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中午,如梦之梦杭州站冲上了微博热搜。

  只提前一天宣布开票时间,依旧挡不住这部剧上演“万人大战”的局面。据此前几站的数据,《如梦之梦》的秒抢程度,相当于一秒钟内有13万人在抢一张票。为了体验一把这种参与感,今天中午,我也参与了一把。

  首先我听取了各种攻略帖,采取了在保利票务网站抢票,12:00分冲进来,能看到座位图。

  一阵开心,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好运气,于是选了著名的莲花池,然后点击:

  在此后的十分钟里,我不断刷新,选择6个场次中的其他场次,输入验证码之后,基本就是这个界面了。

  不仅如此,我兵分八路呼朋唤友试了一下,大家分别发来了各种心酸截图👇

  出现上面的界面还是优秀的,因为更多的人其实卡在了第一步:

  点进热搜,基本也都是大家的焦虑和眼泪。有帮领导老婆抢票失败的,有抢了很多次默认自己是“陪跑”的,晒订单的,几乎少之又少。而刚刚从余杭大剧院改名临平大剧院的官方微博下面,粉丝也上演了光速“变脸”👇

  从祈祷自己能抢票成功:

  开票一小时后,画风纷纷变成:戴上了“痛苦面具”。

  与此同时,也有各种黄牛混入话题其中,高价销售所谓的“锁定票”、“内部票”。打听了一下,一套非莲花池的票(上、下场)的价格,足以买只贵牌包包了。在此也要提醒观众,不要轻易盲目相信此类信息。特别是演出采取了实名制入场的制度,只要证件跟票对不上,是没办法入场的。

  “武汉站的13万,就是在开票那一瞬间,接口总共接入的数据量。”保利票务的常务副总侯艳,在下午接受橙柿互动独家采访时透露,杭州站的数据量为12万,也就是说在12点01秒这个节点,总共有12万人涌入《如梦之梦》杭州站的抢票界面。

  《如梦之梦》为什么这么难买?

  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僧多粥少。以杭州站为例,一场《如梦之梦》分上、下两个半场,总共演出三天六场,临平大剧院原本1200个左右的位置,为了“莲花池”的特殊设计,还要减少掉100多个座位,那么总共加起来就是6600张票。除去工作票、赞助商合作等,也就意味着12万人一起在抢6000张票。

  但是12万人的体量,去抢一场八万人的演唱会,听起来就似乎宽松很多。“但是这个数据,不光是我们保利,应该是我们演出行业近几年的最高。周杰伦,五月天的演唱会,也没出现过这么高的峰值。”

  这样的数据,是任何一家票务平台梦寐以求的“练兵对象”。

  2019年初,从湖南卫视综艺走红的“声入人心”演出在保利票务系统开售,这对当时的保利来说说,是当时的最大流量项目,“开票时,大概是4~5万的样子。”侯艳团队做了预判,对《如梦之梦》的武汉首站开票做了预判,“当时我们想到这是一大考验,想想撑死了就10万吧,但还是没想到。”除此之外,被演员和《如梦之梦》吸引进来的app新用户,才是各个平台最渴求的流量密码:仅仅武汉场开票当天,由于是实名制绑定抢票,保利票务的app就增加了二三十万的新用户注册。侯艳提供了另一组数据,保利票务app从2021年初的500多万用户,直接翻到了如今的700多万。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阿云嘎的《在远方》、郑云龙的《德龄与慈禧》等热门剧目。

  在杭州站开票的同时,保利票务的北京办公室,大家也在热火朝天的实验着。侯艳不断听到办公室此起彼伏的声音:“我就说苹果的不行!”“安卓进去了!”坊间传闻,用电脑打开网页抢票的成功率最高,这一点也得到了侯艳的证实,“其实是因为现在大家用电脑的少了,都是手机用app之类,这就导致网友端口的竞争变低了。”

  那么所谓的“代拍”又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代拍,就是黄牛们用不同软件刷窗口,类似春运时会有的那种火车票代拍,“我们这次杭州站大概拦截了1200万个无效端口,不然还会更慢。”

  话剧《如梦之梦》自从面世以来,就创造了很多记录:它首创了环绕形式的剧场,舞台包含8个方位、3个楼层;它的演出时长达到8个小时,分为上、下两本,30多名演员更是浩浩荡荡。

  本次巡演的版本,最大的噱头便是肖战取代原版本的胡歌来饰演“五号病人”,也直接把热门程度从s级上升到了s+。别的不说,连不怎么看戏的朋友圈里,也纷纷出现了求票的人。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高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