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29日,老张(化名)被发现在黑龙江省一家宾馆房间死亡。

  经过勘查发现,老张系一氧化碳中毒,他身边留有一份遗书,遗书透露他生前在多个平台上投资但都失败了,“报案吧!”

  最近,诸暨警方破获一起电信网络诈骗大案,涉案资金达一千多万元,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100多人,受骗者遍布全国。

  老张就是受害者之一,去世的时候才40岁出头,是家里的顶梁柱。

  “我在黑平台上炒期货,亏了100多万”

  老张生前是个小包工头,工作辛苦,打拼下来,一家三口日子也算过得去。

  “我在黑平台上炒期货亏了100多万”,遗书上,老张述说了自己的遭遇,从去年4月开始到他最后离开,时间只有6个月。

  去年4月初,有人来加他微信,说炒期货赚钱,老张随后下载了一个叫“中期国际”的软件,又被给拉到一个“国际期货”群,跟着操作。

  群里,有“指导老师”,一个叫“千里”,一个叫“百里”,指导大家操作,老张跟着投资,但亏了几十万。

  随后,平台还发了公告,称受国际大盘影响,因为很多客户的账户“穿仓”(记者注:期货交易术语,指客户账户上客户权益为负值的风险状况,即客户不仅将开仓前账户上的保证金全部亏掉,而且还倒欠期货公司的钱),让公司亏了很多钱,公司要停止代理了。

  接着,老张所在微信群的”指导老师“又增加了几个,虽然有的老师用着和以前一样的微信号,但老张生前隐约“感觉像换了一拨人”,老张跟着做又亏了。

  9月的一天,老张赚了10多万,准备转出来想还掉一部分钱,但那次,他只拿到了4万多,公告又来了,说平台因为受到黑客攻击暂停,让他等明天再出……

  第二天,指导老师又说了一波新行情让大家投资,老张跟着做,结果连前面赚的都亏了,只剩下2000多元……后来,指导老师又介绍给他一个叫HKGJ的平台,让他去操作,又亏了,而HKGJ平台此时却关闭了……

  老张一直想翻本,陆续地,积蓄花光了,又去借钱,网贷、信用卡、朋友亲戚的都借了,甚至还借了高利贷……但他没钱了,他开始挪用工程款,打算赚钱后再补上,到去世前,他挪用了40多万元。

  工程款原本是要给人付工资和结算的,而亲戚朋友之间借遍了,贷款他也还不上,这个时候,平台又关了……老张被压垮了,从他遗言的字里行间看出,当时他内心一片混乱,他虽然感觉到自己可能被骗了,但至死也没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骗的。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生活嘎然而止,事发时,儿子正在上大学,妻子身体不好,消息传来全家震惊,老张生前没跟家人、朋友说起自己的遭遇,“他可能想着自己能解决,怕说出来是不光彩的事吧”,家人推测说。

  “对不起,朋友、哥们、亲人!”老张最后说。

  平台幕后操纵者

  在广东开了两家公司

  老张被骗期间,去年8月,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诸暨袁先生(化名)也正遭遇诈骗。

  同年8月26日,袁先生到诸暨市店口派出所报案,袁先生说自己打了8万元到“新春之舞”平台做期货,结果他发现自己账户登不上了,怀疑自己被骗了。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操作人是在上海工作的屠某,警方在上海抓到了他。

  屠某20多岁,绍兴人,在上海工作,业余时间,屠某手上同时“经营”多个炒期货平台,除了“新春之舞”,还有“桥汇期货”等。

  屠某原来在一家期货交易公司上班,后来自己单干,之前网上认识了袁先生,单干后,他找到袁先生,诱骗他到平台投资,钱到账后,他改了袁先生账户密码,以手续费的形式把钱取走,就把袁先生账户注销了。

  警方调查发现,“桥汇期货”平台幕后人在广东佛山。在佛山,这伙人有两家公司,一家叫“浩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一家叫“鲸豚贸易有限公司“,两家公司都在写字楼租了办公室,前者相当于”业务部“,负责找代理商,后者相当于是“后勤部”,负责资金等。

  同年10月16日,警方展开抓捕行动,抓获20多人。

  (抓捕现场)

  代理商是绝不能让客户赚钱的

  两家公司,注册法人代表一个姓樊,一个姓何,但其实,“桥汇平台”的真正幕后老板,还有朱某、戴某。公司老板和管理层人员彼此间大多是亲戚关系,为了遮人眼目,所以,还以何某亲戚的名义注册了贸易公司。

  为首的朱某、戴某是四川人,朱某和戴某是“连襟”,他们从2018年开始做期货平台,积累了“经验”,“这些国际期货的平台都是不正规的”,办案民警、诸暨市公安局店口专业打击队民警阮奇特说。

  去年3月,朱某、戴某等人找技术公司开发了一个炒国际期货的App,随后在全国招募“代理商“。警方调查发现,光代理“桥汇期货”平台的代理商,全国就有上百人,屠某就是其中之一。

  (嫌疑人戴某)

  他们在网上发布平台信息,招募代理商来“合作”,和代理商约定分成比例的模式有两种,一种资金自管模式,一种是打包模式。

  (嫌疑人朱某)

