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汽车因起诉多位车主而备受关注。昨天,特斯拉汽车起诉温州特斯拉车主陈先生的案子一审判决结果公开,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陈先生向特斯拉道歉,并支付5万元赔偿款,成为特斯拉首个获名誉权胜诉的案例。不过,作为被告的特斯拉车主陈先生昨晚接受橙柿互动记者采访时称,他将继续上诉。

  特斯拉胜诉,车主称将上诉

  判决书显示,此案原告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被告为陈某(即温州特斯拉车主陈先生)。判决结果为,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抖音其使用的账户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持续不少于90日,同时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赔偿款5万元。

  这起名誉权官司要回溯到2020年8月12日。当晚,温州一辆特斯拉 Model 3 在开车进小区停车场时忽然失控,之后连续撞了十几辆车才最终停下来。

  车主陈先生在这起事故中,导致大肠被截30厘米,腰骨碎裂,虽然生命无虞,但作为家中顶梁柱,巨大的变故令家庭陷入困境。

  陈先生当时对媒体表示,当时这台 Model 3 并未开启自动辅助驾驶,而车辆突然失控并加速,他虽然进行了紧急制动但没有任何作用。他还表示,自己是驾龄十余年的“老司机”,绝对不会犯“刹车、油门踩错”的错误。

  温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委托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对事故车辆进行鉴定。

  2020年10月13日,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出具《鉴定意见书》称,经对后台数据分析,并与EDR事故数据进行分析比较,发生事故碰撞前5秒内,制动踏板均未工作(处于未踩下状态)。此后,陈先生在温州交警部门做了笔录,承认当时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刹车踩了。

  不过,鉴定报告公布后,车主陈先生发布视频,称自己只是在朋友的劝说下为了保险公司理赔,不得已承认是自己踩错了踏板。同时质疑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的检测是借助特斯拉提供的专用检测工具进行的,因此存在瑕疵。他还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表“特斯拉失控”“特斯拉突然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正是这些社交媒体内容,让特斯拉对其提起名誉权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陈先生在《鉴定意见书》出具后,承认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刹车踩了,故对《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本次事故系被告遇状况时操作不当造成的。同时,被告在上述鉴定意见书和事故认定书作出后,发布有关与事实不符的有关损害原告声誉的信息,造成网络用户、媒体观众等对原告及原告生产的“特斯拉”牌汽车的错误认知,以及对原告社会评价的降低,已经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遂作出做出上述判决。

  昨晚,橙柿互动记者联系了车主陈先生,他说自己还没有收到纸质判决书,但对于法院判决结果,自己不接受,“我肯定会提出上诉。”

  车企车主相互维权

  彰显电动车仍不成熟

  对于特斯拉汽车来说,虽然这桩名誉权官司暂时赢得了胜利,有助于维护自己的产品声誉,但向多位车主提起诉讼也引来不少争议。

  9月26日,因获胜特斯拉“退一赔三”官司闻名的特斯拉车主韩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收到了特斯拉的名誉权纠纷起诉状,被特斯拉索赔经济损失500万元及承担维权支出5万元。9月27日,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在今年8月份也被特斯拉索赔500万元名誉权损失。

  杭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业内人士称,特斯拉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无可非议,法治社会,每个人都有权利这样做,总比打“口水仗”要好,至少法院介入后,会让部分事实浮出水面,有助于舆论冷静下来思考前段时间的“刹车门”争议,但特斯拉公开起诉车主并且同时起诉多人这种强势做法,在国内汽车行业也并不多见,就算赢了官司,恐怕也会给人“店大欺客”的印象,毕竟和财力雄厚的电动新贵比起来,个体车主显得弱小,更容易被同情。

  针对此次温州车主一审败诉,该人士表示,目前仅是一审,最终结果还要看车主是否上诉以及二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这位业内人士也提到,在特斯拉率先进入中国市场后,智能电动汽车在中国发展越来越迅速,也催生了很多造车新势力,但电动汽车至今年依然是一个新事物,整个行业对于智能电动汽车的认识还不够完整,相应的法规、标准也不健全,遇到纠纷也没有成熟的鉴定机构去评判,这是当前智能电动汽车车主车车企维权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困难和挑战。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唐登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