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先后有两部电竞剧上映,分别是《你微笑时很美》和《你是我的荣耀》,随着电竞行业的快速发展,大众也逐渐认识这一新兴行业,从最初普遍认为的打游戏荒废学业,到如今已可以登上亚运会的竞技台了。

  前些天,有读者转来一张朋友圈截图,说是个听障人发的,他之前打过比赛,还拿过冠军,我一看是张招募海报,标有“招募十个王者荣耀专职打手”以及入队要求、工资福利等信息。

  我比较好奇,Moba类型的游戏(指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玩家在战斗中一般被分为两队,其间可以购买装备,通常需要在分散的游戏地图中互相竞争,夺取最后的胜利),都对团队协作、语言交流有着比较高的要求,他们是怎样做到赛时沟通的呢?

  随后,我联系到发这条朋友圈的人,叫嘉乐,家住湖州德清,打算自己开一家游戏工作室,招募的也都是残疾人。

  去之前,我一直在想,我该以怎么样的方式和他交流。之前给他发消息的时候,我客气地称他为“哥”,结果他回了句,“别叫我哥,我99年,去年刚毕业呢。”那会儿才发现,他甚至比我还小一岁。

  我从杭州东站坐高铁去德清站,13分钟就到了。到了约定的地点,我发现嘉乐住的小区很新,对面是一片没有开发的草地。听门口的保安讲,这边是老房子拆迁后分给各住户的。

  嘉乐出现在路口的时候,笑着朝我招手,见完面还拍了拍我的背。

  我们的交流都是以打字的形式进行。嘉乐个子高,戴着一副白边眼镜,身穿白色短袖和黑色短裤,踩着一双拖鞋,有点害羞地在我们的对话框里打下几行字:“让你久等了,有个饭盒快餐,你要是不介意,给你吃。”

  我和嘉乐通过打字交流

  进了他家,电视里正播着电视剧《全职高手》,这是根据同名电竞小说改编的。房子很新,电视的后面贴着鹅黄色的墙纸,上面有很多松树的小图。客厅的地上零散地放着纸箱和物柜,茶几底下铺着蓝色的地毯。嘉乐给我打字,他也是今年才刚搬进来的。看到饭桌上摆的餐食,我和嘉乐说,你先吃吧。

  这套房子是家里拆迁后分的,嘉乐和堂弟住楼下,舅舅住在楼上。另一套还在装修,他打算改装成自己的工作室。

  我去的时候,嘉乐的舅舅坐在沙发上,他告诉我,嘉乐的父母在药厂工作,离这里比较远就没有住过来,和先天失聪的嘉乐一样,他们也是听障人。小学到大学,嘉乐基本上都住校。严格来说,他住在学校的时间比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要多。

  刚开始,父母知道嘉乐打游戏,也是劝说他打游戏不好,会没有前途的,不过,嘉乐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

  “除了和其他残疾人一样,时常去跳舞义演,参加一些残联的活动之外,他靠打游戏赚了些钱,有了新的想法。”舅舅说。

  偶然间,嘉乐看到网上有用户发布“请求代打”的单子,就试着接了一单,看看是真是假。没过多久,他发现原来打游戏也能养活自己:“一开始,20元到100元钱一单,赚点零花钱。现在技术变好了,最高纪录500元一天。”

  嘉乐说,家里人当时都不知道这些事,直到自己打赢了比赛、接单赚了钱才敢告诉爸妈。而此时,好几个和他一起打比赛的残疾人朋友都已经改行了,他们觉得打游戏赚钱不够稳定,他们大多出去送外卖,一个月有八千元的收入。

  嘉乐在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读的是面点专业,当时考这个专业的人有300多个,他的专业成绩总分排名前十。他也试着去过一些酒店实习,但他还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

  前几天,嘉乐和父母商量着要开一家游戏工作室,父母也不再反对。

  吃完饭后,嘉乐从餐桌那儿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屋子里只剩下了风扇和电视的声音。

  我发现,只要一谈和游戏有关的东西,他就会露出高兴的笑容。虽然他没办法用说话的方法表达内心的喜悦,但还是可以用表情来诠释。

  我试着和嘉乐打了一局游戏,两个人属于同一阵营,在游戏背景里的角色关系是一对兄妹。由于嘉乐没办法说话,我也不懂手语,我们俩只能通过游戏里的快捷信号和文字消息进行沟通。发起进攻后,当操作的游戏角色死亡时,嘉乐会拍拍大腿,露出惋惜的表情,不甘示弱地打出一行字:“哎呀,没有秀成功,下次继续”。

