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小伙找寻杭州小姐姐的故事,今日官微推送后,网友纷纷点赞:这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橙柿互动多方打探得知,两位人美心善的小姐姐都在浙江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工作。

  11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浙江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见到了浙江省招标投标管理中心工会委员会主席傅先生。

  “事情其实发生在2006年,已经过去整整15年了。当时,我们招标办、交易中心组织开展的支助西藏那曲地区无经济来源的孤儿或特困家庭儿童完成学业的献爱心活动。我们工会的前主席是张明华,他现在已经退休了,原先是一名援藏干部,在那边工作了两三年。回来后,他看到浙江绍兴柯桥西藏民族中学的学生里有来自那曲和拉萨的学生,就有结对助学的想法。”

  傅先生从办公室拿出了一本蓝色封皮的相册,里面有几十页照片,都是当年和藏族学生的合影。翻到第四页的时候,傅先生指着右下角的照片,笑着说:“瞧,这就是米玛次仁,全网寻找资助过他的杭州小姐姐的那个男生。”

  照片中,米玛次仁穿着黑黄色的大衣,曾经资助过他的小余坐在旁边,两个人都微笑地看着镜头。

  傅先生说,那会儿他也是工会的工作人员,献爱心的方案就是他写的,而且自己也参与了活动。

  “我们当时过去有40个人,是一群怀揣爱心的青年人。这个活动其实是一个双选的过程,学校那边为我们提供学生的信息,这边的工作人员就根据信息进行遴选,当然最后也要征得受助学生的签字同意。后面我们是选到了40个学生,其中有12个是孤儿,加上单亲家庭的学生占了一半以上。基本上每个职工只对接一个学生,初中阶段是每年800元,高中阶段是每年1200元。”

  傅先生说,他自己结对的学生是个漂亮又上进的小姑娘,学习成绩也不错。她从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后,去了拉萨当老师。“照片我也有,比较珍贵,已经存起来了。除了初高中阶段的资助,在她读大学期间,我每年还给她2000元左右,从头到尾算起来大概五年的样子。”

  一开始资助的时候,受助学生们只能通过照片看到资助人,他们之间并没有实际接触。2006年年底,绍兴柯桥西藏民族中学的老师带着大部分受助学生,从绍兴包车来到了杭州。这会儿,资助人和受助学生才算真正会面了。

  “那天早上他们到了以后,先是‘认认亲’,我们带着每一个学生找到了他们的资助人,学生们也向我们献了哈达,当时拍了不少照片呢!差不多中午吧,我们一起去了西湖的柳浪闻莺等等地方,吃饭、喝茶、逛展,这些都有,还在附近合影留念。后面他们就回去了,这是第一次见面,也可能是有些资助人和受助学生唯一的一次见面。”

  让傅先生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时天气冷了,学生们穿的衣服都十分厚,不过有些还是比较陈旧的。“我们做这些真的不求回报,只是希望能从各方面都帮助到他们,毕竟民族一家亲嘛!”

  2007年2月,当时工会的成员联合被支助的学生一起,编排了歌舞节目《天路》,并在浙江省发改委办的新春联欢会上演出。

  照片中,穿着粉紫色衣服、手持话筒的王女士是这个节目的主唱,也是工会的成员之一。她身边的小姑娘都是藏族学生,也是这个节目的伴舞。

  回忆起15年前的经历,王女士笑着说:“我们也是特意选的这首歌,‘各族儿女欢聚一堂’嘛。一开始排练过好几次,她们来找过我,我也去过他们学校。联欢会期间,小孩们都住在宾馆,我们的节目还是压轴的,反响可不要太好!”

  当年,王女士也资助过一名学生。但是那个学生的身体不太好,错过了来杭州同王女士见面的机会。后来,王女士听说这个学生得了肺结核,住了院,还和同事一起去绍兴的医院看她。“我其实很心疼的,年龄不大得了这个病。我还问她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她说想要看书,我就给她买了。因为病情,小姑娘后面也辍学了,我就和她失去了联系,算是挺可惜的。”

  傅先生说,那个年代,学生手里有手机的情况并不常见,沟通交流不太顺畅,一些资助人和受助学生是通过书信的方式保持联系的。“我和其他同事都收到过好几封,都是这些孩子主动写的。他们特别懂事,在信里面写他们学习怎么样、读了哪些书、想法怎么样。他们偶尔能想着我们、记着我们,这样就很好。”

  14点40分,记者见到了小余和小尹。她们刚坐下,便翻起了相册中的照片,脸上时不时露出微笑。

  小余说,当时是她资助了米玛次仁,但是她和小尹的关系非常好,便在西湖边一起同米玛次仁合了影。“小孩很可爱啊,十多年过去了还想着我们,真的很感动。我也是昨天晚上通过都市快报发的视频知道这个事,这才认出来里面的男生就是当年我资助过的孩子。”

  “今天上午,绍兴那边学校的老师给我们打电话,说当年资助过的男孩子在全网找我们,还给了我们他的电话。我们当时也是挺开心的,刚挂断老师的电话,正想给米玛次仁打过去,他就率先一步给我们打过来了。我们两个人都接到了,他说自己在西藏做幼儿园的老师,还欢迎我们去玩。”

  记者联系了浙江绍兴西藏民族中学的傅丹丹校长,她介绍说,学校现有15个班级,近600名藏族学生,教职工近100人,其中藏族教师6人。基本每年会招收200个左右藏族学生,他们小学毕业会通过统一招考,根据分数线,被各所中学收取,在全国大概有16所像他们这样的学校。不光是那曲(米玛次仁是那曲的),拉萨、昌都西藏各区生源都有。

  过来的学生汉语水平还比较好,他们在小学阶段就有学习,交流上基本没问题,入学都是免费的,个人只需要在生活上自己支出一点,吃住都由学校统一安排,校服也是由学校安排。

  在这里的藏族学生每隔一年,可以利用暑假回家一次,去年因为疫情原因,没有学生回去。

  傅校长说:“有很多藏族学生家里很贫困,基本生活也受到影响,有很多社会人士和爱心企业跟我们结对子,近两年这样的结对子少了起来,可能也是受去年的影响,去年由于特殊情况,我们也很少出门。我们也有师生结对,但在物资上也是能力受限。还是很欢迎企业力量加入到我们这个大团体来。”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王海峰

  见习记者 汤晨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