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暑假,都是“考级”大军们集训冲刺的时间。

  这两天,有家长联系橙柿互动记者:“我家儿子马上要考钢琴十级,这也是我们当初练钢琴的阶段性最高目标了。每年暑假考级,家里的氛围都变得非常紧张。从一级到十级,曲子的难度不断往上加,孩子的情绪也是一点就炸。昨天儿子还在家赌气说,等考完十级,就要把家里的钢琴烧了,是不是其他孩子也这样……”

  这些考级主要指的是艺术类考级,种类五花八门,比如音乐考级有西洋乐器、民族乐器、键盘、乐理、歌唱;美术考级有油画、书法、硬笔书法、素描、色彩、国画等。

  四场考级

  填满了整个暑假

  最近正好是器乐类的考级时间,很多孩子和家长奔走在赶往琴行、培训机构的路上。

  “刚放假第一周,就通过了舞蹈八级;接着完成了语言七级考试;八月初让孩子抽空去参加了个夏令营,这周周末回来后继续备战八月的八级声乐和三级乐理……”

  这个暑假,小学五年级女生妍妍的行程基本被各种考级给塞满了。对于她来说,每年暑假的主要内容就是经历一场场考级。

  妍妍妈妈说:“我们今年为了考级还错过了七月的旅游。好不容易快考完有空档了,结果疫情来了,旅游泡汤了……今年的假期节奏全被打乱了。”

  妍妍的家里有一本成长册,里面放满了各种考级证书。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妍妍就开始踏上了考级路。

  最开始,妍妍从幼儿园开始学习舞蹈,从一年级开始加入考级队伍。每年暑假的舞蹈考级,基本安排在暑假后的第一个礼拜,统一进行5-6天的集训,并在最后一天直接现场考级。

  一二年级开始,小姑娘开始进行声乐学习。作为一项兴趣爱好,孩子只有在暑假的时候上声乐课,并进行考级。二年级开始,器乐类考级要求同步考乐理知识。

  妈妈说,语言类考级,主要就是想锻炼孩子的朗诵水平,这项学习也贯穿在孩子平时的学习和暑假。考前会进行一整天从早到晚的集训,老师会纠正孩子的读音,指导孩子朗诵的感情。考级前,孩子还要在家进行大量的练习。

  妍妍妈妈说:“在这些考级里,舞蹈考级是最累的,因为很费体力。6天的集训,每天要上3小时的课。因为我们家长接送不方便,就给孩子安排在了晚上的课时。8点半接孩子下课后,孩子都饿得不行,每天要求吃夜宵补充体力。

  这两年不少考级改为线上进行

  一直以来,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都是浙江省器乐考级的一个重要考点,据往年,在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参与各项器乐考级的人数在1700至1800人。今年的报名人数达到了2200人,是近年来最高的。

  每年暑假,这里都会进行一系列的器乐现场考级,包含电子琴、钢琴、小提琴、中国竹笛、葫芦丝、吉他、长笛、单簧管、萨克斯、爵士鼓、二胡、琵琶、中阮、古筝等十多个项目。

  不过从去年开始,由于疫情影响,器乐类考级的形式有了新变化,改为了线上考级。比如声乐考级就需要在系统上传对应的登记考试曲目视频。

  有家长说,“虽然考试改线上了,但是一对一的考前培训还是少不了,一节课是200元,有的时候要给孩子录练习视频,为了精益求精,最长一次,我们来回录了三个多小时,孩子都后面边哭边录,说暑假过得比上学还累,说实话,我们大人情绪也崩了。”

  小喆是一名新三年级的男生,今年暑假,他要完成画画六级、钢琴四级、竹笛四级和乐理考试。

  昨天,小喆刚刚完成乐理考试,接下来就剩下最后一门钢琴考级了。小喆妈妈说:“平时的钢琴课是一周上一次,暑假是一周两次课,一次一小时。前两天,我还问老师能不能每天多上一节课?老师说不行,多上一节课还不如孩子在家多练习。”

  这段时间,小喆除了准备画画、竹笛考级,还要完成学校作业和其他培训班作业,每天回家还要背谱,练习钢琴,每天的安排都满满当当。

  小喆妈妈说:“我觉得我们家孩子的进度算是比较有节奏的了,不过听说有孩子的同班同学,今年暑假已经在准备考7级了,那估计平时得花很多很多时间练习吧。

  “前两天小区里有个妈妈说孩子六年级了,正在准备钢琴十级的考试,每天回家要练2个小时琴,但孩子说等考出十级再也不碰钢琴了。我也有点迷茫,不希望孩子这么功利地去学习。”

  为什么要考级?

  去年年底,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学校美育评价体系逐步健全;探索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目前,已经有部分省份开始进行美育中考改革试点。有人认为,在这样的指挥棒之下,之后的艺术考级可能会更热。

  有家长说,如果要让孩子培养一个器乐特长,要在幼儿园、小学低段就起步,然后在小学毕业前,完成业余十级的考级,就算出师了。等进入初中后,孩子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学六年级确实成了很多孩子学习器乐的一个阶段性终点。

  一位教育工作者说,由于每年不间断的考级,孩子在这其中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反复枯燥重复的练习,会让很多孩子无法坚持下去。有的家长兴冲冲花几万元买来钢琴,孩子没弹多久,因为对考级的厌烦,早早放弃,家里的钢琴变成一种摆设。也有的孩子在考出十级后就“报复性”地表示不想再去碰触琴键一下。

  一位一年级家长说:“我觉得大部分家长都不是抱着让孩子去成为音乐家、艺术家的心态让孩子去学这些。我觉得考级的作用,就是让孩子的学习的过程中,有一个阶段性的考验,就像期末考一样。让孩子每年的学习都有个目标和奔头。再说得功利一些,如果孩子学业不怎么优秀,作为家长,或许可以为他们留一条路吧。”

  有妈妈说,“有培训机构的老师跟我说过,很多半路放弃的孩子,其实是家长坚持不下去了。有的是觉得影响了孩子的学习,有的是觉得孩子能力有限,自己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不如及时止损。

  “我的想法比较简单,想通过考级这样的历练告诉孩子坚持的力量,学好任何一项技能都不容易。当孩子长大,她能通过玩乐器缓解各种压力,感受独特的快乐,我想这就值了。”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张宇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