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厕所好像在网上还蛮红的。”

  “就是这个。前几天在公众号上刚看过一篇介绍杭州公厕的。”

  上周六中午时分,平湖秋月附近一座白墙黛瓦的公厕里,两个外地来的妹子一边使用传说中的戴森同款洗烘一体水龙头,一边轻声讨论着,随后拿起手机东拍拍西拍拍。

  她们提到的公众号文章,是指上周刷屏朋友圈的《去杭州的快乐,从公厕开始》。

  底下的留言区,基本就是大型羡慕现场:“杭州,一个让你爱上厕所的城市”“去了那么多城市,杭州的公厕值得一赞”“记住了,以后去杭州专门上厕所”……

  每次看到类似的评论,赵韶华都会微微一笑:“感觉这个方向对了,给城市加分了。”

  跟许多年轻人一样,这个90后的宁波小伙子留学回国后,怀揣热情和憧憬来杭州创业。不一样的是,他选择了一个多少会让人觉得意外的方向:公厕。

  网友:没想到有一天会给厕所写评论

  频上热搜的高架月季,满城飘香的桂花,斑马线前的礼让行人……杭州这座城市,从不缺“把全国网友羡慕哭了”的地方。经过“厕所革命”三年计划,大变样的公厕也出圈成了热议话题。

  平湖秋月附近的这座公厕,就是其中之一。它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兰心。

  这是一座跟西湖美景相映成趣的白色建筑,既保留了江南韵味,又加入一些现代感的设计,一旁还辟出一家货品繁多的小超市。

  穿过圆形拱门步入其中,迎面是一棵罗汉松。女厕入口处的智能电子屏,实时显示温度、湿度、人流量、硫化氢、氨气浓度等指标。如果出现明显异味,新风系统便会自动调整功率,净化空气。

  每个厕位前都有红绿灯,红色代表有人、绿色表示可用。戴森同款水龙头是洗烘一体的,中间感应出水,两侧感应出风。还有感应式取纸机、感应式皂液盒、泡洗式洁具、全身镜、梳妆台、第三卫生间……你能想到的,基本上都有。这里还设置了“鸟叫”的音响,以避免如厕时的一些尴尬。

  戴森同款洗烘一体式水龙头

  女厕景观墙前设置了一排化妆镜、梳妆台

  第三卫生间

  二楼则是一家叫PH Center的咖啡馆,走的是ins工业风。它和公厕是两个互不影响的独立空间,却因为彼此的存在,在社交媒体上有了更高的话题度。

  第一次来的游客,大多惊讶于这座公厕的豪华感和科技感。一些年轻人回去后还忍不住分享到大众点评或是小红书,开头大多这样写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给厕所写评论……”

  这样的公厕,在西湖边还有两座。一座在苏堤,锁澜桥与望山桥之间,另一座则位于湖滨音乐喷泉附近。

  苏堤上的兰心公厕

  湖滨的兰心公厕

  人流大的地方就会产生很多需求

  “平湖秋月的,完成于2020年10月,人流量最高时一天有1.3万人次使用;苏堤的那座是第一个项目,2019年10月建成;湖滨的,今年5月落地。宋城景区、宁波奉化还有两座,建成后交钥匙的那种,我们不负责管养。”提起这几座公厕,赵韶华打开了话匣,“外立面都是用了新型材料——光触媒板材,防尘防污,有自洁自净功能,甚至蚊虫都无法附着;内部的智能采集系统,会自动采集光照、异味、温度、用电用水量等数据,根据情况调节灯光的明暗、排风除臭设备的开关……”

  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材料工程专业的赵韶华,2013年回国后,跟着家人从事了一段时间的汽车制造业。5年后,他决定创业。

  赵韶华

  “当时,大家都在抢线上的流量,但这一块几乎被大公司瓜分完了,那还不如探索线下。线下哪里的人流量大,但又存在痛点?公厕,景区的公厕!哪里的景区人多?杭州,西湖!”因为自身的兴趣,赵韶华将目光放到了旅游业,进而想到将旅游公厕作为一个切入点。

  “公厕是一个线下人流汇集的地方,人流大的地方就会有商业化的价值,也会产生很多需求。如厕是其中最大的需求,此外还有补水、充电、休息……”赵韶华盘算着,轮廓逐渐清晰:综合性服务驿站,在洁净如厕体验的基础上,提供补给、休憩、导览、文化展示等服务。“如果做得好,大家上公厕的体验改善了,城市形象也得到提升,再把配套的服务做好,就是一个共赢的结果。”

  赵韶华拿定主意的时候,刚好赶上杭州出台“厕所革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恰逢其时。

  做公厕里的品牌

  “你是做什么的?”

  “我造厕所的。”

  自从开始创业,类似的对话就在赵韶华和不同人之间出现了N次。而他收获的,多半是吃惊和疑惑。

  现在,赵韶华已能熟练应对这样的场景:“我造的厕所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我是在探索以商建厕、以商养厕的新模式,做的是公厕里的品牌……”

  以商建厕、以商养厕,简单说,就是社会资本参与到公厕的建设和运营中,利用一定面积的商业经营实现一套可持续的良性机制。这能有效减轻政府财政负担,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为公众提供更舒适安心的如厕服务。

  至于品牌化,“你看,现在所有东西都有品牌,为什么不能给公厕创立一个品牌?”在他看来,做成品牌,才能规范化运营、可持续发展。

  衍生的咖啡馆、自动贩卖机等,则是打造了一个PH(Paper Hero,卷纸超人)的IP。在平湖秋月的兰心如厕,你甚至还能在自动出纸机的卷纸上看到卷纸超人的卡通形象。“PH做的是公厕文化周边,将文明如厕、环境保护等理念融入其中。”赵韶华透露,这部分的盈利,目前差不多能平衡公厕的日常运营费用。

  印在卷纸上的卷纸超人

  PH自动贩卖机

  想给更多人造厕所

  这阵子,赵韶华和团队小伙伴正忙着准备10月底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厕博会,他们打算在现场展示一套全新的样板公厕。

  “之前做的都是定制化厕所,跟客户沟通时间较长,建设周期也长。”赵韶华觉得,未来的公厕应该是模块化、产品化的,“用制造业的思维构想公厕,它应该质量更可靠、工期更短,材料及工艺更环保。”

  “我们设计了ABC三个基本款,50方、80方和150方,基本对应不同星级公厕的要求;外观则有中式和现代两种,可拆可移动。在这基础上,根据不同场景和需求进行排列组合,女厕、男厕、第三卫生间,外加X模块。这样更有利于复制落地,成本、质量可控,效率也更高。”

  这个X,除了已经实现的休息室、零售、咖啡馆等,赵韶华的构想中,还纳入了书吧、更衣室、淋浴室、宠物厕所、健康服务站,甚至是党建驿站。在他看来,公厕只要解决了基本问题(脏乱差),在功能上可以有无限拓展的可能。

  “产品化以后,就可以开始接更多省外的订单。”做这一行还未满3年,但赵韶华的“野心”不小:把兰心公厕造到全国去。“我们想重新定义什么是好的公厕,改变人们对公厕的刻板印象(比如可以在厕所边坐下来享受一杯咖啡、奶茶,而心理上不会有怪怪的感觉)。”

  能成吗?

  赵韶华笑了笑:“我想把它做成,希望兰心公厕遍布全国甚至是全球,这是一件共赢的事。”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曹梦琪 童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