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记者在刷朋友圈时,突然发现有一个人的微信名特别怪,叫做“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都是骗”。整整15个字!

  点击头像进去一看,原来是玉泉派出所的“反诈大使”,同时也是被大家亲昵称为曙光“黄晓明”的基础中队民警刘献国。

  仔细观察,记者发现,他真的把日常的反诈骗在微信朋友圈里给“玩转”了!

  首先,他把昵称改成了15个字的“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都是骗”,微信号也改成了“nibeipianlema”(你被骗了吗)。再看个人介绍,“防盗防火防诈骗,记准社区刘警官”。头像,则是派出所制作的人形反诈指示牌。

  至于朋友圈,自然三天两头发的全都是反诈相关的内容。

  为什么他要把微信改成这么长的名字?效果又好不好?今天上午我们也找到了这位刘警官,和他好好聊了聊。

  “刘警官,你的微信名真当蛮发魇的!”

  刘献国,一位从“健美操老师”转型成为人民警察的汉子。因为从小就喜欢警察,终于在一次社会招考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湖巡特警大队,圆了他穿上警服的梦想。2017底,刘献国申请调入玉泉派出所,而从去年10月开始,他成为了曙光社区的社区民警。

  把自己微信打造成反诈骗的“专用号”,也正是从刘献国成为社区民警后开始的。

  曙光社区老人多,外来租户也不少,所以前阵子电信诈骗最高发的那段时间,不少人损失惨重。刘献国刚开始还没摸到多少门路,只能挨家挨户上门苦口婆心去劝,效果有多少,自己心里也没底。

  好就好在,这位高高瘦瘦的民警就喜欢在自己分管的社区“走街串巷”,还时不时去被骗的大爷大妈家中回访。

  老杭州们都是热情的。一回生二回熟,大伯大妈在买菜回家路上碰到刘献国,都会跟他打个招呼:“刘警官,又来做反诈宣传啦?”再熟悉一些的居民,还会主动去加刘献国的微信,说以后有困难,肯定第一时间联系他。

  就是这句话,把刘献国的思路给打开了。

  为什么不多加加社区居民的微信,这样一发朋友圈,大家不都能看到了?

  于是,改自己微信名字就成了第一步。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刘献国就会把自己微信名字改一改,碰到什么诈骗类型,就在名字里增加上去。久而久之,“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微信好友越来越多,自己的微信名也越来越长。

  现在小区里的大伯大妈见到刘献国,都会说一句,“刘警官,你的微信名真当蛮发魇的!”

  微信里看直播、看故事,目的都只有一个

  微信名开始瞩目,接着就是经营自己的朋友圈。他除了分享一些案例之外,还会花点功夫,把自己和居民们的亲身经历写下来。

  本报今年三月就报道过刘献国的一次微信“直播”。辖区一位居民微信加了一位“美国大兵”,说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想结束之后来中国投资。居民自然是觉得疑惑,就跟刘献国讲了这个情况。

  刘献国索性将计就计,在小区业主群分享了这个事情,并开始“接管”居民的微信,一步步“直播”骗子的计策。居民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吃瓜”机会,参与度空前的高,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仿佛在看连续剧”、“一环扣一环”,大家希望民警能够持续推进事件进程,并表示要“等结果”。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按着刘献国预测的方向发展。这次长达几天的微信群直播,也让小区里不少人受益匪浅。

  除了民警自己讲故事,他也会邀请一些遭遇诈骗的居民自己来讲讲,然后发在朋友圈里。

  就像最近的一条,8月19日下午刚刚更新,洋洋洒洒大几百字,描述了辖区居民王女士被冒充网上购物软件的店铺客服诈骗的全过程。王女士也是他的微信好友,三天两头被刘献国发的朋友圈“耳濡目染”,反诈防诈意识也蛮强。王女士前几天就碰上诈骗案件,第一时间给刘献国打了电话,也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来分享,希望能够以此来警示朋友圈里的各位。

  除此之外,刘献国也会分享一些大家关心的事实新闻,并给出一些较为专业的点评,让居民们能够在看朋友圈的同时学到一些法律知识。

  “现在我发一条朋友圈,下面评论的人实在太多,有些回复不过来了。但我也知道的,评论越多,总归是一件好事。”

  “骗子”刘献国一天到晚来加我微信。

  现在刘献国的微信已经加了两千多个好友,微信群更是数不胜数,工作号的微信也已经加了不少人。

  已经开始有“反诈大V”的味道了。

  刘献国叹了口气,他说反诈宣传越做越大,也不是完全没有烦恼。

  最直观的一点,因为一天到晚都在加“陌生人”,刘献国之前的微信号很快被“官方”盯上了。

  有一阵子刘建国都不敢添加别人微信了。因为很多人都反馈,看到他微信提示都是“对方微信号行为可疑”。甚至有人打电话到社区里,问工作人员:刘献国是谁?有个叫刘献国的骗子老是加我微信,微信也提示这个人存在风险!

  他的手机基本上都处于通话状态,很多不用微信的老人家喜欢给他打电话,讲讲碰到的案例情况,或是求助刘献国帮忙。

  “这些,其实都是大家一笑而过的小事儿。其实意见最大的是我老婆。”他忍不住笑。“她觉得我已经走火入魔了,懒得搭理我。抱怨我说原本微信还挺‘正常’的,现在微信上所有信息都是围绕着工作、诈骗,没有她的位置了。”

  这事儿刘献国也知道自己有亏欠。“以前还经常发发老婆孩子的照片趣事啥的,现在都被工作方面的取代了,那只能抓紧时间多陪陪老婆孩子了。”

  这话确实没错。翻遍了“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都是骗”的朋友圈,上一条在讲自己孩子的微信还是2020年夏天的事儿。刘献国说,其实就希望辖区里大家反诈意识提高一下,被骗的案子少一点,我也就能发发我的宝贝孩子和妻子了。

  记者 李维和 通讯员 马一鸣

  编辑 杜海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