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有一段两个五岁小朋友打乒乓球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里,小朋友动作老练,颇有“大将之风”。

  我们了解到,这两个五岁的乒坛小将,就在杭州。

  见习记者汤晨琛核实报道:昨天下午1点多,我来到绿城留香园小区。我从大厅朝玻璃门外看去,几个孩子拿着乒乓球拍说说笑笑地经过。几分钟后,我见到了穿蓝色运动服的蒋先生,他是视频里两个孩子的父亲,笑着招手让我过去。

  我们来到小区居民活动中心。蒋先生告诉我,两个孩子是龙凤胎,别看视频里娃娃那么活泼,其实儿子刚出生时才4.8斤,还有败血症,在儿童医院的ICU病房里住了一星期。“那时的儿子瘦瘦的,像一个蜷缩的小老头。现在健康了,我希望他以后长得结实一点,所以就起名壮壮。”

  而女儿特别爱笑,不怕生,蒋先生想要她开心成长,保持单纯清澈,因此小名起作恬恬。

  蒋先生说,两个孩子是2019年初开始接触乒乓球的,当时两岁多点。

  蒋先生的父亲对乒乓球很是热爱,退休后,每天泡在球馆里练习,闲时,常捧着手机看打球视频,学习动作技术分解。前两年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做了手术,球打得少了,就把心思放在培养孙子孙女打球上。

  孩子们还没满3岁,爷爷就把他们抱到球桌上,自己在对面发球,让孩子们拿着板子接球。有时在房顶挂一根绳子,把球吊上去,让他们拿着拍子去碰球。久而久之,孩子们有了球感。

  “刚开始打的时候,个头还没球网高,我就找货架垫板给他们垫起来打。孩子们渐渐长高,垫板也换得越来越低。现在数数,垫板就用了四五款不同型号和样子。”蒋先生说,从拿起球拍那一刻起,他就定下目标——每天坚持,不半途而废。

  “现在,哪怕度假,我们也尽量找有乒乓球房的酒店。”蒋先生说,有一次去三清山,他和妻子爬山精疲力尽,恬恬和壮壮晚上还坚持去球房打球;去乡下探亲时,蒋先生好不容易找到个小学校,里面有一张旧球台,就找了两个实心球和一个跨栏架,装起来当球网,给孩子们练球;疫情期间,一家人待在屋里,就把餐桌当球台来练。

  刚开始练球,壮壮和恬恬充满兴趣,但一段时间后,新鲜劲过了,经常没打几下就开始哭。恬恬哭得尤其厉害,找各种理由不练球。

  “每一项技能的基本功都很枯燥,尤其这么小的孩子,他们不喜欢重复练习。”

  蒋先生开始从网上找一些趣味小游戏,边哄边练,有时还准备一些小奖励鼓励他们。比如带他们到超市里面逛一圈,给他们一些糖果或小玩具奖励。差不多坚持了半年时间,孩子们球技进步了很多。

  如今,两个娃常常相互竞争,比谁打得好。他们逐渐习惯准时进出球馆,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训练时间也从每天半小时增加到两个小时。

  昨天下午3点,我见到了两个孩子,壮壮和恬恬衣服左上角都绘有五星红旗。

  跟着他们穿过小区超市,来到乒乓球馆。蒋先生说,这里原本是工程楼,后来他们三十多个业主一起花钱装修、购置器材,把它建成了室内乒乓球馆。

  球馆墙上贴着孩子们的画,大多关于乒乓球,还有刘诗雯等乒乓球名将的照片和简介。其中两幅画之间有一张纸和墙上的签字笔印记,一起记录了壮壮和恬恬的训练数据。最后一张乒乓球桌上方拉着一条横幅,写着“世界冠军从留香园启航”。

  教练看见我,朝我微笑了下,继续和学员对打。

  训练时间是3点半到4点半。训练前,恬恬和壮壮要先跳绳。蒋先生负责拉垫板,在球桌两侧地面上各放一块,等孩子们跳完,就让他们站在上面进行接发球准备。

  “教练是广东过来的90后,之前从没教过这么小的孩子。”有一回,蒋先生试着跟教练的节奏打球,结果发现连成年人都很难坚持,顿时有点心酸,知道孩子们不容易。

  现在,恬恬和壮壮可以在教练指导下发球对打,能打四五个回合。“一开始教这么小的孩子要耐心,因为他们的理解能力弱。”教练说,但他们骨架小,模仿能力强,动作调整起来也容易些。

  今年奥运会的乒乓球赛,是蒋先生一家必看的项目。

  结果,第一项混合双打就爆出大冷门,日本的伊藤美诚和水谷隼在主场把许昕和刘诗雯打败。蒋先生发了一条朋友圈:负重前行,加油少年。

  “我想象了下,10年后娃娃们十五六岁,就像现在的张本智和,说不定可以参加大赛!对手不太会有我家两娃这样心心相印,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是想想,但梦想还是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学乒乓球后,蒋先生说,他们接触到了更多的人,生活也变得更精彩。“国内练乒乓球的孩子数量庞大,竞争激烈,能出挑的凤毛麟角。但我不后悔今天的选择,乒乓球带给孩子的,不仅是体育技能,更培养了他们坚毅的品质。”

  “他们长大后回头看自己的童年,会感谢父母给了他们独立面对世界的能力,正像教练在朋友圈发的:放弃很容易,但坚持一定很酷,每个人都可以闪闪发光。”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见习记者 汤晨琛

  视频 蒋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