问题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杭州富阳新登古城遗址

  新登古城鸟瞰和发掘点位置图

  新登古城位于杭州富阳区新登镇,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20-2021年对新登古城南门、西门和东门、小东门及北门等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并对局部位置进行解剖,取得重要成果。

  南门遗址唐代城墙“唐”字砖

  该发掘成果印证了新登古城的历史真实性和传承性,证实了古城围山建城、单面城墙的独特性,为古城的修复、展示以及后期的申遗保护等工作奠定重要基础。为研究唐代以来城墙城门的结构和营造技术提供重要材料。

  温州子城遗址

  康宁小区地块鸟瞰图

  2021年10下旬至12月中旬,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温州博物馆联合对温州鹿城区广场路康宁小区地块进行了考古勘探,发现了温州子城西城墙、护城河两侧驳岸及各时期建筑遗迹,取得了重要考古成果。

  该地块位于子城西南角,一直为官署重地。本次考古勘探共布设有东西向探沟2条、揭露面积565.5平方米,揭露的始建于五代吴越国时期夯土城墙由夯土墙体及两侧包砖(石)墙构成,墙基厚度约9.1米。夯土以青泥与黄泥相间夯筑,外包墙保存较差,部分墙段的包墙已不存。迹象显示早期的包墙使用青砖,后期维修时多以块石包砌。另外,在北探沟发现了穿过废弃城墙的排水沟。子城内还发现了官署遗址,距离子城墙约7米。子城护城河为温州首次揭露,河道宽27-35米,两侧皆有石砌驳岸。

  TG2内“官”铭城砖

  康宁小区勘探成果对于研究温州古城“回”字形结构布局、古今叠加的山水城市格局、子城的建筑方式及其演变历程具有重要价值,为我国城市考古和南方城池史研究积累了珍贵资料。

  宁波慈城胡坑基遗址

  胡坑基遗址F2与F3

  胡坑基遗址位于宁波江北区慈城镇胡坑基自然村。2021年7月下旬至12月上旬,考古队完成800平方米发掘。经初步统计,共清理出房址、柱洞、灰坑、木制品加工场所和墓葬等遗迹213处,出土陶器、石器、木器等遗物102件。

  胡坑基遗址石钺T2118⑥:1

  胡坑基遗址丰富了河姆渡文化晚期的文化面貌,也为该时期宁绍平原与环太湖地区的文化互动与融合提供了新材料。

  宁波镇海吕岙遗址

  吕岙遗址Ⅰ期发掘区航拍照

  该遗址位于宁波市镇海区九龙湖镇,发掘分两期共3000平方米。遗址初步分为新石器时代晚期、青铜时代、唐宋至元明等三个时期。考古队共清理房址、池塘、河道、水稻田、木构道路、灰坑、柱坑和木桩群等遗迹60余处,出土陶、瓷、石、铜、铁质等各类小件文物1500余件。

  吕岙遗址出土宋代青瓷罐

  吕岙遗址的发掘既为进一步深化钱塘江以南濒海地区新石器至青铜时代的环境变迁、生业经济和聚落形态研究奠定了基础,又为研究宁波滨海地区自唐宋以来的市镇经济发展、先民生活和商业贸易史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

  内容综合自浙江考古、杭州发布

  编辑:缪歌妮

  责编:沈 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