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滨江长河街道江虹小区里,不少楼道和围墙上都贴着一张寻人启事:

  沈××,男,15岁,身高1米55左右,偏瘦,佩戴眼镜,上身穿黑色棉袄,背后有红色字母,下身穿黑色裤子,脚穿白边黑鞋,望知情者联系,当面重谢!

  小区居民说,孩子的父母家人已经连续找了好几天,也报了警,还联系了专业搜救(救援)队,但孩子一直毫无音讯。

  江虹小区位于长河街道江南大道西南侧,靠近滨江区体育馆。昨天我在小区问起保安和居民,不少人知道这事。“孩子是我们19幢一户人家的,租住在这里,听说是前几天凌晨从小区走了出去,走到北塘河的一座桥上就不见了!”一位居民说。

  小区北侧的北塘河,宽约30米,往西的上游连接着钱塘江,往东一直通到萧山。

  下午4点多,横跨北塘河的江虹桥上,一对男女靠着栏杆,盯着河面,“搜索队刚刚又搜完一轮,还是没结果,我心里很矛盾,又不希望找到他,又想早点有他的消息”!他们是走失男孩的父母,母亲邱女士站在太阳底下,满头是汗。

  邱女士和丈夫都来自河南信阳,在杭州打工多年,邱女士在滨江一家饭店当服务员,丈夫沈师傅在工地上做建筑工。他们的小儿子小志今年15岁,去年在老家念初二时,因为厌学辍学了。

  今年过完年,夫妻俩把孩子带到杭州,孩子不愿意上学,夫妻俩联系了朋友,在长河一家烧烤店让他帮帮手,“我没指望他真的打工挣钱,就是想先让他吃吃苦,知道打工有多累,如果他还是想念书,我们就给他找个职高技校去上学。”母亲邱女士说。

  父亲沈师傅掸了掸衣服靠在桥栏杆上的灰尘,“孩子几乎不跟我们说话的,我们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沈师傅说,小志正月十七刚到杭州,原本是和家人租住在一起,但是他嫌家里人啰嗦,就搬到烧烤店的宿舍去住了,他在烧烤店上了十几天班,很少说话,也不跟人交流。23日上午,烧烤店老板去敲小志的房门,发现没人应答,进房间一看,小志人不在了,于是通知了沈师傅夫妇。

 父亲沈师傅在小志住的房间 父亲沈师傅在小志住的房间

  昨天,我跟着沈师傅夫妇来到江虹小区小志住的宿舍,进屋后,沈师傅打开一间只能推开30厘米的门,这里原本是厨房,大约四五平方米,里面摆着一张单人板床,床板的一角顶着门,所以门只能开一个口子,这是小志到杭州后住的地方。

  床上,手机充电器还插在插座上,一旁的桌子上堆着十几元零钱,“除了手机,他什么都没带走,临走时被子还叠得整整齐齐!”母亲邱女士说,他们报了警,查了监控,3月22日凌晨3:36,小志下班回到宿舍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出现在19幢1单元楼下,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朝靠近滨和路的小区南门走去,然后沿着滨和路、江虹路走,3:39左右,小志来到横跨北塘河江虹桥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江虹桥两侧的监控中出现过。

 监控拍到小志从家里出来后的线路 监控拍到小志从家里出来后的线路

  昨天,我沿着小志走的这段路来回走了两遍,总距离460米,正常的步行速度,走这段路需要6分钟左右,而小志走这段路只用了3分钟,从监控中我发现,这段路小志不停地在小跑,还有掏出手机看屏幕的动作。

  那么,小志为什么会消失在监控当中呢?我从滨江警方了解到,警方接到报警后展开了搜索,发现小志22日凌晨3点39分走到江虹桥上后,就再也没有在附近的监控中出现过。这就有两种可能,一是小志在桥中间监控没有覆盖到的区域,刚好坐上一辆车走了,还有种可能是小志在桥上坠入了北塘河中。

  小志父亲说,杭州的公益救援组织蓝天救援队在网上看到寻人启事后联系到他们,免费帮他们进行搜寻,这几天,救援队来了好几次,在河里来来回回搜寻,目前还没有进展。

  杭州蓝天救援队队长来灿刚告诉我,他们在小志失踪地点附近的写字楼、网吧搜索,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并且他们从警方那里了解到,警方这几天排查了周围所有可能的监控,孩子都没有出现过,结合父母提供的情况来看,孩子在江虹桥上坠河的可能性很大。

  这两天,蓝天救援队在北塘河江虹桥水域上下游几公里,使用排钩和声呐设备地毯式搜索,直到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

  蓝天救援队来队长说,北塘河水深3米多,情况比较复杂,他们原本是沿着河的下游向萧山方向搜寻,但搜索中才得知,河道连接钱塘江,而小志走失后,河道曾经向钱塘江开闸了4个小时,也就是说,河水曾向上游汇入,通过泵站流入钱塘江。

  来队长说,加上这条河里还有大型货船来往,所以不确定因素就有很多……“我们还会继续搜索,不过我还是希望不要让我们找到,最好哪天孩子家长来电话说,人找到了,去同学家玩了!”

  那么小志22日凌晨从宿舍出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天,我也联系了小志打工了十几天的烧烤店,店员说,小志从不和他们主动说话,都是老板问一句,他答一句,性格十分内向。这十几天,小志也从没和任何人发生过不愉快,没看出什么异常,出事那天是凌晨将近3点下班的,也就是说,小志下班回到宿舍后不久就又出门了。

  谈起小志,父母沈师傅和邱女士总是说,孩子跟他们的交流很少很少。

  邱女士说,儿子本来是个话痨,特别喜欢说话,原先他爸爸在杭州打工,她在老家管孩子,两年前,因为想多挣钱,她也来到杭州打工,孩子跟爷爷生活了一段时间,“去年我们回去,发现上初中的儿子变了个人,不再跟大人沟通了,很少说话,对学习也完全没了兴趣”。

  小志走失以后,邱女士从老家亲戚那里得知,孩子去年因为厌学辍学后,每天在家里拉上窗帘,关上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手机上玩游戏。

  聊到小志的手机时,邱女士说,他们没给孩子买手机,小志的手机是同学给的,很破,孩子来到杭州后说,自己打工挣钱不会上交,要买一部新手机,说自己的手机太破,拿出去太丢人了。

  昨天,我找到了小志的QQ账号,从3月8日以来的几条QQ状态,都透露着厌世轻生的念头。

  3月9日清晨5点的状态:我真的很绝望,十几年了,经常晚睡,一个人在被窝里失声痛哭,我好想结束,不想再把眼睛哭痛了……

  为了尽可能多地获得小志的情况,蓝天救援队来队长前几天登录了小志的QQ账号,他把最近小志联系过的人都找了一遍,其中一位小志称她“姐姐”的女网友发来了3月20日她和小志的聊天记录,对话中小志表达了自己有抑郁(症),自己很累,有轻生的念头。

  小志父母说,他们也是孩子走失以后才知道他的QQ的,看了QQ上的这些内容,很是心疼,他们希望这都是虚惊一场,儿子能平安回来,他们以后一定会和儿子多沟通,多交流。

  我从滨江警方也了解到,目前,属地长河派出所和滨江刑侦大队也在全力搜寻中。

  如果你有关于小志的线索,请立即和快报85100000热线联系。希望这一切只是虚惊一场,小志能平安归来。

  首席记者 蒋大伟