  嘉乐觉得打游戏对他来说是个机会

  获胜后,嘉乐满意地放下手机,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聊着聊着,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退出对话框,打开手机里的相册,给我展示2019年他们拿下首届江苏省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冠军的合影。照片里有五个人,有的拿着奖杯、有的托着“冠军”的证明牌,嘉乐站在从左往右数的第二个位置,裤子上印着“辅助”的字样,这两个字代表他游戏里的分路,也就是角色。

  战队的名字是他取的,叫“有梦才远方”。总决赛的时候,每个队都有队服。嘉乐这边是战队统一定制的,衣服前面有个“梦”字,后背是战队全名和自己的小名。

  嘉乐他们打比赛,是靠游戏里聊天系统的快捷信号来交流,偶尔互相打个手语,“正常人能够语音沟通,比我们方便些。”

  去年第二届,战队换了名字,叫“幻想”,他们拿了亚军。

  在2020年江苏省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上,嘉乐所在的战队拿到亚军,获得2000元奖金。

  今年五月,全国首届残疾人电竞邀请赛启动,具体比赛时间未定,嘉乐已经为他们的新战队取好了名字,“就叫‘梦’队,已经报名了,和以前不一样,我当了队长,队伍中还有三个新人。”

  目前,嘉乐已经在和一家公司进行合作,招募新的战队成员,杭州那边也派来了电竞的相关负责人,跟他的队伍聊了天,想要培养一些残疾人职业选手,选派出去打比赛。

  杭州LGD俱乐部是国内知名的职业电竞俱乐部,旗下分部在多个游戏中都拿过冠亚军。LGD俱乐部内的资深教练、电竞教育总监薛世亮曾说,要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除了刻苦和系统的训练外,最重要的还是天赋。

  一方面,青训人员的年龄不能太大;另一方面,选手的素质能力和游戏水平更是十分重要的参考。

  LGD有一套专门的测评系统,通过反应能力、点击准确、身体协调、身体素质等五大类的测试,可以了解到测试者的手眼反应、协调性、稳定性、抗压能力等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必要指标。

  嘉乐这边选人没有那么严苛的标准,但要求也不低:

  1、游戏内的综合分得达到80分以上;

  2、排位赛50星以上;

  3、巅峰赛1800分以上。

  “线下成立工作室的话,最起码10个人吧,加上我,现在一共8个人,选手来自全国各地,河南的、广东的,都是特殊人。”嘉乐说,自己已经发布了好几个星期的招募令了,人还没招满,原因之一就是达标的残疾人选手实在太少,“还有一些学生想要加入我们,但不能影响学习啊,我和他们讲,等毕业再说。”

  其中,舟山的淋雨是嘉乐的大学学弟,考上大学后,读的是电子商务专业。他曾和嘉乐一起拿到了亚军。

  来自河南的陈路是在接受嘉乐的邀请后,加入工作室的,他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也十分支持他走电竞这条路,自己的梦想是能通过打比赛赚到足够的生活费。

  之后,嘉乐带我去看了他的工作室。这边离他家不远,各种工具杂乱地堆了一地,整个屋子还处于装修状态。毛坯房的大厅里散落着包装盒、塑料袋和数不清的白绳,尘土的味道有点不好闻。墙上铺了一些电线和水管,插座已经安好了。从阳台望出去,有一片坐落在绿树之间的房子,再往前是一大片起伏的山林。

  嘉乐的工作室正在装修

  工作室的阳台看出去风景不错

  “这几个小房间可以摆床铺,给队员们睡觉的。中间是大厅,我打算放一张长长的桌子,平时训练和打单子用。”嘉乐开心地给我指着一个个地方,在聊天框里打下自己的想法,聊到满意之处就点点头,眼睛里泛着光。

  “这是一条全新的途径。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他可能找到了和寻常人一样的起跑线,甚至找到了比别人跑得更快、更远的自信。”杭州残联一位工作人员曾联系过嘉乐,想要帮他拉赞助商。

  “德清这边如果做得好,我就去杭州干。电竞现在发展得很快,有比赛,也有职业。我的想法就是,不管是不是健全人,当你有自己的爱好和梦想,去追一下,有机会就抓住。”嘉乐说。

  虽然嘉乐听不到楼上楼下装修的声音,把一切交托给了视力和触觉,但是我发现在虚拟的世界里,他的所有感官仍旧拥有披靡的力量。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见习记者 汤晨琛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