  资金自管模式,就是客户把钱打给代理商,代理商拿80%左右后,把剩下的钱给平台,像屠某就是这种模式。

  打包模式,即“打包价”,客户资金钱打到平台,不管最后客户赚钱还是亏钱,包括手续费在内,平台给代理商都是80%左右,平台依然拿20%左右。

  在平台上操作还会产生手续费,手续费金额还蛮高,举例来说,客户投资资金1万元,经过操作赚了5000元,账面上显示12000元(扣除手续费3000元),客户想全部出资提现的话,除了返还客户本金1万元,平台还要额外拿出20%即400元,代理商则拿出1600元,如果按资金自管模式,客户的钱之前就被平台和代理商瓜分了,那么平台先给客户钱,代理商再打给平台差价。

  所以,代理商是绝不能让客户赚钱的,或者在客户想出资时,想办法让他出不了、拿不到钱。有的代理商为了稳住客户,也会让客户略微拿到一些,客户拿得多,他们会和平台联手,以各种借口,比如平台被黑了、让平台出公告等,让客户出不了资提不了现,甚至把账户注销,让客户登不了。

  客户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资金是不会进入国际交易市场的,平台、代理商他们等客户钱到账,就直接拿走了。“客户在那买进卖出,就相当于自己看看的”,而所谓的手续费,对平台来说,也是稳赚的一笔钱。

  平台几次改名

  被曝光后,改头换面再开张

  有的入了坑的投资者发现不对劲,在网上发帖曝光,朱某等人就给平台改名,换张面孔。

  从去年3月开始,到10月被抓时,“桥汇期货”几次更名,“桥汇”被曝光后, 改成了“浩诚期货”,后面又改成:HKGJ、QHGJ等,改头换面再行骗,改成英文名,是朱某等人觉得英文更加让人相信,感觉像是在做国际期货。

  四个平台,半年多,涉案资金达1500多万元。

  (嫌疑人被押解回来)

  至今,在百度贴吧“桥汇期货吧”里,还留有曝光“桥汇“的帖子,一位网友反应自己被骗经过,“我莫名其妙的进到一个群,群里天天就是讨论股票,还在那儿晒盈利截图,我就每天在那儿看看,就(有人)在那儿强烈推荐桥汇期货”,这名网友说,“过了一段时间晒的金额越来越大,我就心动了前前后后投了38万多点吧,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亏了八成,剩余的钱也出不来,我被骗了”。

  还有的网友发现亏了之后想退出,”发现自己账号也登不上去了,我就问老师,老师已经把我拉黑了,才意识到是被骗了“。

  上述老张后面投资的这个“HKGJ”平台就是“桥汇”在网上被曝光后改的。

  平台改名后,之前的平台账户不能再登陆,代理商再想办法把受害人拉进新的平台行骗,对投资者来说,也无从了解这个新平台情况,他们大多是跟着所谓的“指导老师”去操作。

  (红圈为改名后的平台)

  代理商大多二三十岁

  有刚毕业的大学生

  被抓的100多个代理商,年龄大多二三十岁,以男的为主,有的大学刚毕业,“他们都知道代理的平台是不正规的,是骗人的”,民警说。

  他们在网上看到平台招代理商信息后,与平台商定好代理模式,就开始找目标,他们中有的自学一些浅显的期货知识,有的以前在期货交易所做过,有的干脆是“小白”,他们手上的客户名单,一部分是因为之前做期货加了一些好友,有的是从网上买客户信息打电话推销,或者找微信群、QQ群去推销。

  他们找来目标后,把人拉进群,找人或者自己扮演多个角色,群里的”指导老师“、说自己赚钱的“水军”等都是在演戏,他们还煞有其是地开直播间分析行情。

  一方面,因为国际期货交易属监管“真空”地带,另一方面,很多信息,投资者也并不清楚,代理商就利用了这些空子。遇到“指导老师“分析行情不准,”水军“就会出来说,“老师也不一定全部都准的,大趋势是对的”“今天亏了,明天赚很正常的“等等来糊弄投资者。

  很多代理商,手上代理着多个期货平台,代理商一般都是两三个人合作行骗,属于松散性,有的人走了,其他人加进来。民警分析,“代理商之间,还会存在信息共享的情况”。

  从老张的遗书中反映出,他先后投资了中期国际、HKGJ等,骗他自己的指导老师有可能来自同一个代理商。 

  很多投资者还以为自己操作失误

  目前,警方调查发现受害人有400人左右,遍布全国各地,被骗金额最多的有100多万,年龄大多在四五十岁为主,但到案发,很多投资者还被蒙在鼓里。

  本案中,和有些平台投资诈骗中,平台暗箱操作把走势图后台篡改情况不一样,“这些平台的迷惑性很大”,民警说,这些平台走势图也与国际走势图一样。另外,代理商为了稳住客户,有时会蒙对行情让客户赚点钱,有时会放手让客户偶尔能提现成功,但提现的钱不能超过本金。

  安徽李女士(化名)是屠某的一个客户,屠某找到她说一起出资,他会带她操作,这样,她出5000元,他也出5000元,李女士把钱打给他后,屠某帮她开了户,李女士发现自己账户上是有1万元资金,所以也没怀疑,她跟着屠某操作亏了几千元,她还觉得是自己没操作好,直到民警找到她。

  “很多投资者到我们找上门前,还以为自己运气不好,操作失误,导致亏钱了”,办案民警阮警官无奈地说,“有的还不相信我们,以为我们是骗子”。

  另据了解,新春之舞、中期国际平台目前都已经被其他地方警方查获。一些曾在桥汇期货、浩诚期货、HKGJ、QHGJ平台投资的受害人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被骗,如果你有在上述四家平台(桥汇期货、浩诚期货、HKGJ、QHGJ)被骗经历,可以向诸暨当地警方报案。

  联系电话,阮警官:15925821588,周警官:13867599392。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