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大家都很拼。

  房产拍卖方面,也把一些“狠货”留在了这个让人买买买、热血沸腾的特殊节点。

  这不,“双11”正日子,血拼进程还未过半,西湖边起拍价1.2个亿的蔡元培之女故居终于“名花有主”,在经历了十多年多舛命途后,刚刚以1.2亿起拍价,被竞买号为V3268的神秘买家一举拿下,底价成交。

  “目前保证金正常缴纳,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尾款也会在正常的期限内交付。”阿里拍卖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法拍行业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买家是一对杭州夫妻,在上海经商,一直有西湖情结,希望买下它后,全部修缮,自住。“前两年,他们就有意在杭州置业一套西湖边老别墅,听闻马岭山房的典故后慕名而来,但是看到实景后十分震惊,最终未下手。最近旧事重提,思量再三,决定拿下。”

  不管怎样,这套西湖边的杭州市历史建筑成功售出,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早前,橙柿互动记者曾多次探访现场。

  玉泉路1号房产就在“植物园(玉泉)”公交站附近。虽然相隔200米左右,但周边知道这套故居具体位置的人似乎不多。我们一连问了植物园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对面茶室的工作人员以及周边小卖部老板等6人,都表示不清楚。

  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植被,并没有任何关于“玉泉路1号”或者“蔡元培之女故居”的标识。

  我们在靠近玉古路和玉泉路交叉口的位置,通过“仁寿山”路牌的一个入口拾级而上,终于见到了房子真容。 

  目前,整个房子周边被高达数米的绿色围挡围起。“之前有意向的买家希望房子能有新的围栏,房子重新建好或者修葺好。但一直没机会做这方面的加工,我们和房东商定,用围挡围起来看上去更直观一些。”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打开围挡门锁,我们看到,绿荫翠丛中有幢看上去十分破败的小楼,如果不是身处西湖景区黄金地段,你会以为到了深山老林里年久失修的老屋。

  老屋前面竖着一块石碑,上有“杭州市历史建筑,蔡元培之女蔡威廉及女婿林文铮旧居,建于20世纪30年代,包括三幢西式建筑”等字样。

  房产分前中后三排建筑,前排是坡顶平房,砖木结构,做起居室之用。锈迹斑斑的大门上,还贴着“出入平安”的对联,门脚和墙脚都结了一层厚厚的蜘蛛网。

  前屋推门而进,就能看到墙角一台荒废的破旧钢琴。

  前屋一楼一个房间堆满了废弃的脚手架钢筋。

  前屋设有的厨房已经积满灰尘,橱柜破旧不堪。

  一楼不少木地板已经烂穿,露出挑空的基底。

  前屋房内的老式衣柜、钢丝床。

  前屋二层是个小阁楼,后边是两排楼房。中间那排只剩断壁残垣,看上去根本不像房子了,这是原先的主卧。

  后面那排房子的骨架还在,原来是厨房,但已凋败不堪。白墙斑驳,瓦片零落,红漆大门破了两个洞,窗户也成了空架子,有一堵墙还裂开了一大块,露出老底子墙壁隔层里的竹篾。

  别墅前有个院子,看得出来原先是花园,但现在已经成了荒地。

  早在2016年12月,已有建设工程检测公司出具危房鉴定报告,显示“玉泉路1号房屋危险性鉴定登记评定为D级”;承重结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

  蔡元培曾给女儿亲题“马岭山房”

  这幢洋房有近百年的历史了,之所以轰动,不得不说缘于蔡元培以及子女的名人效应。然而关于它的纷争,也曾轰动杭城。 

  1928年,在蔡元培的撮合下,林文铮迎娶蔡元培的长女蔡威廉。 

  他们婚后第二年,蔡元培送了女儿一笔钱,加上女婿的积蓄,在20世纪30年代,建成了这幢房子。

  在当时,这种样式的房子叫“洋房”。 

  建成时黑瓦粉墙,泥壁木地,上下错落,前为平房,后为楼房,还有大小花园,附属用房若干,井一口。据说,这幢房子几乎就是民国著名女画家蔡威廉的作品,连围墙、窗花、铁门都是她亲手设计的。

  建成后,蔡元培是否来住过,暂无一手资料论证。

  “但当时蔡元培亲题了‘马岭山房’一匾,是确有此事的。”杭州历史学会副会长仲向平告诉我,在那附近,还有不少艺术家造的别墅,“当时国立艺术院(现中国美院)就在平湖秋月附近,林风眠旧居也都在这一带。”

  目前,林风眠旧居已修葺一新,是一个对公众开放的景点。

  今天成功拍卖的“玉泉路1号”,接下来会以怎样的全新面貌出现呢?期待一下。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陆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