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家住定安路的方奶奶家里来了两个陌生女人,二话不说就进厨房搞清洁,然后就开始推销清洁用品,结果方奶奶花8000元买了整整三箱90瓶清洁剂。

  这两天,几位老人先后打进85100000热线说,他们遇到同样的推销套路,有的花12000元买下了清洁剂。

  我们真的弄不过你们,你们别坑我了,

  真的不要再坑我了……

  古荡新村85岁李奶奶

  12000元买了100多瓶

  “今天我读到了那篇报道,就好像把我的情况也写进去了似的!”85岁李奶奶打进85100000说。

  李奶奶住古荡新村,老伴前几年过世,她和小儿子一起住。

  8月6日下午,李奶奶午觉刚醒,有人敲门。一开门,一个背双肩包的短发年轻女人满脸笑容,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喷清洁剂擦油烟机。

  不一会儿,另一个高个女人搬上来两个箱子,也拿出清洁剂和抹布,开始清洗客厅柜子。

  “奶奶,你看我们打扫了这么久,能不能买两箱清洁剂,支持我们一下呀?”

  “这样吧,奶奶,原价一瓶150多元。我们给你打个折,一瓶100元,两箱每箱30瓶,算你6000元,还送你一个拖把。”

  李奶奶开始是拒绝的,但两个女人不断求情,高个女人又下楼搬来两箱,央求李奶奶一块儿买下,说她们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现在找个工作很不容易。

  李奶奶心软,最终付了12000元现金,买了100多瓶清洁剂。李奶奶以前是教师,这些钱是她攒的退休金。

  “她们刚走我就后悔了,真的,花了这么多钱买这么多同样的东西干什么,一辈子也用不完啊!”

  昨天李奶奶又打通对方电话,语气中带着哭腔,“你们的销售方法真的让我进退两难,你们要考虑一下我们是老年人,你知道吧,我们真的弄不过你们……我三个儿子问起来,我一句话都没办法说。我太讲面子了,你们别坑我了,真的不要再坑我了……”

  李奶奶说过几天就是她生日,所有孩子都会过来祝寿。花1万多买清洁剂的事,她一直没跟儿子说。

  爷爷奶奶,你们看我们卫生搞得多干净,

  后背都出汗了……

  文一西路86岁毛爷爷

  2994元买了两箱

  86岁的毛爷爷和徐奶奶住文一西路,女儿家不远,两个儿子都在外地。

  昨天我到的时候,天色渐暗,下着小雨,毛爷爷在路口等我。

  “我特意查了下,是在6月28日。为什么还能记得呢?因为我是用支付宝转的钱。”

  那天下午4点,徐奶奶在厨房做菜,毛爷爷在房间休息。有人敲门,门一开,一个女人走进屋说:“奶奶,我们来给你们搞搞卫生吧。”说着就用手里的清洁剂和海绵块擦沙发。另一个女人搬着一箱东西放在客厅地板上,开始擦洗油烟机。

  “爷爷奶奶,你们看我们也打扫完卫生了,这个清洁剂啊非常管用,要不要买一些,给你们打折。一箱原价2900多元,打完折1996元,能不能再买一箱,后面一箱算你998元!”

  毛爷爷想拒绝,但两个女人说:“爷爷奶奶,你们看我们卫生也搞得很干净,后背都出汗了,多辛苦啊!这样,再给你们送个拖把。”

  徐奶奶和毛爷爷拗不过,加上心生同情,答应了。毛爷爷用支付宝转了2994元。

  第二天,夫妻俩越想越不对。徐奶奶说,感觉上当了。毛爷爷说,要是告诉儿子,肯定会被说。再跟对方联系退货,被果断拒绝。

  两箱清洁剂被毛爷爷放在地下室的角落里。

  “社区每个月都派人帮老人做清洁,”毛爷爷说,“上次社区的小姑娘来打扫,我们和她说了这件事。她说,不要用它,还没我清理得干净呢。”

  平时空调都舍不得开,7月份电费才43块

  朝晖一区89岁乐奶奶

  3988元买了53瓶

  乐奶奶89岁,一个人住在朝晖一区。

  7月27日上午11点,有人敲门,门一开,一个个子小小的女孩走进来,热情地拉着乐奶奶的手来到厨房。

  “阿姨,你这油烟机太脏了,我们今天免费为你清洗。”说着就擦洗起来。

  “阿姨你看,我们这个清洁剂还是灵光的,也不贵,你买一点吧。”说话间,又上来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箱子放在地上,两个女人围着乐奶奶,阿姨长阿姨短地叫着。

  乐奶奶觉得不好意思,花2990元买下一箱多,手机转的账。孙子给乐奶奶手机上装了支付宝,绑定了银行卡。

  还没完,又一个女人来了。“阿姨,今天小张(第一个女子)业绩还没达到,我们再送您个拖把吧,你再买几瓶吧。”乐奶奶心一软,又付了998元。一共花3988元,买下53瓶清洁剂。

  晚上睡在床上,乐奶奶越想越不对。

  “平时空调我都舍不得开,开个灯都要规划下时间。7月份电费也就用了43元,这一下出去这么多……”

  乐奶奶当晚翻来覆去没睡着,这事现在也没跟孩子们讲。

  她说说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第一次上门推销……

  双菱新村90岁邱大伯

  2800元买了40瓶

  邱大伯90岁,老伴81岁,住在双菱新村。邱大伯在电力系统干了一辈子,跑遍全中国。声音洪亮,思维清晰,但说起那天的事,脸上写满懊悔。

  7月13日早上,一个姑娘来到大伯家,进门就清洗油烟机和沙发。邱大伯一开始是蒙的,不知道她要干吗。

  清洗完,姑娘开始推销清洁剂,说自己是南京×学院的,今年刚毕业,找不到工作,这是第一次上门推销,之前还没成功过……正说着,另一个姑娘搬来一个箱子。

  大伯听她们说得可怜,心一软,看油烟机擦得确实干净,人家搬也搬到家里了,不好意思再让拿走,于是进里屋从柜子里拿了2800元,买了40瓶(大伯不会手机支付,怕万一去个医院啥的,平时家里都备着现金)。

  为这一大箱清洁剂,这两天老伴和邱大伯没少闹别扭。老两口平时非常节省,邱大伯退休工资不低,但还是舍不得花,每天买菜不超过10元,很少吃肉,女儿回来会特意买点精肉放在冰箱,“逼”他们吃点。

  大伯想退货,哪怕退一半也好,微信联系姑娘,再也没有回应。

  40瓶清洁剂,邻居送了一点,女儿带回去一点,现在家里还剩7瓶,也打算送人。

  昨天早上邱大伯在小区散步,又遇到个姑娘向他推销清洁剂,大伯气愤地说,我家里的还没用完呢。看着两个姑娘还在小区推销,大伯跑去社区反映了情况。

  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报案吗?这样的销售套路,涉嫌违法吗?我们将持续关注。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见习记者汤晨琛

  记者 王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