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从12岁开始,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失去了父亲的她照顾了瘫痪的母亲整整21年

  用力拽住母亲的胳膊,用腹部力量抵住母亲的双腿,双手紧紧抱住母亲的后背,伴随着一声身体发力时的呻吟,章宬一鼓作气,徒手将120斤的母亲从床上缓缓地抱到轮椅上。上厕所、吃中饭、吃晚饭……

  像这样“吃力”的“拥抱”,章宬与母亲每天都要重复6到8遍。

  一场车祸,父亲离世,母亲截瘫医生说妈妈活不过7年

  21年前的5月,一场惨烈的车祸让章宬原本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爸爸永远离开了,妈妈高位截瘫,医生说她活不过7年。” 那一年,章宬只有12岁。

  一夜之间,她从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21年来,在外公外婆的帮助下,章宬一边艰苦求学,一边悉心照料母亲,打破了医生“最多再活七年”的预言,用自己的孝心将苦难打磨成幸福的模样。

  日前,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正在公示,德清姑娘章宬入选。

  每天凌晨要起来给妈妈翻身早上五点给妈妈处理大小便后赶去上学

  “宬宬……”凌晨2点,万籁俱寂,一声轻声的呼喊把章宬从浅睡中叫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利索地起床为母亲吴小平翻身、端尿盆。

  “妈妈的颈椎常常会疼,经常要起来给她个翻身拿热毛巾敷一下。”处理这些事,章宬早已习以为常,因为频繁起夜,多年来形成了轻度睡眠的习惯。

  车祸后,父亲离世,母亲肩部以下毫无知觉,大小便失禁,永远都不可能再站起来。

  那一年,右手手臂粉碎性骨折、脾脏轻微破裂的章宬,拖着打了石膏的右手,和外公外婆一起为妈妈的治疗奔波,昂贵的医疗费和护理费如一座大山沉沉地压向她稚嫩的肩膀。

  “以前放学回家都是开开心心的,出事后家里变得空荡荡……”提到过去,章宬不禁哽咽。

  “最初为了给妈妈看病,几乎每个大年三十都在不同的医院度过,其他病人能出院的都出院了,只剩下我和妈妈以及外公外婆,简单地叫了几个菜,年三十就这样冷清地度过。”

  在亲人们的奔走努力下,母亲的病情逐步稳定回家静养,章宬便承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她每天早晨五六点起床,给妈妈处理大小便、擦身、按摩,然后匆匆忙忙赶去上学。傍晚放学回家,就在妈妈的房间里边做功课边陪妈妈聊天。

  “每天晚上每隔两三个小时,需要起床给妈妈翻身,这样她才不会长褥疮。有时候白天上课真是困得不行。”照理说,她柔弱的身躯根本支撑不起妈妈的体重,也不知道是凭着怎么样的力气才把妈妈扶起来。

  因为常年抱母亲下床,章宬的腰时常酸痛。“其实也不严重,只是抱多了之后腰会酸而已。”章宬笑着说,“3年前,家里购买了残疾人专用的移位器,现在已经大大节省了自己的力气。”

  妈妈曾经自暴自弃还是孩子的她像个“小大人”般乐观开导母亲

  章宬的妈妈吴小平以前在报社工作,多才多艺。意外发生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接受。“妈妈几乎天天以泪洗面,遭受着生理与心理的双重煎熬,有时候疼痛发作,她会整个人抽搐,满头都是冷汗……”

  章宬告诉记者,因为母亲长期忍受着病痛折磨,情绪也变得焦躁不安,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还会经常胡思乱想,甚至冲自己的亲人指责。

  “最苦最难的不是每天帮妈妈做康复运动、翻身、按摩、管理失禁,而是看到她自暴自弃的样子。”

  “妈妈只要你还在,我就不至于变成孤儿,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更苦更累的人……”那时,章宬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却像个“小大人”一般乐观地开解母亲。

  章宬经常给母亲唱歌、阅读杂志,用反光镜发明了小支架,这样母亲就能躺着看电视了。渐渐地,吴小平的眼泪少了,笑容多了。

  “如果没有这个女儿,我可能也活不到今天吧!”吴小平说完,抹起了眼泪。章宬揽过母亲的肩笑着说:“一家人就是一个整体,我照顾妈妈,就像她以前照顾我一样自然。”

  受伤后吴小平的手指不灵活,吃饭需要人喂。细心的章宬反复观察后,设计了一只“汤勺手套”,戴上手套,吴小平可以靠手指力量自己吃饭。“我重新拿起勺子,就像重新掌控了生活。”吴小平觉得未来越来越有希望。

  就这样,二十一年如一日,章宬在母亲的病榻前不离不弃,在手术后被医生诊断“最多只能再活七年”的母亲,在章宬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坚定信念的鼓励下,放弃了“不愿拖累女儿”的念头,仍然顽强地继续生活着。

  考进大学后勤工俭学赚生活费毕业后放弃去大城市回老家照顾母亲

  2006年的夏天,外婆把两样东西交到了章宬手中:一个是浙江农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个是来自升华集团的助学金。章宬久久说不出话来,“因为给母亲看病,我们欠了很多债,如果不是这些好心人帮助,我走不到今天。”

  进入大学后,章宬利用课余时间勤工俭学,食堂、后勤、家教、传单……干了个遍,只为每月赚取几百元的生活费,她还努力学习,多次获得校级、国家级的奖学金,顺利考上了研究生,并在2008年6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读研期间,章宬遇到了自己一生的伴侣。毕业后,为了照顾好妈妈,章宬和丈夫放弃了去大城市发展的机会,回了老家德清工作。

  2014年12月,章宬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丈夫对章宬的母亲和家中的老人亦是孝顺有加。“在我怀孕的时候,我丈夫就接替我抱妈妈下床的工作,去医院看病,也是他抱着妈妈上车下车。”章宬说道。

  如今,章宬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6岁的大儿子会爬上床,帮外婆按按腿,揉揉手,嗲声嗲气地问一句:“外婆,舒服吗?”

  “我现在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小辈承欢膝下,吴小平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阴霾被阳光驱散。

  章宬时常勉励自己,“做人不能忘本,常怀感恩之心”。

  疫情期间,她主动请缨参与高铁站防疫服务,每天清晨六点到高铁站排查、登记返程人员,晚上回家时2个儿子往往已经熟睡。

  除此之外,她还积极参加社区的防疫志愿活动:洗楼排摸、为隔离人员送菜丢垃圾、送证入户、测量体温、检查健康码、宣传防疫知识……每一件小事她都力所能及的做到极致。

  “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章宬说,“就是这种一家人守望相助,互相搀扶,互相鼓劲的力量支撑着我们迎来新的曙光,如果非要说是因为什么,可能就是爱吧!”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为章妈妈和章宬点赞加油!

  记者 沈晓颜 通讯员 潘小飞

  编辑 杜海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